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21章 做什么选择?

大概也就隔了半个小时不到,木谷那边的电话过来——闫玉给他打了电话,说是约他吃个饭想要。
“那她算是惨了,估计要被黑死,你们的公关要累死了。”
“行啊,你让闫老师定时间地点吧。”
“他说没问题啊。”陆冬在那边装腔做嗓地学窦越:“‘我要争取活过100岁,看伟大祖国全面进入小康社会,还要努力加把劲,最好能看到新华国百岁华诞的那一天,下去才能跟老弟兄们说,我们的国家终于强大了!!’”
林海文都不稀得搭理他。
晚上又打电话过来,接通就开始骂娘:“特奶奶的,真是奇了,我把你的意思跟窦老头说了,你猜他怎么说?”
“没事,闫老师,怎么想的你说就是,除了删掉角色这一条不行,其它都好谈。要是想解约也行,我们不追究。”林海文对闫玉,算是相当客气了。
“话说这个姑娘,你真没——啊?”陆冬挤眉弄眼的,不像个好东西。
陆冬对林海文旗下一个艺人,没有那么多的关心。他啧啧两声,神色又变得诡异起来http://www.hetushu.com:“是你动手的,还是崔澄?她们俩在晚宴上搞那么火花四射的,竟然都找不到人报导?什么时候媒体这么自觉了?”
“那行吧,什么时候见个面聊聊,也不急。”
跟人家一个岁数,管人家叫小姑娘……
把手机丢给陆冬,林海文摇摇头:“公关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有用的,还是要看时间。卞婉柔当年,一气儿沉寂了多久?她还是有一张大火专辑傍身的呢。”
于阳兮果然坐在一边,神色不太明朗。
“不过我估计你是走不了最后这条道的,呵呵,第二条里头呢,白莲花的人设立起来简单,维持下去太难,容易被嘲。李桐那种是最寻常,只是你也要先挺过这一波。第一条的话,从戏曲的青衣,变到影视圈的青衣,就看你怎么想了,你要觉得是无谓的,要回戏曲界,也可以。”
闫玉很不好意思,她是知道林海文的分量,严格来说,林海文在严肃艺术圈的地位,比他在娱乐圈还要高的,所以闫玉不会低估请到林海文的和*图*书难度,只是于阳兮毕竟是人生大事啊,她还是要帮她多想想,想的清楚一些。
“我给你的,也只能是建议,归根究底,小于还是要问自己。”林海文难得给她说句踏实话:“今天做演员的,无非是两条路,一条是你们戏里青衣那样的,踏踏实实磨演技,别把自己当个明星,出了戏你就是个普通人,买菜洗衣服愁房贷,发大财出大名的事儿,短期内不要想了。二一条呢,就是主花旦了,得走在打光里头,能出名,能赚钱,但想要安静想要私人空间,就不可能。当然,这一条也有不一样的,比如李桐吧,她那一种就是大部分人选的,扬白压黑,保持一个不一定干净但基本正面的形象。
另一种呢,也有把自己洗的跟白莲花一样的,那就是得有基础,没什么黑点,你倒是满足的,不过这一种太难,你也搞不懂什么时候就触动网友的雷点了——比如这一次,你啥也没做,就被骂了个体无完肤,是吧?
崔澄跟小狼狗小鲜肉搞的时候,确实不是一个怕媒体和狗仔的人,hetushu.com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花名。
估计是于阳兮的事情。
闫玉一听,就知道林海文明白她们的来意:“真是麻烦你了,唉,我们也没想到会这样,小丫头心里准备不够充分。”
“能有什么麻烦?你以为我是你这种娱乐圈毒瘤么?我洁身自好,身正不拍影子斜,干净如一朵白莲花,压根不怕什么麻烦。”林海文撇撇嘴:“行了,你没事儿了就赶紧走吧,耽误我画画。”
“怎么了?小姑娘看着不太活泼啊。”
“是要想想。”林海文也想了想:“嗯,公司那边的行程,我给你打个招呼,你暂时先停停吧,也别看网上的话了。”
林海文笑的打跌。
吃过饭,林海文用“GO-SKY”替她们叫了辆车,送上车,看着出租车屁股消失在车流里,才摇摇头,不知道于阳兮会做什么选择。
“这样啊——”林海文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他其实挺看好于阳兮的,有功底,有天赋,也有灵性,人不是那么功利,就奔着大红大紫,发家致富去的。不过她要是真的受不住负面信息hetushu.com,强留在圈里,最后搞不好又是一个阮玲玉。
闫玉和于阳兮,对他说的这些,一下子是消化不了,两个人等菜上来,也是吃的心不在焉。原先她们想的很简单,林海文要么说无能为力,她们就调转车头,重回过去的生活。林海文要是能一手遮天,给她把负评统统消除掉,她就安心拍戏,人生换条道走。
“呼,这一下子,我们得想想。”
当然没有。
时间就定在第二天的晚宴,地方规格也挺高,百味楼。
“……也行,你自己考虑。”
“随便你。”
剩下的一种呢,就潇洒很多,只要你心脏够强大,踩着一波一波地黑潮直上九天,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我经得起多大的赞美,就经得起多大的诋毁’,听过么?”
林海文挂了电话,想一想窦越,一辈子叱咤风云,从影从商,信手拈来,当然不是个一般人。不过他心里有执念肯定也不是假的,他爹的事情是做不了假,一查就知道了,只是为了达成目的用了点手段,让陆冬给他卖死力。
闫玉也是更惭愧了:“我们也没什么办法,就是和*图*书想问问你看看。”
陆冬神色更诡异了:“崔澄可不是担心媒体的人,她怎么会出手的?嘿嘿嘿,这次估计你是麻烦大了,她搞不好认真了。”
“呵呵,怎么说?”这都不叫窦越,叫窦老头了,估计不是什么好话。
这个世界没有爷。
“啊,不用。”于阳兮赶紧摇头:“合同里写的,我不去不好。”
“奶奶的,之前来的时候,气都上不来了的感觉。这回这嗓子,差点把我耳朵震聋了。”陆冬还在那里抱怨:“要不说老奸巨猾,一点儿没错。”
“拖一拖他,老头太奸,耍心机呢跟我。”
“呵呵,祁卉跟她应该都有吧。”
不过这个心机手段,没有直接花在林海文头上,也有点意思。
林海文当年还是娱乐圈边缘人,对那位爷不一定喜欢,但真佩服,几乎是在一波一波黑浪上,成为华人影响力头一号的女演员,丫鬟崛起的超级励志故事。
“又不要他们站出来,只要顺水推舟就可以了。”
陆冬被恶心了一把硬邦邦的,歪着嘴走了。
林海文算是相当坦率了。
“你的人,他们不得顾忌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