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72章 逍遥

这个世界也好,原世界也好,从来不缺少电影制片公司和院线之间的龃龉,比如兄弟影业的大小王和钢炮,不就和首富公子鱼雁传书,说你们家歧视我们的电影,首富公子说我不看好你不行啊?阴阳怪气的。
黄明眉头皱的死紧,不管林海文说再多的理由,理由有多么正当,他都没准备好真的被拒绝了。
“哈哈,齐部长真有意思,龙河的人都这么有意思么?”林海文很开心啊:“什么事儿都不跟我说,就要先给我上课了呀,哦呦,看来等会这酒,我还得多敬你一倍。我这晚来得给你赔罪,还算师出有名的,就是这又一杯,我有点不甘心呐,啊,齐部长,你这个,给我解解惑?解了惑我再听你上课啊,齐部长一看就是学富五车的人,说起话那就是有水平,跟听《人民日报》的新闻稿似的,能听你一席话,更胜读十年书。
“哎呦是我的错,还没跟林先生介绍呢,还想坐坐,没想到大家都这么认真。”黄明也没忍住讽刺齐盛一把,抖什么抖,怎么混到今天这个位置的:“是这样的,明年呢,是我军建军90周年的大喜日子,领导有意拍摄一部讲述我军建设初期光荣岁月的电影,也希望说班底啊,一定要观众喜闻乐见,又得兼具实力,要把电影做成主题严肃,形式活泼,接地气,广受欢迎的一个作品。
他有点心慌了,很心慌,齐盛突然想起刚才林海文给他的锅——齐部长说得对啊,我没有做过电影呀,我是新手呀。假如林海文以这个为借口,他要怎么办?
要让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充分感受到先辈们的精神和艰苦奋斗历程。”
所以,我的意思也是很明确的,确实我现在还没有改变想法,没有计划拍电影,也没有计划写电影本子。恐怕这次要辜负各位,尤其是筱老师的好意和看重了。
“咳咳。”还是黄明,他都觉得心累了,都是大爷,都是艺术家,还有女人——和图书钱玲笑眯眯根本没有开口的打算,只有他了,不然今天还谈什么,得崩了。
嗯?
“齐部长说的,是什么意思呀?什么电影剧本啊?什么龙河人民啊?我不懂啊。”
三个人都看着林海文。
林海文面容严肃地听着,这些话说是套话,但也是实话,当年的人确实不容易,谁不是怀抱一腔解万民倒悬之心,拎着脑袋就干了。
“……”
大小王也不是无根之人,还不是只有忍气吞声?
齐盛的脸越来越红,心里莫名涌现出一股委屈来,京城的这帮人,太欺负人了!一定是看他从外地来的,看不上他,联手下他面子,太过分了。
黄明是晓之以理,压之以势,而筱思远就是动之以情,激昂热血了。
“你——”
海文啊,我是特别特别希望你能够参与进来,跟我一起把这个任务做好,也是给我们的先辈一个致敬嘛。”
林海文很正儿八经地去看了一眼筱思远,然后还是转回来看齐盛,目光真诚。
“呵,难道筱老师,没有跟你说么?”齐盛跟溺水者一样,赶紧抓根稻草放手里,挽救一下脸皮,可惜这根稻草也不是那么好像与的。
“啊?”这话题跳的太快,让黄明有些措手不及,但他确实是知道的:“知道,不是江涛先生么?”
“海文,这是个很难的任务啊,让我一个人领头编剧,我是有点心虚的,所以呢,他们提议说邀请你,我是头一个举手赞成的,我看过《亮剑》《团长》,还有《顺溜》《人间正道》这几部剧,我认为海文你对战争年代的叙事是非常有想法,有灵气的,尤其是《亮剑》啊,塑造的李云龙这个人物,让我眼前一亮,可以说是开近代战争历史片的一代先河了,让那些先辈战士们,有血有肉起来了,很了不起。
恶人谷+200,来自龙河脸红的齐盛。
“华影也是完全期待林先生加入的。”
但——真的是太委屈了呢和图书
敬谢不敏。
做电影要求多,主要是院线,跟电视剧不一样,华国三十几个卫星台,好几家视频网站,竞争充分,敦煌好女不怕嫁。但院线不一样,比如王如马的宏鑫院线,国内第二大院线,跟第一也相差无几的,假如林海文做电影,王如马猎捕他的途径和成功率,都要大大提高了。
齐盛:??还有我的锅?
