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83章 《猪之歌》

“哈哈哈哈哈哈。”
“小何孙婷,你们看着点,我昨天没睡好,我先眯一会。”汤云华一闭眼,管它鸟朝天呢。
“怎么了怎么了?”
当然,还有一位——准发片歌手,准知名歌星,准第一名鸟,林皇上是也。
你跟上古圣皇有那一点想的?好吧,天赋这一点可能有点像,但别的,见过圣皇骂街么?还写本《骂人圣经》,人家老外的圣皇要是还活着,都得出来找你麻烦。
《父亲》本身也是一幅写实主义巨作。
但现在,也只好忍了。
“笑什么笑什么?”
什么就一个道理了?什么就一样一样的了?
另外还有俩辅导员,负责处理杂事,剩下的就是林海文的随员傅成,对于他这个身家的人来说,没个保安是不行的,虽然他也不靠傅成的保护,不然也不能就带着一个人到处跑。
“老汤,你看看啊,这上古圣皇的传说里头,总有什么瑞兽神兽的来投奔他们,一个一个神奇的不得了,你想想圣皇们能拿hetushu.com根链子把这些东西给锁起来么?不能吧?都是一个道理,一样一样的。”
“……那随便吧。”
“你还带着鸟啊?”
汤云华看着林海文拎着一个有点年头的百鸟朝凤黄花梨架子,从车上下来,然后朝车里喊了一声“出来”。
林海文一摇头:“基本都不会。”
之所以是大巴呢,主要是离蓝江最近的机场也挺远,下了飞机还得安排大巴走5、6个小时,而京城这边直接去蓝江,走京云高速也就8个小时出头的样子,大家索性就决定从京城坐大巴直接走,十点多出发,到那边吃个晚饭,正好休息一晚,第二天进村写生。
一只通身鸡油黄的鹦鹉,从车里展翅飞出来,在上午的阳光下,羽毛被照的恍如金铸,几乎不能直视。
林海文撇撇嘴:“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不就是觉得我的鸟跟那些神兽还有点差距么?”
一辆大巴是荷载45人,一共是90个位置,一辆是满的,全是学http://www•hetushu•com生,另外一辆坐了30个学生,剩下十来个座位,给了带队的四个专业老师,汤云华、林海文、何思寒,还有孙婷,“两个老的,两个小的”——李振腾说这话的时候,被林海文死亡凝视了两秒。显然他把林海文算进“老的”里头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理所当然啊。
“宰了你!”
林海文沉吟了一会儿:“说实话,我至今认为比如俞妃老师这样的画家,更符合您的要求,我是说风格上的差异。”
“嗯?老汤?这么看我干什么?”
第二天,傅成驱车带着林海文到天美,大家统一坐两辆大巴去。
汤云华:……
“哈哈哈哈。”
“还能点歌呢?他都会?”
“呵呵,我不太懂油画,我也不是想要画一幅油画,而是想要一幅你的画。”窦越笑的很温煦:“我这个人,活了八十多年,早过了听别人说什么的时候,就信自己这双昏花的眼睛。小陆那幅画,还有你其它的一些作品www.hetushu.com,我也在展览上看过,我很确认,我想要一幅你的作品。”
“哎呦,那还真是值钱了,我瞧见个新闻,说是几百上千万呐,你就这么带出来了?也不扯个链子什么的?”
“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
随你说。
他话说完,就被俩黑溜溜的眼睛盯住了:
“你的放家里了?”林海文促狭一笑。
“是啊。”
寂静。
短短几分钟,整一大巴全都知道了,汤云华教授被林海文的鸟献歌了,可惜唱的是“猪之歌”。
还有那只鸟,那只贱鸟,跟神兽瑞兽,有特么特么特么一毛钱关系啊!!
林海文在满车厢的爆笑里头,尴尬地和汤云华道歉:“老汤对不住啊,平时在家我们叫他随便唱个什么,他就喜欢唱这个歌,结果刚才一说随便,我都没反应过来。”
汤云华奇异地看着他。
呵!
“啊,咳咳,是啊。”汤云华一腔苦水自己咽下去了。
汤云华愣了一下,才哭笑不得地瞪了他一眼:“你这跋山涉水和*图*书的,别飞了。哎,这就是那林皇上吧?你那幅画,是不?”
倒不是经费有限,这活动有赞助的,学生也得交钱,而且天美也破天荒拨了一笔钱,林海文第一次出去,他们也得宽裕着点,不然人家一个百亿大富翁,随便手上一松就超预算了,财务还不好做。
玛德,出师未捷身先衰——才刚出天南,就被这鸟收拾了两次。
“……”林海文点点头:“好。”
“咳咳,它就是嘴贱,不过不飞的,飞了哪儿去找我这种好主人。”
“……我对油画不太懂,但看了小陆那幅肖像,尤其他那双眼睛……当然,小陆眼里没什么内涵。”窦越清清嗓子:“但我能感受到,画家,也就是海文你,是能够用手中的画笔,画出心里头的东西。唉,我对我父亲的形象,其实已经模糊了,这么多年过去,我也八十多快入土的人,很多都记不清,所以我不求画的像,就想能有一幅这样的画,可以从上面看到千千万的华国的,经历了重重苦难的农民父亲。”www.hetushu.com
林海文拎着小黄跟汤云华一起上车,坐在前头,傅成把车挺好,回来坐在他身后。林海文还兴致勃勃呢,一边逗着小黄,小黄也跟他特别亲热,时不时的蹭蹭他,另一边还隔着过道跟汤云华嘚瑟。
他一说“随便”,小黄都不等林海文再说,所以林海文也没能拦住他,就听小黄清脆的声音响亮地唱了出来:
“杀猪的,死鬼,臭不要脸,哈妈卖批!”
汤云华一点也不关心了,这只贱鸟,最好让人逮走煮了。
汤云华如果不是跟林海文关系尚好,都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得罪过他了。
窦越让林海文搀着,在画室里头看了一个来回,啧啧赞叹了一阵,心满意足地走了。
恶人值+50,来自天南汤云华。
“但我这鸟,也是很不同寻常的,他会唱歌。”林海文嘚瑟一笑:“来,小黄,给老汤来一曲,嗯~~来一首什么呢,老汤你喜欢听什么?”
何思寒和孙婷先没忍住,然后是唐城楼均这些坐在靠前的,也没忍住——哈哈哈哈。
“宰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