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17章 东边着火西边热

“结束她跟你说什么了?贴的那么近,都快爬你身上去,骚货。”
“……”林海文张大了嘴巴,还有这种操作?
……
所以她是多年没有动气了,更何况还骂出这么粗的脏话。
崔澄并不是很漂亮的那种女人,不如祁卉,当然更不如“天然整容脸”楚薇薇。不过她有一股很肆意的气质,这是豪富之家千宠万宠,世上万物信手拈来的人生培养出来的,一般人是不可能有。
画面定格在卓宁妆容深重的脸部大特写上。
唰,一行大字,如响锤敲在心上,落于画面正中。
《后宫·甄嬛传》
话说祁卉在高中的时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当年《神谕》话剧,她的角色就是从楚薇薇那里抢的——抢的理由不是她喜欢,而是不乐意让楚薇薇出风头。
林海文是坦坦荡荡,事无不可对人言,把崔澄的话跟祁卉说了:“你说说她的意思,是不是不甘心不罢休啊。哎呦,我听着她是要打持久战了http://www.hetushu•com,以后搞不好经常能见到她。”
“哼。”崔澄轻轻哼了一声,撩了一下头发,她今天发型是那种妩媚地放在一边的,加上烈焰红唇,相当有攻击性,眉眼也在飞动:“你别说我给你添麻烦就不错了,影响到你跟祁董事长的感情,我可吃罪不起。”
崔家作为老牌富豪,在华国国内的影响力盘根错节的,林海文倒是不能跟对付祁卉那个同学一样,当街喊一声“你要跟我上床啊?”——而且两个女人也不是一码事啊。
在林海文面前,祁卉也是太不讲究了。
“呵呵呵,一瓢?”祁卉的眼神更危险了:“那为什么我每次提到楚薇薇,你就没这么干脆了?闪闪躲躲,嘻嘻哈哈,左右腾挪,嗯?我总算是知道了!”
林海文都觉得冤死了:“我的亲亲小可爱哎,今天我的表现,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好不好?你出去打听打听,哪家男人有我这http://www.hetushu.com么忍辱负重,专一忠诚的。你瞅瞅,明天新闻就要有了,林海文自承惧内,200块以内需要祁卉批准。你出去,不觉得拉风么?啧啧啧,真是佩服你的眼光!你命真是好。”
先是皇城的全景,再是大红的宫门,绵长的步道,卓宁,也就是甄嬛,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走来,步步改变,最终成为无上尊荣的圣母皇太后。
“林先生,今天可是太不给面子了。”
7月22日
傅成被吓到,也怪不到他的心理素质。
“怎么会。”
平日里,敦煌的祁卉董事长,在娱乐圈也是王母娘娘那级别的——谁要是得罪了她,金钗轻轻一划,这人跟红之间,一条银河就出现了。
她说这句话,看着是埋怨,但表情带笑,姿态潇洒,又并没有什么问罪的感觉。
“行啊,都听你的。”
震撼开播!
恶人值+50,来自京城祁卉。
对明星也好,对富豪也好,二三四十和-图-书这几个年龄段,其实都模糊掉了。
“你对崔澄的态度,很干脆嘛。”
崔澄也没等祁卉回头,就告辞走了,两个人只在门口聊了两句,林海文只看到两个人都带笑,而且笑容很深。
“今天感谢崔小姐慷慨解囊,共襄盛举。”
杀青慈善晚宴的最后,一色宫内佳人换装上台,林海文、祁卉和邓导演跟巫婆巫公一样,把手放在水晶球上,啪啦啪啦一阵蓝光闪动,幕后的大屏幕上一个简短的VCR,大概五六秒钟。
祁卉去送别朋友,崔澄则直接朝林海文走过来。
“臭裱子,居然真是来勾引你的!”
“……”祁卉一肚子气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什么人呐,彻底不要脸了呀!!
“怎么?你还要赶我走?”崔澄一瞪眼。
“那是,我是谁啊,我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中央空调么?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啊我。”
“哼。”祁卉靠在椅背上,不知道脑袋里头正在经历什么样的狂风骤雨,突然安静下来。林海文和图书都想不到崔澄在她脑子里,正在经受什么样的非人折磨,不过他心底无私天地宽,再说脑补一下也不犯法,总比真来全武行好吧。
祁卉眯着眼,一看就是在发狠:“你就待在黑龙潭吧,别到处跑。对了,跟你讲,不许她去,听到没?”
满场除了崔澄,没有其他人过来找林海文,不管是合影还是啥的,都被刚才王景峰他们交代过了估计。林海文也就只看着面前的女人,崔澄比他大5岁,但气质上两个人都不同于同龄人,看着反而没什么差异的样子。
“你——呵,你倒是诚实。”崔澄也不生气,微微咬唇:“以后咱们见得多了,自然就熟悉了。”
为这场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都十分“精彩”的晚宴,画上了一个句点。
不过当祁卉突然用那种“我已经知道了一切”的危险眼神看向他时,林海文心脏还是噗通跳了一下狠的。
林海文对她这套驾轻就熟的撩汉子本事,不熟悉,但不妨碍他水火不入啊:“只和_图_书是客气一句,不然说什么呢?跟崔小姐也是无缘熟悉呀。”
“嚯嚯嚯,优雅,优雅。”林海文乐的没心没肺。
“招蜂引蝶。”祁卉瞪他。
噗。
“干嘛?”
阳江卫视、中河卫视
后来进京跟林海文搞上,在中戏就相对低调一些——尤其是林海文如日中天,她多少也有点失落和自惭形秽。接着就是进入敦煌,制作《欢乐颂》开始,担任董事长职位,才算是把个小姑娘锤炼出来。
回家的车上,傅成陡然听到后头祁卉一声怒喝,吓得他方向盘都没握住——妈呀,太吓人了,他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祁卉呢。
“那我一个人来的,你还能送我回去?”崔澄说这话的时候,还往前头走了一小步,逼近过来,香水味儿比她人更早扑过来,林海文闻不出品牌来,但跟她的妆容不是特别一致,香水味淡淡的,而且绵长温和。
林海文看了一眼远处的祁卉:“倒不是那么容易被影响,崔小姐今天一个人来的?”
林海文则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