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54章 了结一出官司

“啊什么,赶紧的,亲王坊晁王金店。”
王如马不敢冒险。
林海文也不跟他说笑了。
按照林海文在南阳的手笔,不论是不是涉及超自然的东西,但他绝对有把握,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成一些事情——包括送他一程。
和气生财?
果然,报道一出,宏鑫股份立即回涨4%,尽管离跌下来的还远,可是稳住了局面却是毫无疑问的。
“林海文,你赶紧过来。”
但现实就是这么可笑。
“嗯……这样的话,要不让我到宏鑫院线入个股?”
“哈哈哈,瞧瞧您还是首富呢,哦对了,现在您不是了,你被别人超过了,还是四个人陆续超过了你,哈哈,真是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啊我。”林海文对宏鑫院线没什么兴趣,只是想看看王如马的脸色。
你问问我在南阳那片废墟,答不答应你的说法吧。
“得,算了,我又不是你,强买强卖的,我这个人做生意,最讲究和气生财,搞得那么激烈,那么血肉模www.hetushu.com糊、刀刀见骨的,多不好啊?财气福气都被吓没了,还做什么生意。您也是,你要是和气点,也不至于成了财富榜第五名。”
除了万世居的董云海,默默关注着。
当然他不知道,如果不是烧了一个影视城消了气,林海文未必就肯松口让他留下宏鑫院线。
也除了人老成奸的蒲东升,猜到了一丝丝可能。
蒲东升毕竟是这一行的行首人物,林海文也不能不卖他面子,只好把不再见的话自己给咽下去了。
更别说南阳那边,让他一想就浑身冷汗。
宏鑫集团从文化娱乐产业全线回缩,组织架构也进行了重大的调整,大文娱集团不再单独成建制,并入宏鑫院线集团。具体上,违约了优视收购案,好在双方谅解,私底下给了院线上的承诺,赔偿不多。另外,对天韵、禾田等的收购要约,全部撤回,不再提及。
但他们,谁也不会说。
……
想必清除了敦煌和_图_书里头的毒瘤,让他也蛮开心的?
“如果林先生果然有意的话——”
但看着面前王如马丧的一脸,他也没啥不好的感觉。
“……要带钱么?”
林海文沉默地看着他,思考着,到此为止也不是不行,毕竟烧了人家几百亿,也算是过把瘾了——比周末大放送还过瘾。
对于财经商业届来说,这并不特别意外。
“行吧,王董事长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要求更多,照你说的办,可以。”林海文左右两个大拇指互相按了按,他拿画笔多了,这里常有点疼:“别的也没什么,如果王董事长以后还要指教,咱们就再说,我是随时奉陪。”
……
甚至宏鑫院线的海外并购,也停了下来。
可笑!
《财经在线》表示:“……在遭遇集团创建以来最大的资金危机后,王如马选择稳固地产和院线两大核心,收回野心勃勃的扩张计划,是可以想象的。对于宏鑫来说,这兴许会耽误数年的发展机遇,但至少,这一和图书举动能够在此时给股民和市场相当可观的信心……”
王如马对宏鑫旗下核心资产的股权,非常看重,这也是为什么他对宏鑫有完全控制力的缘故。
“啊?”隔天,林海文难得休息一天,祁卉又早退和楚薇薇一起逛街去了。他都不知道这女人是怎么想的,明明挺看不惯楚薇薇的,还非得跟她连着两天出去逛。
“王董这么百忙之中,还处心积虑地非得见我一面,是要怎么样呢?总不是埋伏着人,以掷杯为号,等会就一拥而上把我给打死当场吧?”
这可是首富大大呀。
所以他入股敦煌不成,还要被林海文反过来吃一口他自己的核心资产,这简直让他郁闷地要吐血。
谁也不知道王如马会不会狗急跳墙啊——毕竟是几百亿啊,几百亿是什么概念,多少人命都买的了了。
林海文看着是说笑,不过今天两个人见面的架势,跟之前还真是不一样。
宏鑫股价暴跌,王如马身价缩水三分之一,也就一下子掉了下来。http://m.hetushu.com
他看着林海文那张脸,依旧油光水滑,白里透红,气色好得不得了。
他曾经想过,会否有一天要这么低声下气,但不论结果如何,他想象中低声下气的对象,都绝不会是林海文,一个娱乐公司老板?一个作家?一个画家?
“林先生,呵,这次是我栽了,我也认。”王如马并没有再去讨价还价:“我请东升主席为我转圜一下,只是希望把事情了了。除了宏鑫院线,其它的动作我们已经做了的,会撤掉,正在做的,会停掉,打算做的,一律取消。不知道,你满不满意?”
他敢玩阴的,谁说林海文就不敢干脆利落送他下去投胎呢。
王如马已经不想要再争辩了,既然认输,那就踏踏实实认输,他不是输不起的人:“那林先生的意思是?”
自虐么这不是。
王如马瞪着眼睛,话堵在嘴边说不出来。
然而没有人知道,宏鑫这座庞然巨物,短短时间内屡遭挫折,生死攸关,起因不过是王如马想要收购林海文的敦煌和-图-书。而它引发的无数财富风波背后,都有林海文那只拿笔的手,在肆意拨动。
王如马问出“满不满意”的时候,艰难极了。
从茶阁出来,王如马靠在后座上一语不发,心里却是难得的轻松——这份轻松让他苦笑不已,原来林海文给他的压力已经如此之大。要是早知道,也不至于赔上一个南阳影视城。
王如马其实并没有同意王东辉那个走暗门的建议,不是他没有关系,也不是他多么干净,从来没走过。而是他怕,说真的,他怕,跟董云海当初一样一样的,他比董云海还要怕——毕竟他经受了双重暴击啊。林海文可以把天琅名苑弄成鬼蜮,自然也可以给他住的地方来一次,何况,那幅被他冲动留下的《百鬼夜行图》还在他手边呢。
王如马那边,外头桌上就坐了三个,至于朋来茶阁外还有没有人,林海文就不知道了。林海文自己这里,更夸张,傅成带着四个人,一共是五个,比王如马的人坐的更近——因为林海文跟他说,让他加强一下安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