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88章 万箭穿心

但一切,水到渠成。
田甜一口气堵住。
“老师悟了。”王鹏吐出一口气,他皱着眉看了一眼唐城,用极低的声音说他:“这种时候怎么能打扰老师,你们吵什么?错过了这种机会,不怕老师撕了你?”
鹿丹泽、吕骋和王鹏,尤其是王鹏,他的风格渐渐靠向林海文,功力也越发深厚,借着一点晚霞余光,凑过去看到那些层层叠叠起来的色面,此时已经展现出别样的触感来,心脏噗通一下。
“要不是林——教授耽误了大家的时间,我为什么要那么说?”
一个一个都有点《沉思者》的样子,手上还时不时划一下。
“凭什么让人家等啊?人家欠你们的?”田甜看他们这样,气不顺,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以为就有好果子了么?呸,想得美,自私自利,不负责任的人,还能指望他给你们什么好处。
唐城冷眼看了她一下。
“辅导员没打电话,别的组应该也没有结束,大家先结伴下www.hetushu.com去吧,我陪老师在这里,应该也快了,就要看不见了。”唐城也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王鹏用看“好大一个贱货”的眼神,洗礼了一下田甜:“你跟他们一起先下去吧,路也不远,这边也没什么猛兽,老师这边我们看着,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别墅那边就好了。”
学生们已经轻手轻脚地收拾好东西了。
“是的是的,哎,明天我们来画日出吧,你们来不来?”
第三箭。
突破了。
他就把田甜的事情给说了。
“正好,四个了,等会去找辅导员帮我们叫个小车,啊,好期待这里的日出,我闻了一下,都说六号台看日出最合适,特别壮观。”
万箭穿心!
“算我一个。”
她说的津津有味,却没有看见田甜脸色越来越难看,感觉胸口中了一箭。
有人看不下去了:“田师姐你要是不想等,就自已先下去好了。”
“你什么意思?我一个女hetushu•com孩子,自己走山路,出问题你负责啊?”田甜在林海文面前是别憋屈屈的,在别的人面前,可不是那个样。
“那也比没着没落好啊,林教授是什么人的啊,国际顶尖的好不好,一句话就够我们受用不尽了,说起来,就算是楼均、芮明月他们其实也很厉害了,我今天问了芮明月一个问题,她给我说了之后,我一下就懂了,啧,你那边还有唐城,还有王鹏,还要鹿丹泽他们,哇,太幸福了吧,啊啊啊,你有没有问他们?”
田甜被王鹏看的起毛,这会儿哼了一声,其实心里也担心的不得了,从她居然会主动去拉着她女闺蜜的手,就知道了。一马当先走在最前头,其他人也都跟着,唐城就押着队下去了。
“……我有点不舒服,先上车了。”
“嗯?”
唐城不太想走,他还想继续看呢,不过也知道,他们五个又不跟林海文住一块,单独留下来太麻烦了。
“那大家跟我一起和-图-书下去吧。”唐城背起东西。
没有经验册,没有秘册,没有大师巨匠的直接加持,无数的积累、感悟、思考,站在所有过去一切的巨人们的肩膀上,林海文真正悟了——来的这么突然,似乎又这么轻易。
“怎了,你们林教授还没画完啊?你们吵什么呢?”鹿丹泽他们仨,拎着东西过来了:“唐城,这么晚了都。”
“总不能一直在这等吧?”田甜低声埋怨了一句:“这都要天黑了,怎么下山啊?”
“……应该是跟着的吧。”
唐城竖了根手指:“嘘。”
“我为什么要负责,是你自己要下去的。”
他们下到山脚,还有两组没到呢。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顿悟,也是属于林海文自己的顿悟。
“算我一个。”
田丽根本没理她前头的画:“每天给你们看画?还是给跟着他那组人啊?”
“啊,太好了。”田丽兴奋极了,这一次带队的就两个教授,汤云华什么也没提,今天一整天就点评了一幅http://www.hetushu.com画,还是林海文的学生——芮明月,夸了好几句,其他的都只是点头而已:“后天就轮到我们组跟林教授了,啊啊啊啊,好开心。”
“行了!”唐城看了一眼林海文,还好投入进去没有被惊到:“田甜,我话摆明了跟你说啊,你要是再把老师闹醒,谁也保不住你,不信你就试试。”
“哎。”一个大四的女孩子,很巧,也姓田,叫田丽,就用胳膊挤了一下田甜:“看你们收获很大啊,怎么,林教授给你们开小灶了?真好,能跟林教授一组。”
好几个学生连连摇头,他们一开始看不懂,看个热闹,但看着看着,都有点看进去的感觉,当然未必是真看进去,但总能有些感受的样子,越发觉得欲罢不能了,这会儿虽然已经看不太清晰,但也不愿意,更何况,把林海文师徒俩扔在这里,这也太过分了。
“行了,大家——”
“景色正好,要不是辅导员提醒,我都忘了时间了。”
“你——”
大家都hetushu.com兴致勃勃的。
“确实要出来看看哦,感觉学校里也可以画风景,但感觉完全不一样,好像整个思维都自由了一样。”
唐城一抖,怕啊。
鹿丹泽他们都快吸进画布里头了,真幸福。
“没事,老师会打电话的,到时候再下去就是了。”
田甜脸越发臭了:“别高兴太早了,今天他不就食言而肥了?谁知道的,嘴上说说。”
第二箭。
相比较而言,林海文这一组就显得格外的安静。
“行吧。”他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林海文那边。
要说小灶,确实算得上了,所有其他人,大概一整个下午,都在看林海文画画,明显是有些感悟的,只有她一个,堵着气不肯去,属于没吃上小灶的。
一直到太阳落山,整个猛龙峡即将陷入深黑的夜里,林海文的画笔都没有停下来,这份体力和臂力,足以让菜鸟们惊叹了。
“什么小灶,他自己画了一天,什么也没管,架子大着呢。本来还说什么每天给我们看一看画,讲一讲,也是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