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74章 喂猪大业

“你——你这是为什么?”顾海燕和林海文相知相交五六年,看着林海文从一个普通学生,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她绝不愿意相信林海文会自暴自弃,会束手认输,这太特么匪夷所思了。
情势这么一变,董文昌等人自然不会坐视,接受采访、博客发言,报纸辩论,堪称是惊涛拍岸,狂狼连连,迅速将常硕他们创造出来的喘气空间给逼到几乎一点剩不下来的程度。
而这一轮的较量,甚至引发了各大超级纸媒的社论,人民日报、光明X报,华新社通通加入进来,各执一词,不同角度,舆论纷纷,舆论扰扰。
“那你——”
报纸?《新文化报》那篇专访之后,也没有了!
“你真的确定了?”顾海燕一脸震惊地看林海文,觉得他是不是被打击的傻掉了。
我给你们喂了十倍经验丸,还有完全状态的油画师之心加持,我本人也是如今油画领域的大师,你们也不真的是猪,难道在华国30岁以下的人群当中,还不能打出一片天来?
但一个多星期以来,他就是这么稳坐钓鱼台地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和*图*书地蜕变,一步一步地极速成长。
……
如它所说,常硕等人在撼动了董文昌等人的舆论优势的时候,同样也有不可掩盖的短处——他们是一群跑到国外成名的华人油画家,而不是跟林海文一样,身在国内,名动国际。
国内的油画艺术发展有其特殊性,这是现实,但油画艺术本身是一个个人创作艺术,这也是现实,如何取得这两种现实的统一和突破,是国内画家们应当去思考的问题。解放青年人的思想,为青年人提供更高的平台,更主流的评价,是一条可选的道路。
我们认为是有的。
“这一次林海文的《死水》牌打不响了,爱国牌也打不响了,以势压人也做不到了,天赋必杀估计也不成了。我觉得这可能是五年来,林海文离一次彻底的失败最近的时候了。”一位网友说道。
要是这还做不到,恶人谷都要气的咬死你们。
画室里,林海文背着手,绕着唐城、芮明月、楼均等人,还有何思寒,看他们的参展作品,一群大二的学生,加一个老师,跟在他后面,默默不语和图书,他们都知道林海文面对的情况。
那么,林海文呢?
那么对于生活在承平时代的现代国人呢?评论界一直有声音说国内艺术届是‘大师荒土’,等老一辈大师渐次凋零之后,将再无大师诞生——这是为什么呢?除了时代的因素,有没有更具体的,更现实的原因呢?
国内外的众多大艺术馆、博物馆的收藏,数百万欧元、美元的拍卖价格,西方主流艺术刊物的评价,各种奖章、艺术头衔——譬如年纪最长的程逸飞,是法兰西社会与艺术学院的院士,而常硕本人则获得过法兰西、西班牙的骑士勋章。
林海文在她萌萌哒的刘海上敲了一下:“我的面子,就得靠你们了。”
他下意识瞥了一眼恶人谷的兑换界面,十倍经验丸——一万一颗,换了足足6颗,幸好董文昌那帮人都是老而弥辣的产粮大户,争议暴起之后,他来自各方的恶人值增速也加快了很多,不然恐怕要被掏空了家底。
我们之所以厚颜发声,可再引用林海文的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爱这片土地爱的深http://m•hetushu•com沉’。”
《视界》就此评论道。
甚至知情人士,身边亲近人士这种莫须有的援引,都没有了!
“林海文太愚蠢了,现在演变成本土和西方的战争,他还怎么赢?”
——“大神,支持你啊啊啊!”
艺术从来不是一潭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涟漪’,它始终在演化,在变迁,在不断地突破想象,突破窠臼的。十九世纪以来,印象主义、新印象主义、表现主义、野兽主义、立体主义、西方现实主义、抽象主义、极简主义、波普艺术等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然则国内,追随者有之,创新者全无,有些时候,甚至连追也追不上的。
……
林海文顿了顿,才突然一笑:“你知道么?当时我跟耿琦他们说,不会让他们学校的老师们拿奖的,他们一个一个地认为我是要蛮来,要挑战规则,上蹿下跳的,还打算找你们告状。但我,怎么可能那么做呢?”
“哼哼。”
敦煌娱乐?没有!
楼均咽了一口口水:“我们真的行么?”
“你看着吧,笑到最后的人,到底是谁!”
“作为在国和图书外旅居,或者主要艺术成就在海外取得的‘游子’,我们对国内出现的这一股讨论的热潮感到欣慰。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悲伤,这个社会始终不会存在一个永不失败的BUG。”
“华国油画,或者说华人油画中西方一派,在常硕等人发声之后,等若全数加入到了林海文一侧,双方之间的争端,也演变成了西方画派和本土画派的对立,一方要求自我演变,另一方要求融入国际——前者显然更加讨巧,后者则多少有些冒犯民族性。”
“老师,你——”芮明月小姑娘,长长头发,一身文艺气息,有点小心翼翼地想要问点什么。
这股巨大的风暴形成的霸道之剑,剑尖所指的林海文,似乎——消失了?
……
“油画本来就是西方的艺术,什么都要融合,什么都要自己搞一套,这是典型的自卑到自负的心理。”
“这帮老外又来插嘴华国的事情了。”
林海文坦然点头。
不管外面怎么吵闹,怎么沸反盈天,但天美林海文的这间画室,却总是安静的,其他人经过的时候,都会下意识放轻脚步。
微博?和-图-书没有!
国内的同仁当然也有自己的成就,如李可成、徐宏等前辈,艺术上也如巍巍大山,不可仰视。但要说他们的成就来自于好的培养,倒不如说,他们的艺术是来自于他们独特的人生和时代经历,战争、国仇家恨、饥饿和思想的剧烈冲突,所有这些经历,成为了他们作品中的资粮。
——“虽然每次都被打脸,但这次真觉得就是这样了——期待再次被打脸。”
常硕领衔的这四个人,分量是很足的,尤其当媒体把他们的履历晒出来之后。
如同台风涡旋的中心,危险而寂静。
——“看不到绝地反击的机会。”
我们期待看见国内的油画家们,在这样一片沸腾的热土上,创造出璀璨伟大成就来。
所有人都在问,林海文本人呢?
林海文瞅着这些画,心里想着,总算是喂猪一样地给你们喂出来了。
十倍经验丸这个东西,当初林海文念高三的时候用过,而且这东西有抗性,只能用一次。这会儿换出来给这帮人作喂猪教育,也是恰当,就是林海文这么善良做好人的时候不多啊。
成长到几天前,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