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79章 羡慕

跟一只鸟抢东西?
黑龙潭画室安保严格,她们自己是进不去的,叫了门,里面林海文开门她们才跟原配抓小三一样,理直气壮地进了门。
“这是?”
啧啧。
这嗓子,绝不亚于D蓝调那个谭如给她的惊艳感——这是林海文又找到一个好苗子?卞婉柔倒没有什么危机感之类的,当初谭如还是她介绍给林海文的,结果那女孩是个不识数的,居然放林海文鸽子,这才崩掉了,现在想来,也真是可惜,《红豆生南国》里头好些歌曲,卞婉柔有时候想想依照谭如的嗓子,唱来也许是另翻一番味道了。
林海文皱着眉头,有一丝丝为难的样子:“嘶,这个,其实我也知道给小黄出歌是挺对不住你们的,唉,但是吧我跟小黄相处这么多年,实在想要完成这个夙愿,希望你们能谅解啊。”
林海文先是挺奇怪,哪里来的女人?不怕被祁卉宰了么?后来脑子一转,明白过来万真真的意思和图书,他眨眨眼。
四个人端着僵硬的脸看向声音的方向——毫无疑问,那是小黄所在的地方,没有别人,没有爬床的少女,也没有阴险的狐狸精,只有一只艳压全场的鸡油黄的大鹦鹉——在昂扬歌唱着。
“那那首歌呢?”万真真最精,大喜之下,立马抓住了重点:“红尘呀滚滚,痴痴啊情深……”
“我们来,是为了它。”卞婉柔葱白的手指一指,指向了林海文面前的小黄,小黄乌溜溜的眼睛挺无辜地看她,让卞婉柔都有点负疚了。
林海文看着,这帮女人一进来就四处找啊,看啊,最后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里头房间——我的天哪,林海文把那女人藏进了自己房间里头,我的天哪,这个女人居然是靠潜规则上位的!!
而且这个女的,居然还是靠卖肉进来的,都混进林海文房间了——这高级了吧,羡慕死了。
和林海文面对面的时候,包括万真真在内,成hetushu.com娜和周紫都缩起来,一起看着卞婉柔,卞婉柔对这几个没用的东西早有预料,只是瞪了她们一眼,就眯起眼睛。
林海文又叹了一声:“好吧,既然你们这么想,我也要考虑你们的想法,什么女歌手的,暂时就不考虑了。”
“什么男歌手,公歌手啊,那不是说小黄么?这个女歌手指不定是新找到的,唉,竞争更激烈了。”万真真叹了一声:“可怜,原本想着这鸟虽然要出专辑,好歹是只公的,谁想到还有个女人。这年头真是越来越难做了,找个女朋友吧不仅要跟女的竞争,还得跟男的抢,唱个歌吧,不仅要跟男的女的一起竞争,还得跟鸟竞争,惨,太惨!”
“海文,真有新歌手?人呢?叫出来见见呗。”卞婉柔眼神若有若无地往房间那边扫射。
“咳,就是咱们公司有新歌手了?”
都目光灼灼地看着林海文。
沉默。
这话就算是心里话,hetushu.com也没人敢说啊。
“怎么没竞争了,歌也不怎么分男女。”万真真撇撇嘴,小声说了句:“再说了,也不只是一只公鸟的事儿啊?”
“老板发掘新人了?不是说男歌手么?”周紫在几个大姐面前,是一点没有当红女歌手的姿态的,她还是个宝宝。
成娜和周紫都没忍住笑,卞婉柔白了她一眼:“别耍宝了,等进去就知道了。”
“《潇洒走一回》啊?是首好歌,嗯~要不让人唱给你们听听?”
夭寿啊,这只鸟居然还是唱反串的!
急躁。
羡慕!
林海文暗笑:“为它干嘛?为它打Call,你们打算联手为它站台么?”
林海文不理会她们了,打了个响指。
“小黄是公鸟,跟你们也没竞争啊。”
“站台?”卞婉柔开了头,万真真也没有那么怕了:“老板~~你看我这一次的新专辑你就给出了一首歌,多了都不肯,结果现在就给它,给小黄写一张专辑,是不是www•hetushu.com负了人家?”
说起人来,其实她们反而没有什么说话的余地,不可能说让敦煌不培养新人的,以敦煌的权力格局,林海文要培养新人也不需要跟她们报备,所以万真真这个声气儿就弱了一点。
“你要给他出专辑谁还能拦住不成啊?”卞婉柔她们对了个眼神:“出就出呗,我们又没资格管你。”
居然是来兴师问罪的。
“就是哦。”成娜也探头探脑的。
“你们干嘛呢?捉奸啊?”
“这样?那你们真是太好了。”
“老板,那个,那个女歌手?”周紫忍不住了,作为四个人里头最年轻的,这女的一进来,危险的就是她啊,卞婉柔神格已成,万真真也差不多了,天马传奇是男女组合,剩下就是她。再听刚才那一把好嗓子,完全是她的竞品啊。
“噗。”
现在谁还管鸟的事儿啊。
“女歌手?”林海文瞅了一眼大家的神色:“哦,你们好像比较担心啊,是不是怕有人跟你们竞争资源啊?http://www.hetushu•com
鬼要听!
“啊?”
她随口哼了两句,不愧是天后级别的人物,和原唱虽然是不同的两种味道,但绝对是不分轩轾,没有高下的不同精彩演绎。万真真这么一说,成娜还好,这首歌虽然棒呆,但和天马传奇明显不配,周紫和卞婉柔,一个觉得是自己的菜,一个是想要搂进新专辑的菜篮子。
说得过去么?
周紫资历较浅,在心里衡量了一下,还是决定让姐姐们去顶缸,她在后面摇旗呐喊——呃,摇旗就好了。
让人,让谁?不就是房间里那个小浪蹄子,怕床头的骚货——这次被她们坏了好事,指不定恨她们呢,以后吹枕头风什么的,也是后患啊。
“哦。”
万真真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不是说它,人,我说的是人,女人。”
里头就林海文一个人,明天王鹏他们要蹭车一起去云北蓝江采风,今天就没来这边。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
“对啊,小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