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24章 猎捕林海文计划

是宏鑫也好,不是宏鑫也好,想得明白也好,想不明白也好,总归守住这一条,对她来说就够了。
“噗,白莲花林海文,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协调呢。”
他很引入瞩目地,伸出那只在华语文艺圈甚为知名的中指来——确实如此,习惯了在看文字材料的同时,窥探一下写作者的内心后,林海文一般看东西都是用这只书虫中指,所以参加各种会议、活动,大家见到林海文看东西,一般都是像现在这个样子,一根中指走天下。
“哎呦哎呦,未来公公的礼物,你说砸就砸啊,真是个悍妇啊。”
这也有道理——但凡是从结果往前推的事情,都多少有几分道理的。
这么没头没尾的,是几个意思?
“木谷。”林海文站起身来:“你去搜集一下宏鑫在文娱这一块的动静,国内国外的,娱乐圈,还有艺术圈的,尽可能多的收集一些,有王如马的文章和讲话之类的,最好。”
祁卉捞了一个手办就砸了过来——是hetushu•com《舒克和贝塔》的手办,林作栋送的。
林海文一摊手。
“啊咧?”
祁卉摇摇头,也不管了,在她看来,敦煌今天除非是得罪了广电,或者宣传口,不然是没什么可担心的。
林海文“看”的有些困惑,他看到了完全想不到的人。
果然,微博有人好办事,很快,大家就发现,林海文自申请以来从没有改变过的昵称,变了。
果然,很快就接通了。
“栾小姐啊?有点事儿麻烦你哦。”
白莲花林海文!
还有人在网上刊文写“林海文的中指”——他的左手有一根中指,右手,也有一根中指,但右手的中指是不一样的,林先生总是用它触摸各样文字,也触摸文字蕴含着的,不同的灵魂和意蕴……
第二天,祁卉很正常,林海文都觉得自己提昨天那个话,是不是不合适。
“林先生?”
“我想要改个名字,加V的,不是还要审核么,能不能给我快一点通过啊。”
和*图*书如马!
林海文正在看文件,倒没有注意到这个。
“没错。”
“好。”
木谷点点头:“那程杨越这个事情,怎么回应?”
“加白莲花,变成‘白莲花林海文’,六个字,可以的吧?我看还有更长的名字呢,什么风吹叽叽打蛋蛋的。”
“呃,你就想这个?”这反射弧持续时间也太长了,从刚才她进房间,都一个多小时了。
两个人一起到了敦煌娱乐,老板亲自驾临,公司自然要小小沸腾一下的。
“猎捕林海文计划?”
“嗯,加几个字儿。”
“……”祁卉翻了个白眼:“赶紧说,这两个事情之间有什么关系?”
这篇声明并不长。
木谷跟着林海文这么久,对“不正常”的老板已经很熟悉,所以林海文刚坐下,打印好的声明文件就送了过来,祁卉盯着看了好几秒,让木谷都困惑了,她才移开目光,摇摇头笑了笑。
不过祁卉确实一转头就睡着了,睡得好快,似乎很安稳的样子。林海文www.hetushu.com坐在那里,瞪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没咋明白,最后只好放弃,也困觉去了。
“程杨越除非失心疯了,才会这么跳出来,这事儿他不占理,跳出来没有任何好处的。你想想,程杨越是那么蠢的人么?一定会我们看不到的好处。你想一想,谁能给他好处,谁又为什么要给他好处?”
“有什么联系呢?我也不知道。”
“没有。”林海文摇摇头,程杨越脑子里也就是一些零碎东西,这个所谓的“猎捕林海文计划”究竟具体是什么,连他也不知道,只是如果他配合行动,背后的人,会给他远胜于炒作一个莫语、一个凌瓷的好处罢了——能摆林海文一道,还能得到这么泼天的好处,程杨越当然不会拒绝,也不惜得罪董飞燕妇女。更何况,背后之人的名号,哪怕就是一个名字,就够让程杨越信服的了。
“那你要怎么回应?”
“啊?没问题,您不是自己的名字么?你要改掉啊?”
“所以我也不应该,和图书拿正常人、一般人的眼光和要求来看待你,嗯,是这样……行了,睡吧。”
中指,毫无疑问,也将成为他传奇人生的一部分了,以后在他的传记上也是会出现的。
“哈哈哈哈哈,我快笑死了,林大神的回应也太骨骼清奇了。”
“啊?”木谷站的不远,听到一点点声音:“你说什么?有什么问题么?”
祁卉一直在边上处理公司的文件,这会儿才抬头问他:“怎么了?怎么突然想到宏鑫?”
“行,您说您说,我现在就让人给您加,是加在名头是吧?”
白莲花林海文这个词,也迅速冲上热搜榜,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挂在了头一条上,跟一盏一千瓦的大灯,闪瞎了无数人的狗眼。
华国首富总在五六个人中间转来转去,上一回就转到了王如马身上。
“您说您说。”
“我来,敦煌这边,然后盛世那边都不用动。”林海文突然一笑,搞不清状况的时候,就要用三十六计之第三十七计——乱拳打死老王八。
“我是真和-图-书不知道,我就猜的,这才让木谷去搜集材料嘛。”林海文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诚恳一点:“想来想去,能有这个手笔,而且有这个动机的,也就是宏鑫了,他们满世界地要收购,却没有跟敦煌接触,总是比较诡异的,对不?”
“……啊?”
“……好的,我知道了,马上给您改。”
祁卉怎么想也想不到宏鑫身上去:“……你是说他们从程杨越身上下手,然后收购敦煌?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么?”
栾部长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略有些艰难地跟林海文确认,“您是说在林海文前面,加白莲花,白色的白,莲花是一种花的那个莲花?”
“是的,加三个字:白莲花。”
“怎么回应啊,等等啊,我想改个微博名字。”林海文竖起一根食指,虚点了两下。然后就掏手机给微博的栾部长打电话,作为微博上最能搞事的人之一,而且从春季公盘开始,两边的合作也是迅速加温,他有啥事给栾部长电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尽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