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93章 副主席增补

在磬山泰成楼上,遇到骤雨,洋洋洒洒写就《泰成楼上书》: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泰成楼下水如天。
但现在,好像这个算盘要打不响了啊!!
张云林轻拍了一下大腿,林海文还是个书法家,这个事儿,大家都是知道的,他怎么就给忽略了。
书法国画不分家的,这么一来,林海文在国画上的造诣,也是顶尖儿的了——那个事情,就不好办了。
“但20多岁的美协理事,本身就是纪录,破过纪录的人再破一次,有什么好奇怪的?”
“要知道就让张老别走了,风头又全让林海文给占了。”
“大家都觉得假,但是我跟你说,现在文联上面有一个重要的计划,林海文据说要力推一个国际油画比赛,包括巴黎高美、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这些国际顶尖的院校,还有若干顶尖油画大师都可能会参与进来。这可能是我们国家的油画,打入国际主流的一个重要的契机,你www.hetushu.com想想,这个吸引力,上面那群人能够抵挡?
“年龄还不够问题?”
书法!
……
这首《望天门山》,几乎是林海文抄的最舒畅的一首诗了,一气呵成,满身通畅。
“……”唐徽有点尴尬。
“还有没有别的?他没有画画?油画来不及,什么素描的一幅没有?而且,他不是也会画国画么?”张云林加问了一句。
唐徽点头,不点头也不成啊,要是能够瞒下来,他倒是想要说是自己写的。
随后,林海文更是“诗兴大发”,走到哪里,写到哪里,下笔千言,倚马可待。
张云林听着半篇《将进酒》,脸色难看,再听《泰成楼上书》,更黑一分,听《云山深处》,老脸皮开始抖,再到《望天门山》,已经是黑如锅底,颤颤巍巍了:“都是他一个人写的?”
“他不是诗兴没到么?”
老头打听了消息,说美协如果人选不合适,可能就不会囿于国画画家这一点hetushu.com
这山,就叫天门山,这水,就是楚江,这隔江而对的两座山峰,本就名扬天下,而不远处不知是渔船还是帆船,在落日余晖中,果然茕茕而来。
再来一句:“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他几乎相信,李白当年所见,一定也就是这么一副景象了,不会有半分不同。
在洛城云山森林公园,面对春景山石,林海文随口吟出《云山深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他们就是希望呢把林海文吸纳进去,然后让他以副主席的身份来负责这个事情,那他们的功劳不就显得顺理成章了么?再说了,你觉得假,那就是个直觉,你也不想想,林海文也当了三四年理事了,他的画价格也好,专业评价也好,那都是国内顶尖,国际一流的了,影响力上更不用说。他上有什么问题?无非就是一个年龄。”
嗯?
借景抒情!
唐徽想了一下,他http://m•hetushu.com虽然不是跟林海文很近,但反正到处都是林海文的消息,如果有的话,他总不会错过,但确实是没有听说过有画画的事儿,就只好摇头,不过摇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一个:“呃,画画是没有,就是那天啊,我们去车上之后,他给白龙寺写了一个楹联,据说当时书协的邱林老师,说水准特别高。”
然后,没了。
“嗯……我估计还是在油画国画吧,毕竟为了油画牺牲国画,还是比较敏感的,尤其我们国内来说,国画毕竟还是有一个传统文化的大帽子,老百姓也比较反感为了取得西方的认可就怎么怎么样的。”知情人士这个说法,也被张云林认可了。
唐徽不能点头了就,不过他这两天,这种言论听到的不少,有些是背着他的,被他不小心听到的,也有是当着面,开玩笑似的说出来的。
张云林果然是个老狐狸,一眼就看出来:“噢,我不去了,他就开始诗兴大发,搞批发一样的了,是和_图_书吧?这个意思是吧?”
他一听到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可能是真老了,老的没什么人愿意给面子了,搞这么个明显的假消息来糊弄他。
在黄河大河口瀑布上吟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朝如青丝暮如雪,感叹时光流逝,两鬓苍苍,再贴切不过——就是林海文这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可以拍洗发水广告了都,这种感叹,只能说是内心复杂多情啊,羡慕。
名作迭出,一首一首地传出去,还在洛城的几位老头领导什么的,当然头一个时间就看到了。
第三天的时候,张云林终于没来了,说是身体不舒服,坚持不住,不能陪各位。唐徽倒是来了,在一帮青年名家里头,也不冒头。
“那就……真这样了?”
也是花了毕生积累的人脉,他才从最上头,文联层面,听到一个比较确切的消息——居然林海文很有机会。
在洛城山水第一景——天门山对峰前,他更是“作出”让所有人击节赞赏的佳作:“天http://www.hetushu.com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还。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林海文也被顾海燕催着,开始发挥。
“暂时就这么两句了,后面再补。”林海文不写了,什么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啥的,后面还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什么,就有点不搭了,临时让林海文自己写,他要有那个本事还得了。
国画这一张牌,应该是周军武的取胜之道。
这一开句,就气势纵横,意态万千,叫好着无数。
张云林人老成精的,当然不会莫名其妙地去找林海文的麻烦,只不过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美协最近有一位副职过世了,18人的定额有个缺额出来,6月份的理事会上,会增补一位。前面这位是画国画的,所以照理说增补的也应该是国画,但目前上的去的画国画的不多,其中一个,周军武,就是张云林最得意的弟子,现任美协理事,国画名家。但就是他呢,也还差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