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89章 收兔?徒?

“之前那个强度,肯定是不成的,我在天美也待不了那么多时间,后面还要去中河,再后面我还有陶瓷公盘,而且我自己还得有画作,总不能从现在就开始减产吧。但是强度降一点的话,倒不是问题,之前佩姬那个状态,就可以——别点头,说话,都是哑巴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林海文有哑巴癖呢。”
“这样就好,省的是我自作动情了,我还得费劲儿弄死你们。”
可是现在大获全胜之后,他讨论就是办黄帝·华国青年油画艺术展了。
“不过呢——”
基本上定下名分之后,林海文才安抚了一下这几个兔子,把他们都送出去,送回众人艳羡嫉妒的目光当中。
何思寒学生时代一直没有拜师,进入天美后,就更难去拜到名师,听到常硕愿意收他,眼睛一亮,虽然他也想拜到林海文门下,但是他比林海文大好几岁呢,感觉希望渺茫,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啧,那你可要想清楚了,我老师教和图书学水平连我的一个尾巴都比不上。”林海文给常硕拆台:“我能成长起来,全靠我旺盛的生命力。”
“还要跟之前特训似的?”
被他眼神一扫,三只已经受惊的小兔子,除了摇头否认当然没别的——再说了,拜林海文为师,做梦都要笑醒好么。
“开个玩笑,幽默一点嘛。我收徒的标准呢,虽然比常老师低了不少,常老师现在就只有我一个弟子,你们想想这个标准高到了什么程度。”林海文还挺有脸地去看常硕,换来无可奈何白眼两枚:“具体的话,你们过两天跟我一起去洛城看展,也能看到,一等奖王鹏,我今天答应他,要收他入门了——记得哦,你们是毕业以前,也就是还有两年多点的时间,要到那个水平。”
“我说周主任呀,这事儿您不该找我啊,我一个画油画的,也说不上啊。”林海文一脸的“你找错门啦,赶紧换个庙吧,迷途知返吧”。
这次黄帝展当然也有国画展和-图-书,只不过说跟油画这边一副妖艳贱货的样子不同,人家比较本分,除了跟随林海文这头30岁的一个年龄上限,其它都没动,全是老规矩——所以参赛的全是30或者29的“青年老东西”,出来的结果也没什么意外,那么几位嘛就是。
“嗯嗯嗯。”
何思寒尴尬地看看旁边,也觉得自己应该先说:“那样就很好了,谢谢林教授。”
一等奖,听起来就很厉害啊。
四个兔子齐刷刷摇头。
林海文就点头:“嗯,这次呢,唐城你们三个,还有那俩,五个人算是打上我的标签了,入我门下,是我门人,但现在收你们进门,还有点早。你们的水准也还不太够,你们有这个意思吧?不会不愿意拜我为师吧?嗯~~?”
三个小兔子,依旧乖巧跟随,一点艺术生特立独行的性格都没有。
“我愿意啊,呃,常老师如果能收下我,一定是我的荣幸的。”
没有别的想法了。
周主任也和_图_书是评委会委员,刚从中河回来的。
“……封建主义糟粕。”
“那是不可能的!”
“我也是。”
“嗯,怎么个感受?兴奋,慌乱,茫然,激动……还有别的么?”
常硕看了林海文一眼,又看了一眼,实在觉得可恨,这标准还低呢,王鹏今天的水平,比林海文当年入常硕门下,不差什么的——各有胜处。当然,年龄不一样,当年林海文也就唐城他们这个年纪。但林海文这种奇葩,是不能当衡量标准的。
耷拉脑袋。
……
常硕都被他们逗乐了,林海文这个问法也是奇葩:“这个奖呢,说它重要它也确实挺重要,毕竟说,国内的理论界、评论界,专业圈儿,然后市场,基本都有在关注,你们呢,现在有点皇帝女儿不愁卖的意思,现在想要说签个画廊,开始赚钱了,也不是不可以,对你们来说,这是个很关键的节点啊,终于可以靠这个来吃饭了,饿不死了。但是——呵呵,有但是啊,这个奖也和_图_书没有那么重量级,它毕竟还是个青年展,而且大家也都清楚,这是个30岁以下的青年展,虽然海文坚持住了‘青年展’这个名头,但它实质上含金量有些不足。你们要是想要躺在上面吃老本,那是想也别想的。”
“噗。”常硕侧了一下头,把笑憋回去:“所以呢,你们对自己后面是怎么想的?何思寒,你是老师,你先说——别再点头摇头了。”
“我也是。”
点头。
林海文瞅他:“老师,你不会想要跟我抢学生吧?”
他这回找上门来,是听到了动静——他这个层次,耳朵比兔子还长啊。他是来为国画找场子——林海文续办艺术节,原先是要办油画和国画的,因为跟董文昌打对台嘛,人家发全系禁咒,林海文搞个双系禁咒应对一下也是正常的,总不能靠单系硬拼,那也真拼不过了。
加上消息公布到现在,也不过短短一个白天,他还确实没什么想法,憋来憋去的:“我,我想能跟着林教授再学习。”
hetushu.com个兔子八只眼,一起瞪着林海文。
抬头。
“咳。”常硕咳嗽一声,也没说话。
林海文在天美待了一天,上了一堂大课,另外还接待了一个同事——国画系的周主任。
“……胡说,我是问小何,问问他是什么想法。”
周主任明显老太太会扶,但不会服林海文这个过河拆桥的东西。
何思寒脸上一红,他是真的懵,在通过意大利美妞到林海文画室偷师之前,他在央美青年教师里头,并不在前五之列的,而在接受林海文特训之前,他也只是前五名单中垫底的,短短一个星期,他就一跃而上,甚至超过竺宇——除了他此前积累的足够深厚,厚积还未薄发之外,林海文这一把推力,也确实凶猛,猛到他都蒙了。
常硕轻蔑地看他一眼:“到时候让你这个小师兄负责指点你,他要是藏私,咱们就给他门规伺候。”
“——”害怕。
兔子想了想,大兔子先想完,觉得都被林海文说完了,就摇头,带动了三个小兔子一起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