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91章 虚假的姐妹情

采风活动中间,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当然,作为比较昂贵的活动,你不休息要继续画也是可以的,从两位辅导员角度,恨不得他们不休息万一出点事,他们的责任就大了,所以他们也规定了很多条。
她抿了抿嘴,上去接了过来,低着头,以为林海文看不见她眼睛里的恨意,可惜,汹涌的恶人值出卖了她。
掌声如雷。
田甜自找没趣,只好自己画自己的。
那边林海文总算是说完了,总体来说,除了田甜这个垃圾画,其他的都还可以:“这次采风,大家应该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的,努力吧。”
画出一堆垃圾来也是理所当然。
恶人值+1000,来自天南田甜。
林海文此时回头去看,自然一切了然,但身处其中的时候,却是懵懵懂懂的。
可惜,田丽翻了个白眼,没理她。
田甜是真不想要拿,但是不拿也没办法啊,全部都在看她。
林海文看了一眼田甜,他本来想把这位hetushu.com婊姐的拿出来放一边儿的,可惜大多数都没署名,他也挑不出,只好算数,万万没想到,这脸真是不打不行。
三不许八不行,九九八十一项不能做。
“还想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可笑。”田甜还在说,这是说给田丽听的,想要拉个说人坏话的朋友啊。
“别假惺惺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呢?童茗,你也别得意,你难道捞着好了?林海文的意思就你自己没听明白,什么僵硬,什么不灵,他就是说你没天赋,你不是吃这晚饭的料,你练得还少么?自己不清楚么?呵。”
“我怎么会笑话——”
汤云华被她找过两次,还是有点香火情分的,觉得田甜的水准不至于是昨天那样,所以走了几步过来,想要看看情况,给她点指导。可是一走过去,则,那用笔,那调色,跟往墙上湖屎一样,还是跟屎有深仇大恨那种。
林海文悟了和_图_书之后,用了五六天时间,好好消化了一下,手上那幅作品也完善成一幅画,一道峡谷长河,接天连地,两边空荡无物,只有浅褐色、褐红色、棕褐色各种混芒的背景涂抹。
从《瓷八作》萌芽,在《画室的窗外和黑龙潭》创作过程中积累、思考和进步,在《四个人》的时候突破了一部分,并最终在《河水光》上彻底迈过这一步,脉络很清晰。
因为愤怒,愤怒使她面目全非。
童茗脸一阵红一阵白,觉得自己真是犯贱了。
所以事实上,这一次的突破完全是持续性的,并非是完全的顿悟。
“怎么说呢,你们要是到了我这个程度,随便画画也行,水准变烂了也没问题,总会有人帮你们解释,帮你们缓颊,说你们寓意多么多么深刻,涵义多么多么复杂,用意多么多么用心良苦,但是比较可惜啊,这位田同学,水准没到这个程度,烂了就真是烂了,大家都看得出来。”林海文撇撇嘴:和_图_书“心思要放正,一个画家,画不好好画,七七八八的想法再多,那也没用,你们又不是混娱乐圈的,娱乐圈靠脸、靠绯闻,靠黑料,甚至靠身体,都有可能红,但咱们油画呢,就比较难了,至少比你们安安心心好好画来的更难一点,所以别走歪门邪道的。”
这种状态下,她的水准又没有小成、大成之类的,根本控制不了。
没点B数的傻叉,田丽自认没有Low跟这种人为伍的程度。
田甜的水准有多高?
起名《河、水、光》。
啪啪啪啪。
他摇摇头,走到田丽后面去了,给她说了几个点才坐下来自己画,一天没再开口。
……
不高,在大四年级中,大约中上水平,也不算差了,一般不可能画出这种水准的东西,可是这次她就是画出来了,为什么?
想了想,还是把画架搬了过去:“田甜。”
这似乎跟林海文那天速画筱思远、黄明、钱玲那四人的一幅画一样,不是典型的林海hetushu•com文类型作品,包括林海文自己此前都认为是如此,但这会儿想通之后,他毫无疑义地确定,不论是那天那幅,还是今天这幅,都是他的风格所在,只是《四个人》是关于人性的填充,而《河水光》则是关于灵性的填充,最终的目标,仍然是在规整谨严的布局和结构中,无限扩大画作的表现深度、广度和层次。
他问了人,给介绍了几个点。
好几个人都看过来。
“干嘛?看到我笑话了是不是?”田甜只能从自己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她看到闺蜜被批会开心,自然也觉得闺蜜看到她丢人也会开心:“我无所谓,林海文算个屁啊,如果早知道是他要看,我根本不屑给他。”
头一个就是潮鸣江上的六百年四合坝。
林海文讲完之后,拎着小黄,优哉游哉地回到自己台上去,这鸟到了山上,也不会自己飞的,跟残疾鸟一样,在自己的鸟架子,林海文的画架,林海文身上,这么几个地方转来转去,对www•hetushu.com广袤的大世界丝毫没有向往,完全是死宅废宅的样子——可谓对大自然十分绝情了。
不管别人,林海文是想要休息一下的,弟子们是混学生圈的,王鹏跟吕骋都有所得,不想中断思考,所以就他跟鹿丹泽两个闲人,傅成给开车,在县里的几个景点,还有乡下地方转了转。
……
看他走了,田甜的闺蜜瞅了田甜好几眼,见她一个人孤零零的铲画,有点于心不忍。
什么也不说了,又把画架搬到原来的地方。
昨天一整天,她一开始就被林海文“羞辱”了,整一个上午都没平息过来,画出来的东西自然没法看,而到了下午,大家都去看林海文画画了,就留她一个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午的愤怒火种瞬间就死灰复燃,几乎快把她给烧了。
他一挥手里的画布:“怎么着?拿回去啊,不要了也别乱扔,随手丢垃圾的,回学校要做公开检讨的,知道吧?”
田甜回到位置上,新交的闺蜜离她远了几步,她回来都没看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