包括之前宏鑫的王如马董事长,还跟我说希望宏鑫院线跟敦煌合作,我也都拒绝了——当然了,他现在未必有这个心思了,多事之秋嘛。
二则敦煌这些年,发展的也实在太快了,电影又是个很大的板块,我是希望都走得稳一点,哪怕稍稍耽误些时间,都不打紧。所以早进不如晚进,甚至不进,专心做现在这些业务,也是蛮好的,何必去追那个热灶呢?大家抢的都眼珠子发红了,敦煌就退一退也不是不行。”
就是黄明有点啰嗦,铺垫也太长了,对于已经知道一切的林海文,有点难熬,于是他余光看向尴尬的齐盛,从他的尴尬中获取了一点愉悦感。
“然则我并非你道中人啊。”
“林先生,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电影项目,这是个政治任务啊。”
咕咚,他咽口水的声音响到为之侧目。
不过他脸上是很温和的。
多配合?
“那林先生,为什么坚持不做电影呢?”钱玲急着问了一句。
筱思远这么好的脾气,都忍不了了,今天干脆给他晾在那里——反正林海文的脾气出了名的强硬,京城这天子脚下,跟齐盛一个级别的,他也怼过好几个了,So-Easy。
“呵呵,齐部长说笑呢。”黄明去看筱思远,筱思远才放下茶杯,刚才他一直端着呢,也是辛苦。
这林海文真不是个省事的,非得跟齐盛一般见识,这几天下来,齐盛也不是第一次展现自己讨人嫌的淳朴本质了,不过其他人也都给面子了——比如沈俊涛,他被齐盛说“年纪是不是有点大了,也m.hetushu.com不知道化妆能不能行啊”,不就硬是忍下去了,还回答齐盛“应该是可以的”。
林海文难得的坦诚,虽然眼前的人并不都是他的朋友,但他还是说的很坦白,其实也是透过这边放出风去。
尴尬,太尴尬,比装逼装成傻逼更尴尬的是——逼装早了,再加上又装成了傻逼。
林海文点点头,眯眯眼,突然看向齐盛:“可齐部长说的对啊,我没有做过电影的。”
而且,还有个小小的原因,原世界华语电影比较好的,都是老片了,近年来真没几部叫好又叫座的,何必急着要把“敦煌出品,必属精品”的金字招牌给敲碎呢?
“……所以呢,我们研究之后,一些领导提议说邀请林先生加入到创作团队中来,一方面是和筱老师一道创作剧本,另一方面,如果您愿意,也可以参与制作的部分,我们也是特别敬佩你制作的能力的。”黄明嘚吧嘚后,终于说出正题:“你想必也知道,这个题材,也是上面很关注,会直接关心的一个题材,也不仅仅是为了得到市场回报,更多的意义还在于对老百姓,尤其是年轻人的思想宣导。”
只见林海文微微一笑。
毕竟,就这么一家院线给你穿小鞋,你就要亚历山大了。
林海文突然一笑,站起身来,他歉意地看了一眼筱思远,这位老先生对他还是很关照的,不过这事儿筱思远也未必真就在意,恐怕这种项目里头,编剧的作用也就是个刀笔吏了吧。
为了组织上的任务,必须忍辱负重。
来人还拿春晚的酬劳说话呢,说人家多大的腕儿上春晚,也只有这么几千块钱。
筱思远面色平静地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气,袅袅的水汽蜿蜒升腾,颇为风雅。
“呵呵,因为……没做过呀。”林海文笑着看齐盛,把他吓个半死:“开个玩笑,一则是事情太多,现在敦煌的剧里头,我编剧的也越来越少了,从外头也收了不少精品剧本。我毕竟还有很www.hetushu.com多其他的事情,之前个人展啊,瓷器公盘啊,洛城青年展、大师展,我这马上还要带队去云北采风,回来又要去天美上课了,今年稍晚一点,可能还有个大事,做一个国际油画展,真的是脚不沾地。
“黄厂长,你知道我们美术家协会最近增补了一个副主席么?”
