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60章 送温暖

“啊,我说你怎么能知道那么多事情,你是不是能控制鸟?”
祁卉确实是忙,忙着《甄嬛传》的开播。
中河和阳江的这两位,就看见林海文拎着一个樱桃红的保温壶,优哉游哉地进来了。
江涛和周彤生正在说那个港城华国画大展呢,港城作为特区,也是国际大都市,影响力是有的,就是一帮人上蹿下跳的,想要争这个华国文化的正统,让人烦心。
祁卉在首播前几天,忙得脚不沾地,林海文劝她不要这么劳累,结果被瞪了——瞪得林海文都有点羞愧,这戏外头都说是林海文的年度大戏,但他也没做什么。
不过正儿八经是内地画脉传承下来的江涛,估计是看不上他们那个没根没底的新水墨。
“就是您家那个。”助理是个年轻女孩,还挺大胆的。
“……你很有经验嘛。”祁卉眯了眯眼睛:“你是不是让小黄监视我了?”
制作部门不说了,宣传系统、公关系统,都是如临大敌,一方面要保持曝光度,另一方还要尽量压低一些不切实际的声音——收视率破50个点。
就是不知道江涛属于哪一波。
对敦煌来说,也确实是个挑战。
这边的画届大拿们,聊得都是行业的事儿,她也不感兴趣。
刚才那个助理,跑了进来。
“海文觉得呢?”周彤生看他不说话,还特意问他。
“你们还没谈完啊,要不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俞妃都想要跟林海文要这只鸟——或者养几天和图书
不过这港城派呢,有些特殊,因为港城毕竟是殖民地出身,有些西方的因素,所以他们的新水墨,其实骨子里有一点西为华用的意思,从油画中借鉴了不少,再加上一些港城画家的发挥,弄出个港城派新水墨来。
所以痛定思痛的林海文,这一天休息,炖了一锅鸡汤,拎起来就去给祁卉送惊喜送温暖了。
感情鸡汤没我们的份啊?
“真可爱。”
“……我只能控制一只鸟,你应该知道啊。”
“她不是做的挺好么,30不到,就能独立策展了。”
这不是什么坏事,期待值高,自然收视率就会高。
俞鸿看了一会儿,索性搬了个凳子过去看着它吃,小黄歪着头看看她,也不介意被围观,有自己节奏地继续吃。
两个人说了几句,又转回到大家讨论里头。
……
比如现代抽象主义,康定斯基或者马列维奇,不会一开始就站出来说:我要创造一个抽象主义画派,取代印象主义和古典主义,现在,你们臣服吧,都来追随我吧。
“你这么说我就不乐意听了啊,我跟你讲,做了亏心事,一定不能心虚,不能做出异常举动,甚至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稍微恶人先告状一下,让对方自己就先虚了,根本没有那个脑子来想你的事情,自然也就不可能发现你心虚了。”
“嗯,是啊。”
俞妃跟林海文毗邻而坐,轻皱了一下眉头,叹了一声,结果被林海文看见了,她和-图-书也就顺口说了:“刚离职了。”
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俩中年男人,目光热切地看他——扫兴。
不过终究没开口,这鸟值多少钱她不清楚,不过看林海文的样子,这鸟是很宝贝的,说出来也是为难人家。
感情你觉得鸡汤有你的份啊?
“??”
“你带这两位去休息室喝点咖啡吃点点心,等会再谈。”林海文吩咐完,还跟他们道歉呢:“耽误你们时间了,对不住。”
这个新水墨呢,一直以来提的人都不少,新华国都建立了,什么不得是新的呢?
林海文一愣:“啊不用,你们跟祁卉说就可以了,我就是来给她送点鸡汤的。”
“……”祁卉越过林海文肩膀,看着后面目光灼灼的一双双眼睛,低声说一句:“你给我进来吧。”
“是啊,熬了四个钟头呢。”林海文觉得还不错:“小颜,小颜。”
“林董来了。”
“林先生好。”
“……什么?”
