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69章 千年狐狸玩聊斋

“——至于林海文要续办青年展,有今年这一次打底,他想要办起来也容易一些,这也是个机会嘛。不要拿对立的眼光去看林海文,他也是要为我国青年画家来提供机会,不管说他的意见是不是偏激了一点,但作为上还是很值得鼓励的。”
“刘老,这不是我意气之争啊,是林海文先不守规矩的。”董文昌一指头指着李振腾:“你问问李校长,他放了话的,如果我们不改名单,他就要让我们青年教师,一个奖拿不到!!这,这不是威胁么?”
“怎么能什么也不管呢,呵呵,要给他们鼓励嘛,给他们支持,能办起来的,都是好事,办不起来的话,那也不是我们从中作梗,就是现实不允许嘛。”
“你——”
“要我看呢。”蒋院长深吸一口气,还是躲不过去啊:“我这次去欧洲,也确实看到他们的年轻画家,很出色,很有创造力,咱们国家虽然说自有一套艺术教育理论,但他们在这个领域还m.hetushu.com是比较先进的,一些好的经验,吸取一下是必要的——”
蒋院长也觉得头疼:“林海文,他也算不上我的学生啊……”
没人理他。
董文昌脸已经僵了,他刚才又生气又开心,变色龙一样的脸色,估计都被大家看进去了。蒋和胜点他的意愿太明显了,他代表央美发声,蒋和胜不开心是一定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不开心。
看着马上就要打起来了,刘老头都要炸了。
也因为这样,老刘跟八大美院系统,其实纠葛不多。
蒋和胜神色一顿,老刘,你属泥鳅的?溜的这么快!
好一个老狐狸。
啊呸!
央美固然是蒋和胜最大,但他这么不给自己面子,也太过分!
“……”
李振腾一耸肩膀:“规矩?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林海文那跟规矩他也不沾边啊。”
董文昌脸色一沉,听这个语气,蒋和胜居然是支持林海文的,这特么要把脸丢到姥姥家www.hetushu.com去了。
董文昌心情嗖一下上升,果然在外头,老蒋也得顾及他的面子,央美总不能出内讧,哼哼哼,他还瞥了一眼李振腾,虽然都是校长院长的,但李振腾的影响力连蒋和胜一半都没有,别看他对自己吼的响,对蒋和胜他是一定不敢的。
李振腾毕竟有所准备:“这次展览呢,中河省那边明显是比较信任海文的,所以呢一开始人家就定了一个30岁的上限,另外,也非正式地通知了各大学校,说本次青年展以学生为主。天美呢,就是收到了这个意见,所以才按照2:1的比例,把较多的名额给了学生,也得到了学生的普遍欢迎,和青年教师的广泛理解——”
头更疼了。
“啊?我这还不太了解首尾呢。”
再说了,我李振腾就是支持林海文的观点,怎么着?你还能来做我天美的主?你趁早歇歇吧。”
“那你怎么说?”董文昌瞪着他,跟斗鸡似的,人斗鸡是炸毛,他是炸http://m•hetushu.com耳朵,两个耳朵红彤彤的,而且似乎都放大了好多。
蒋院长都瞥了李振腾一眼,以前没这么不要脸啊,看来是跟林海文相处多了。
“李振腾,你这话说的亏心不亏心?青年展是什么规矩,你不懂?林海文弄个30岁的上限,我们已经尊重他了,哦,现在他还想给我们定规矩呢?他算个什么啊?”
都是千年的狐狸,聊斋谁不会玩儿啊。
这不成赖皮了么。
这个林海文,怎么这么不消停啊。
“只要你们天美端正态度,他还能抖得起来?”
“咳咳,也不能这么说。”
李振腾心里啊哦一声,今天被叫来他就头疼了。
老刘不想管他们这群人的官司,他上任之前,是军艺的一把手,程序上还比较特殊,照理说是军地两个系统,不会互相交流。他过来恐怕跟上面想要改一改美术圈的风气有关——这几年,华国也出了几个观点上桀骜不驯的美术家了,都是让上面头疼的,相较而言,林海文和*图*书这种写《讴歌》,排《红色娘子军》的,都算得上根正苗红了。
“嘿。”李振腾怒了,端正态度这是什么话:“我今天让林海文走人,还有常硕呢,他明天就能跟常硕去下家,全国这么多设置艺术学院的,难道你认为他们就能偃旗息鼓了?我告诉你董文昌,这事儿靠的是林海文自己的本事,他能拿到主席,能说服中河省,不是靠着天美教授的头衔,不是我天美支持他!你懂不懂的?
“行了,行了,别吵了,像什么样子。”老刘深吸一口气,不再看他们了,他的目标本来也不是董文昌,而是边上这位他在美协的副手:“老蒋啊,你怎么说啊?”
“——所以呢,老董他们要办一个学生展,给年轻人提供一些机会,其实也是符合这个国际上的艺术培养潮流的。我们也不一定就要墨守成规,一成不变的,做些这方面的尝试,不算坏事——”
“——但是呢,包括央美在内的几大美院,选择将这个名额的绝大部分给了青年www.hetushu•com教师,而且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个29、30岁这样一个踩线的年纪,这些人,他们都是有相对多展览经历的,水准也是相对高的。这样一来,等于是违背了组委会、评审委员会,还有这个中河省的意见和建议,而且尤其对天美,对我们这个遵守了主办方意见的院校,很不公平,特别不公平,等于是我们的学生,去和你们30岁的老师同场竞技,这个事情,不太地道。所以我想才是此次争端的一个原始肇因。”
“别跟我打马虎眼,一个是你的副院长,一个是你曾经的学生,这事儿你不管,那我也就不管了。”
好一个倒打一耙。
“老蒋,你说来说去,就是一个意思,什么也不管喽?”
李振腾清了清嗓子,怕自己笑出来。
“现在你不就知道了。”
这做学生工作的,就是能说,能瞎说,瞎能说。
老刘心里挺不屑地撇撇嘴,但面上还是点头:“行吧,你既然有了成算,那协会这边,你就负责出面来处理一下,反正人你都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