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29章 独爱菊~

记者本来想要约专访,他没同意,最后就变成电话采访。
周军武则恨的牙痒,张云林老头,也是差不多,师徒两个都是放不下功名利禄的普通人,之前传出来蒲东升的意思,他们还可以说是传言不可信,但有了这个会面,就难免让人有所倾向了。
——“……”
紧张的不是一个两个。
这篇报道一出。
“我只是使用了市场一以贯之的方式。”
“但你没有证据,只是一面之词?”
“……”
就两个人啊!
嘀咕了一个小时啊!!
“听博主这么一分析,我倒觉得林海文叫白莲花还真不过分。”
“《爱莲说》里头,有一句独爱菊,还有‘菊,花之隐逸者也’——啧啧,这肯定是在说艺术圈里头都是基佬,一个一个藏得深。林大神肯定是看不惯,才借此机会隐晦写出来。”
……
——“楼上的大手,别趁机给你们大神贴金好不好?”
这位的ID比较熟悉——“卖姑娘的小火和*图*书柴”,林海文炮蚊团团长。
记者是什么人,你不说话人家都能从表情里给你分析出一本大辞典来,更被说程杨越还回答了这么多。在报道中,这家媒体是这样说的:
师徒两个这么一合计,就开始行动了。
《爱莲说》发布之后,林海文也好,盛世陶瓷、敦煌娱乐,都没有跟进的消息。媒体们挖不出林海文的话来,只好又去找程杨越。
“还是要把国画这个点立起来,蒲东升不可能指名道姓的,他做不出来这种事。”张云林老奸巨猾的:“林海文再好,他不是画国画的,书法的话……他又不是书法家,谁也不会觉得林海文是个书法家。”
这消息在如此敏感的时刻,可以说是相当震撼了。大家窸窸窣窣的,都在讨论这到底是啥个意思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网民们对传统文化更有兴趣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林海文以白莲花表明自己的态度,不知道你有什http://m.hetushu.com么看法?”
“你实际上并没有证据证明林海文同意,或者说是‘默认’你的炒作行为,林海文可能因此不认为有回应的必要。所以你没有更进一步的东西可以发布么?”
——“哎呀,你这么一说,那个‘中通外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岂不是也隐藏了另一种信息?外面看上是个直的,其实里头都被人通过了……那些看着道貌岸然的漂亮人,搞不好都是别人亵玩过的。娱乐圈!!这一定讲的是娱乐圈!!”
“在被问及艺术品炒作是否广泛存在的时候,程先生拒绝回答,并迅速挂断了电话,本报记者继续拨打,已经无法联系到程先生。这起牵涉到林海文的指控,似乎并不如一开始那样明确了,没有证据,似乎也并不正当的程杨越,还能够有更多的实质证据么?或者林海文会否采取更加激烈,比如法律手段以应对程杨越的指控呢?本报将继续关注。”
和*图*书宏鑫那头说要停一停,程杨越也没有更多的话能说。原本他是要豁出去的,案例都准备了几个,是要完全自绝于行当了——这人说聪明也聪明,说笨他也笨,一个弯就是转不过来。宏鑫的名头固然吓人,王如马也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所以他就对宏鑫死心塌地了,却不想想,人家在华国这样的条件下,一个民营企业能发展到如此地步,难道会是什么善人?
当下这个时机,恐怕要弄巧成拙。
——“……某种层面上吧。”
“有人说不论林海文是否默认你的做法,你炒作凌瓷的行为,都是不道德,甚至可能是违法的,不知道你怎么回应?”
只是这会儿程杨越一叶障目,已经是看不到这点。
林海文真要升官了?
几乎出了所有的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多次联系,他确实是默认这个做法的。”
“……没有。”
林海文在文联大会之后,和蒲东升主席单独会面了!
“现m.hetushu.com在去看《爱莲说》,感觉更意味深长了。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指出淤泥而不染……牡丹是什么?花团锦簇,局面大好啊,这跟当前华国的现代艺术品市场不是差不多?还有莲之出淤泥而不染,这更明显了,就是在说他是一朵白莲花,在这淤泥一样肮脏黑暗的市场里,坚持没有被污染,没有同意炒作,而主动控制凌瓷价格,不是正合了程杨越说的?”
周军武点点头:“最近油画那边是跳的太高,国画不满意的也不是我一个。”
“……我没有这么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今天就采访到这里吧。”
“出淤泥而不染,这简直是林海文自身的写照啊!!太不容易了我的林大神。”
果不其然,马上就有人分析程杨越的说法,“程杨越的意思是,国内艺术品,尤其是现代艺术品市场上,这种炒作新闻是惯常的,用他的话说,叫‘一以贯之的方法’,所以在林海文对他的这个提议不屑一顾的时候,他却m•hetushu.com认为林海文是默认了——因为在他的逻辑里,既然是大家都做的,自然林海文没有明确告诉他是反对,那就是默认了。这当然是很可笑的。林海文自成名以来,有代笔、作假等种种质疑,但最终都是无疾而终。反而是他曾经对编剧、音乐、文学、陶瓷、影视等很多行业的不正之风,进行了强力的打击,纠正了很多不好的风气。华国文娱的良心,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你的意思是,这种情况广泛存在于艺术品市场?”
以董飞燕为首的这帮京城的艺术品掮客,全都炸毛一样,四处出动,想要找到程杨越。而宏鑫那边的王哥,也是气的不行,让他缓一缓,缓一缓,结果还是点了火头出来。
另外呢,也有人从《爱莲说》里头分析啊。
——“我全是说实话呢!看到你们终于认识到我们大神纯洁的内在,高尚的情操,我真是为你们感到高兴啊,以后你们又有了一个新的、活生生的人生榜样、旅途灯塔,真是太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