祁卉这才懂,原来是林海文来了,她开门出去,就看着林海文背着个手,在工作位中间转来转去。敦煌的风气前所未有的积极向上,非常的好,大家都有一种“我爱工作”“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工作”“不工作,毋宁死”的昂扬气场。
林海文跟在后面,还有心跟员工们训话呢:“别看了,好好工作,单身狗还不努力工作,什么时候才能脱单?哎那个你眼睛瞪得那么大,你不是单身狗是吧?不是单身狗也没见你http://www.hetushu.com老婆给送汤啊,失败,赶紧努力工作,好好表现。”
“林先生,要不我给你说说我们已经谈的?”阳江台的会来事,很激动。
林海文正在看恶人谷的消息,敦煌的人太厚道了,都没人给他恶人值——打心眼里尊重他啊,可见他个人魅力,个人品格,个人威仪,那是相当的卓尔不凡。
陈建云野心也不小,不愿意局限于弹丸之地,颇有要推动整个华国,甚至大华国圈的水墨画变迁的勇猛,想要让港城派新水墨,成为水墨画的当代正宗——这当然是难上加难的。
但也算不上什么好事,期待值高,就容易有落差,一点不满意都会被放大成十分。
林海文点点头,人家家事,他也不好说什么。
“这个展,陈建云那人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他不放点私货都奇怪了。”江涛摇摇头:“也不知道我是哪里被他看上了,还巴巴地特意打电话来邀请。”
这次港城全球华国画大展,陈建云是筹委会主席,里头港城画家也是很多,基本只有一个声音,被他们邀请的,也都是在他们港城派新水墨范畴里头的,或者是可以争取的。
林海文一个转弯,后面一个樱桃红的保温壶露出来。
祁卉歉意笑了笑,走到门边。
这不神经么?
中河台和阳江台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电波发射,没说话都懂了对方的意思。
陈建云是所谓港城派新水墨的代表画家。
当五十年前呢?随便一个电影出和图书来就是万人空巷。
“??”
“……我没什么看法,等什么时候他们要弄个新油彩画派的时候,我再来说话不迟。”林海文忍着笑。
一顿饭吃了仨小时,俞鸿特别有耐心,和小黄玩了三小时,最后分手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
“嗨,不去不行啊,上头就是这个尿性,大和谐大团结呗。随便送一幅过去,也不用新作,不费什么功夫。”
小黄杀气腾腾的,算是保卫住自己的毛——没人再敢碰它了。
“可能是有事呢,祁董您先忙,我们看看先。”阳江台这位很客气。
“那帮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觉得咱们这边断了那些年,传承都在他们那边了。他们才不会觉得自己没有底蕴呢。”江涛一笑:“算了,折腾不起来什么浪花,上个世纪他们都没什么作为,别说到这会儿了,还轮得到港城说话?”
“从国展公司啊?”
这部戏,从立项到选角,到拍摄,到宣传,每一步都万众瞩目的。演戏的这几位,卓宁,于阳兮、李璐然、胡君这些,同样也是未播先火,可以说期待值是相当高。
估计会被烧死。
“也真是痴心妄想。”周彤生话挺重的:“这些人,一没有底蕴,二没有理论,三没有撑门立户的大家,就想弄个画派,还是水墨画这么大的帽子,也不怕闷死。”
“林,林先生。”
祁卉正在跟阳江台、中河台的人讨论开播后的线上线下宣传行程,就看到助理神色诡秘地来敲门。她一皱眉,觉得这助hetushu.com理不懂规矩。
“你怎么想到来给我送汤啊?”祁卉坐下来,从林海文那里接过鸡汤来:“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
“……”
“啊,你开完会了?”林海文拎起自己的保温壶:“当当当,猜猜这是什么?”
“鸡汤!老母鸡鸡汤,给你补补。”
“那你要去参展?”
顿时一惊啊。
“那怎么好意思啊。”阳江台看了一下那个保温壶,觉得虽然会议规格没有提高,但能喝一点林海文熬的鸡汤,也是蛮值得吹一吹的了:“这鸡汤,是您亲自熬的啊?”
“做的不开心,感情也不顺利,她原来那个男朋友,跳槽,就跟她分手了,处了四年多,一下子接受不了,就辞了工作,仨月了。”俞妃摇摇头,觉得自己闺女也惨:“窝在家里不肯动,我今天好说歹说才让她出来走走。”
……
林海文听着他们俩说,对这个港城派新水墨也是摇头,水墨画要不要与时俱进的?这个是可以讨论,油画也是不断变迁的嘛,国画要变也没有问题,只是这种主脉的绵延,很少能人为操作的,往往是一些人尝试,然后慢慢被认可,引来群起效仿,最后延伸出新的主脉来。
江涛就笑:“他说人家不邀请他是看不起他,所以记了人家黑笔记,等着机会呢。”
“林董?”
原来这个会,林海文要亲自出席的?竟然是如此高规格的么?
“海文。”
林海文给它点了个冷盘,它就自己在边上啄一下,梳理一下羽毛,也不出声儿,乖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