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39章 闪烁智慧的光芒

“……”
照理说江涛出缺,接任的也不会是他周主任。央美的标配历来是一个国画副院长,一个油画副院长,也就是江涛和董文昌这个搭配。江涛走人,上来的也会是国画的。但华国有个习惯,一旦要调整,就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事儿,所以每次调整,都是大家的机会。比如周主任,江涛不走,哪怕董文昌最近屡屡出错,他想要取代董文昌,那也是很难的,稳定压倒一切嘛。可是江涛一走,那就是一个天大的机会,踹走董文昌就不是不可能了。
而且等到江涛的消息敲定,他还打算约俞妃、江涛、周主任一起坐坐,争取把周主任上升后留下的那个系主任位置,也给一起安排了,免得领导们再费神——真是个良民啊他。
唯有一直在呼哧呼哧,貌似忍的非常辛苦的林海文,满面红光的。
“……啊?”
老刘这么想着想着,真觉得头皮发麻了。
“多的我就不说了,总之您准备着呗,也不费多少事,对不对?”
“林先生?”
“还记得在洛城的时候,我跟您说的事儿么?”
“这里的房子怎么样?”林海文瞅着外头天琅名苑的一栋栋别墅,都是好别野啊,好啊,真好。
林海文笑眯眯挂了电话,又找了个号码出来,拨了出去:“周主任呀,我林海文啊。”
怀疑!浓重的怀疑啊!
看着老刘气哼哼地离场而去,一次会议算是搁浅掉。
“老王八蛋。”
至于最近的《洛城游春图》、和蒲东升的单独碰面,还有今天找周军武的麻烦,似乎都一下子能够找到脉络了动机了。
天琅名苑,在京城看过楼盘的,有过买房念头的,或者甚至是注意过本地新闻的,基本上没有人不知道的。傅成也是在京城买过房的人了,怎么会不知道天琅名苑的名头,只是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而已。
“哦不不,我知道的。”
“……唉,那还就多谢你了?”
“啧,人家没有,我能没有么?”林海文绕着瞅了一圈,给王如马打了个www.hetushu•com电话,真是本人电话,尽管上次见面不愉快,但临走,王如马还是让助理给了林海文私人名片。
林海文在自己车上,还装模作样地压低了声音,搞得气氛紧张兮兮的:“周主任,我有消息,江涛要卸任央美副院长了!”
“啧,不诚心。”林海文一边讲着电话,一边点开恶人谷,把“矢服”给换了出来备着——这东西出现的概率还是蛮小的,偏偏用处有时候很大,他一般看见都会尽早兑换出来:“得了,我也不为为难你了,不过老江啊,你可不能坐等馅饼掉下来啊,这最后两个礼拜,可就是你活动的好时候了。”
耿琦和周军武,那也是好不到那里去。
“你好你好,真是稀罕了,居然能接到你的电话。”
也因此,老刘他是不知道林海文的真实意思。
董文昌也是老脸抹不开:“这种人,这种人,居然也与我们同座。真是耻辱,耻辱!!刘主席——”
江涛上任才几年啊,周主任有点呼吸急促。
江涛沉默着不知道说啥好。
“去天琅名苑。”
傅成从反光镜里头看着老板的神色,都觉得身体发凉,他也算是为林海文服务很久了,但是对这个老板的能量是越来越敬服的。
这一波,终于将三个人,每人10000点恶人值的上限填满了。
这特么也太横了。
宏鑫地产的主打方向就是高端,天琅名苑是他们在全国的旗标项目,王东辉好巧不巧也住在这里——他老婆是个二流明星,两人搞上的时候,还上过几小时热门的,后来被宏鑫给公关掉了,但一搜还是满眼都是这个新闻。
而林海文周军武这俩被切掉,后面还有谁?
