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90章 垃圾画

“万岁,哈哈!”
所以算来算去,只有她一个可怜的,无缘跟林海文请教。
他抖了抖第一幅:“这个应该是唐城的,水准还是很高,看得出来也有进步,就是心大了点,这虽然没画完,看得出来是要画森林和天空,布局上还可以,就是……”
啧。
油画是一种优雅的艺术,笔上芭蕾啊。
这位愣是给跳成了《俏夕阳》,也是哭笑不得。
她也想被林海文指点一下啊。
神特么励志!
“这个立意还是不错,就是技法比较弱,调色也差一点,有点僵硬,多尝试不同的对象,不同的画法,让自己灵活一点,不要一钻进去就死在那儿了,这个有害的。”林海文半句话藏着,这人是天赋不足的典型,看得出来,还是练得比较多,就是重复性工作可能更多一些,很僵硬,没有油画的那种优雅感。
唐城脸红红地接过去。
居然是林海文让人收的画,是为了给他们看?她有点生气,却也有点暗戳戳的和_图_书庆幸,如果是林海文自己来拿,或者是让她知道是林海文收的,她一定不同意给陈老师的,那样,不就错失了机会?
“今天他们在3号观景台,跟着老汤是不是?”林海文接过一沓画布和素描纸。
林海文这才点点头,跟唐城他们说话:“有人署名了,有人没有,所以我也不都知道是谁的,说到谁的,谁自己出来领一下啊。”
“林大神万岁!”
这声儿里,特有一种欢快——这个大三的师弟,就是昨天跟田甜吵架那位,偏偏昨天他看过田甜的画布,当时就觉得这么烂,还有脸跳上跳下。
“海文今天早啊。”老汤尽管前天在路上被林海文气死,但度量还是大的:“听说昨天有了领悟啊?啧啧,真是了不得,天赋选手就是不一般啊。”
第二天早上,傅成绕了一下,陈老师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北风那个吹~~~
接下来的山路,大家都走得挺起劲了,好些其它观景和-图-书台的,也凑过去想要听一听,不过被汤云华给阻止了,闹腾腾的,他最看不过眼,范亨每个组都有机会跟林海文,林海文也都会给看,就不要去凑热闹了,大家这才恋恋不舍的各自去到目的地。
“在3号观景台,林海文教授刚才在路上给你们看过了,等会你们到3号台,他先给你们讲一讲,然后你们再画。”
这是天美大三大四学生画的?比个艺考的学生还不如。
天赋不行,再怎么也没用。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虽然当事人百般不愿意,但大家就在一个台上画出来的,不会一个人都不知道。
何思寒一边领着人去自己的观景台,一边觉得今天早上有点冷啊,凉飕飕的,好像被什么猛兽盯住了一样,阔怕。
林海文一个一个地看过去,连着七八份,大家都举得受益很多。
汤云华和林海文都问了一遍,还是没人出来。
林海文是真有点不相信,这个水准太烂了,现在这样反倒更合理和*图*书一点了。
“别这么说。”林海文摇摇头:“我的例子没什么价值,还是老汤你的例子比较励志。”
一片哗然。
汤云华凑过去,一看就皱紧眉头。
田甜的闺蜜更是脸红红地接过去,不过心里很开心,因为她得到了一个明确的建议,就是多画不同类型的对象,多尝试不同类型的技法,仅此一点,就获益匪浅了。
但田甜那张快烧起来的脸,足以证明一切。
“那行,我先去三号台等他们,路上我看看,麻烦陈老师了。”
陈老师话音一落,一片欢呼声和羡慕样子。
来采风的,老师和学生一共80个出头,俩辅导员不说了,外行,不需要,汤云华也是,贵为美协理事,天美教授,人家也不可能去找林海文指点,剩下的学生,全都能轮到一次,唯独她和何思寒,俩带队青年老师没这个机会。
“真不是你们的?嘿,谁混进来的?”
垃圾画,就是她的。
“是的,汤教授今天带他们。”
http://www•hetushu•com欢呼的是昨天跟林海文那帮人,原本觉得机会溜走了,没想到今天还能补上。
但天杀的何思寒,是常硕的二弟子,喊林海文一声“大师兄”,平时不知道有多少机会请教,不会在乎这一次。
“是田甜师姐画的。”
“这是谁的?”
如果说唐城心大,那第二幅就很听话了,画了一块石头,是在6号观景台左侧,从山壁上斜插出去一块石头,上面是平的,但下面被风蚀了,有点奇特,这位后面坐了虚化处理,用模糊色块涂了底色,主要在这块石头上。
“得,你给他们说吧,说完就开始。”
汤云华越品越觉得“励志”这两个字,相当的让人恨,尤其跟“天赋”放在一起看的时候,更是如此。
此起彼伏的,一群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精力旺盛。
她想来想去,瞅了一眼何思寒,这人好像还是个单身啊!
“……”
“呵,是不是景色太好,有人醉了,所以迷迷糊糊画出来的?这画说真的,我从这辈http://m.hetushu.com子第一次拿起油画笔的那一刻开始,都比这水准高几个档次,谁啊?出来让大家看看,也别怕丢丑,你这个水准,估计在天美这几年也没少丢丑,脸皮早就厚了吧?”
雪花那个飘~~~
离她不远处,是田甜,她跟田丽这会儿站在一起,听到闺蜜被林海文批了一顿,心里有点开心。
只有带队的老师孙婷,有点欲言又止。
田甜更被雷劈了一样。
“哦,对了,这一幅,也没署名,我刚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你们辅导员画的呢。”林海文拎起来抖了抖:“可是数了数,数目又是对的。我真是不敢相信,老汤你来看看。”
毕竟林海文的油画师之心,不仅仅通过语言,还有很隐秘的一些影响力抵达这些学生的内心,让他们感悟到更多东西。
现在,她也没去求他,也没比别人少了机会。
……
“辅导员,我的画呢?”田甜瞅来瞅去,在山路上又累,心情烦躁的不行:“不是说给我们么?画呢?”
“没事没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