齐盛一愣,面对林海文的卡姿兰大眼睛,有点懵——他们确实还没有跟林海文说起《建军》的事情。
人家不说话哎,是不是在默默说你是个傻逼?
“筱老师,黄厂,钱总,还有……尊敬的齐部长。”林海文轻笑了一声:“说实在的,我是不知道你们今天来的目的——”
齐盛这会儿才有点反应过来,眼下这三位,可都不是小人物,在京城这些天,给了他不少“委屈”,结果怎么到林海文面前,都诚恳谦卑起来了?按照齐盛的设想,艺术家也好,创作者也好,要面子,爱矜持,所以今天格外大场面地特别到五星级酒店来请他吃饭,邀他加盟。
这种大项目,重点项目,是政治任务啊,难道林海文还能拒绝不成?翻了天了,还想不想在华国混的。
然后咧?
“嗯哼,不错。”林海文看着他:“那你知道么?最开始的时候,文联的领导问我有没有这个意愿,我说没有!黄厂长可能无法想象,谁会拒绝上进呢?但我拒绝了,所以我不能说江涛先生的位置是我让给他的,但至少,确实我最早被询问意图的时候,那个位置离我最近。
齐盛再迟钝,也听出来这里头的嘲讽了。
偏偏他无言以对。
真是对不住。”
所以这龙河啊一定是好地方,不然把你放在那里,得多屈才啊。”
“黄厂长,你有高官厚禄也有不得不为,我是闲云野鹤也有自在逍遥,志不同而已,你,能明白么?”
恶人值+200,来自京城黄明。
“如果我早就知道了,就不劳你们白跑这一趟了。”林海文没怎么转弯,直接就说了:“我呢,敦煌呢,一直和*图*书以来都没有做电影,确实啊,不是说我写不出电影的本子,相对动辄几十万字的电视剧本子,电影本子还要轻松一点。可我就一直没去做,这么多年,让我做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了,甚至不是一百个两百个,但凡跟我们合作过的,都在问我。
说鬼话呢。
那么我为什么要拒绝呢?就因为今天这种局面啊,呵呵呵。”
林海文意味深长的眼神在他脸上游弋一阵,充分接收到里头的惊慌后才挪开——甚至这过程他都没有收到恶人值,可见这惊慌和祈求,已经超越负面情绪了。
林海文笑了笑,为什么不?相对而言,电视剧的可靠性比电影强得多,一部电影的票房真的有太多的偶然因素了,档期、演员、宣传、院线等等吧,都可能会对电影的票房产生很大的影响,林海文不愿意去冒这个险——当然后来证明,两个世界观众的口味差不多的时候,他做电影也不是不可以了。
林海文不太乐意去做这个,他总不能说自己去建一个院线吧?动静太大,也太费劲了。
而且这些片子都大获成功了,也是得到了市场检验和认可的。
但新的问题又出来了。
这是个任务啊!
这种项目,恨不得越顺利越好啊,还多事呢。
但看黄明、筱思远他们的意思,林海文还真就能拒绝?
改明儿,把《逍遥游》也弄出来,这个逼就完整了。
类似各种这样的任务,只会越来越多,多不胜数,林海文既然都“牺牲了”组织里头的高位,自然不会想要去承担这些任务。
他当没听到。
但也只是走个过程罢了。
这齐盛是真有意思,《建军》要在龙河拍,所以才联系了他,只是希望他协调一下各方。毕竟他还是有级别,所以大家也都对他比较客气,没成想,他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当成电影的主创班底了,这几天烦的呦。
最近已经有些迹象了:一个什么部门的大型庆典,来找林海文给写一首主题歌——有酬金,很难得,5000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