“这可不行,无功不受禄的,绝对不行啊。”林海文连连拒绝:“就是打折,这折扣也不能低于五折,不然我一定不能接受的。”
周主任当然记得,他虽然是央美油画系的主任,但在专业圈里的资历相对比较浅,属于关系比较硬扎的那种,出席hetushu.com大师展这类活动,底气都不是很足。林海文上回一幅《洛城游春图》震惊全场后,周主任的作品就没机会拿出来献丑。
同样的,在美协理事会当中,跟老刘一个意思的不会是少数——不想选林海文,也不想得罪林海文,那就选个他们俩之外呗。也不是说这个副主席就天命所归,一定要在他们俩之间选一个。
威胁了一通,林海文又带着笑和老刘他们告辞:“我先走一步了。”
大家伙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潇洒走人。
老刘瞥了一眼周军武,作为一个正在追求上进的人,他的话是没有什么的意义,尤其这个话还是针对他的主要竞争对手的。至于董文昌,老刘也是看不惯的:“老董,家里的事情要管好,别等被揭穿了,见面再来难看。”
确实如林海文所说,尽管美协班子的决定权在文联和文化部,老刘也没有决定权,但是他如果铁了心反对谁,上头也不能不管不顾的。林海文今天这么一作,算是真把这个机会给作掉了。至于他说周军武也没有可能,完全是考虑老刘的性格,既然他认为自己挡住了林海文的前途,就不会再把他的对头捧上去,不然那就等于是和林海文正面开杠了。
老刘虽然贵为美协的老大,但不管蒲东升,还是陆松华江涛等人,都没有人去跟他说,林海文自己也没有想起来要跟老刘说一句——可见这位从军艺系统过来的头儿,在美协真的根基比较浅薄。
林海文是这种人?
董文昌要呕死了。
“刘主席,您看他,简直岂有此理,我——”周军武都被气的说不利索的了。
“你个老不死的。”
对林海文来说,董文昌被踹走之后,基本上央美里头跟他不对付的人,一个有分量都没有了。前面那位孙副院长,现在这个董副院长,都被他给一一弄走了。这对他后面要弄国际青年油画展,绝对是很有好处。
“那自然是好的。”傅成奇怪着呢,老板从黑龙潭出关的时候那副火烧四方的和图书狂霸样子,跟宏鑫脱不了关系,难道现在又要在人家地盘上买房了?
他江涛就在林海文那里有这么大的面子?
董文昌觉得自己真的要一口气上不来了。
结果临散场的时候,他被林海文给拉了一把,跟他说了一句:“周主任,我有好事跟您说,到时候咱再联系。”
“啊?”
江涛绝对是最有竞争力的一个,哪怕老刘不希望央美又占一个位置,权衡之下,恐怕也会有所妥协——不过他后面肯定会让江涛把央美的职务给卸掉的,江涛应该也不会不愿意。
这个局面,会也没法开了,老刘也叹了一口气,幸好这次大部分都是京城地区的理事,要是人家海岛的、边南的理事,千里迢迢地赶来开会,结果被林海文和他们这一通骂战给搅黄了,那就真成了笑话。
美协这次会议,还没开,就鸡飞狗跳的,老刘看着董文昌那脸色,基本都成文学作品当中描述的“铁灰色”了,他简直怕董文昌会当场厥过去,别说死在这里了,万一来个心肌梗塞,脑溢血什么的,也是大麻烦啊。
王如马真意外了。
王东辉一直不动手,林海文也不再等了,干脆先下手。
他和张云林他们的感受差不多,觉得林海文这一系列的动作,搞不好真的是有所指啊。搞不好最开始他从中河省那边搞了个评委会主席,还弄得漫长风雨,就是为这个事儿打基础,林海文之前固然也是名声显赫,但要不是那一次一举挑翻好几家美院,他在行业里头的地位也没有高到今天这个程度——以至于大家对他竞争副主席这个位置,居然都不感到奇怪了。
他想一想,以后美协的主席团常会上,林海文一个不注意,就站起来指着某某某的鼻子开骂:
所以,林海文不选天琅名苑,恶人谷都不会放过他——以恶人值一直来逼善为恶的尿性,他也是不愿意的呀,但人在江湖,背负系统,不得不为,只能让王东辉自求多福了——他也是不想的。
电话那头的周主任,不是天美国画系和_图_书那位,而是央美油画系那位周主任。
“成。”
“行吧,会议咱们再通知吧。”老刘脸色挺难看,大家面面相觑,也没有什么话讲。
天琅名苑和林海文的别墅,正好是一个对角线。
林海文则“哼”了一声:“周、董、耿三位副院长,长点心吧可,大家都是大忙人,哪有功夫来陪你们耗着,啊?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跟泼妇一样的,不成体统,斯文扫地,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丢人不丢人?我都要跟着你们一起丢人。”
对于周主任来说,要么就在圈里把资历熬上去,要么就在职务上再上层楼,前者耗费时间太长,后者则是他的优势——他背后有人啊,如果占了先机,机会是大大的。
周主任想要问的更清楚一点,但又怕吃相太难看,只好百爪挠心地挂了电话。林海文放下手机,眼睛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颇有一点算计天下的掌控感。
“林教授终于要为我解惑了?说实在的,这几天我可是一直惴惴难安啊,不知道究竟是有什么好事。”
“……”
估计还有满多人会有点幸灾乐祸呢——让你们俩争,争的头破血流的,结果一个也捞不着,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笑。
“呦,林教授?”
“垃圾,你画的都是垃圾!”
五折……
什么好事啊?
但江涛想来想去,也找不出除此之外的第二个原因了——他把自己弄的这么天怒人怨的,总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呀。
“不知道么?宏鑫二环上那个楼盘,14万一平那个别墅盘。”林海文给他指路呢:“你从中央大道走到泰山路上右拐……”
“这么大的喜事?我送林先生一套吧,也算是我的祝贺。”
“哈哈,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林海文一点没不好意思:“就是我跟祁卉啊,敦煌的祁卉您知道吧?我们俩在计划结婚的事儿,想要准备一套婚房,她呢,就看上天琅名苑了,别的都不成。可是我听说这里的房不太好买,这才找上您了,不知道您能不能给个面子呀?”
http://m.hetushu.com可是叫江涛相信,林海文全心全意为他打算,他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他一直纳闷着呢。
但这不是坏事,祁卉是敦煌的实权董事长呢,更何况,一套房子,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啧啧。
“不过不一定有得卖,有钱人很多的嘛。”
这当然说的是董飞燕炒作凌瓷的事情——老刘认为林海文当场发飙,主要原因就是这一点,当然新仇旧恨的,也加一块了。
啧啧,无比酸爽!
林海文让傅成关注敦煌剧组的安保,但一直也没见那个王哥出手——王哥,他通过矢服看见这位的长相之后,倒是很快找出这人的身份,宏鑫院线的副总经理王东辉,是王如马的内侄,怪不得这么事情,王如马也放心让他做。
“可以就可以了嘛。”这三位产粮大户今天是不能继续给他贡献恶人值了,没有利用价值了现在,林海文乐的大方:“既然今天不开会了,那我就先走了。希望你们回去都能好好反省反省,尤其是周副院长,你今天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哼哼,心里那点小九九,以为谁不知道呢?我告诉你,真要让你成了,我林海文名字倒着写!”
周军武和耿琦差不多。
“可以了,海文理事。”老刘都听不下去了。
……
结果一直等,等到今天才算是接到了电话。
王如马显然也很意外,他本来让王东辉弄敦煌,但后来因为收购HS院线的事情比较急,才耽搁下来。
“呵呵,等你当上领导了,可要罩着我啊,我今天得罪好多人,心里也是怕怕的呀。”
恶人值+200,来自京城王如马。
“是啊,王董,您好啊。”
“怎么样,江馆长,我为了你的前程,付出这么多这么多啊。”林海文在车上就给江涛打电话邀功了:“这下子老刘要用出吃奶的劲儿阻止我了。不过周军武那个老小子也是甭想了。”
都说林海文飞扬跋扈,自在由心,他们中见识过的,没见识过的,都有。但这么自在的林海文,在场的人倒十之七八没有见过,更没有想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