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60章 得寸进尺

……
等于是把学生的数字补到和老师一样的地步。
“董总?”
“里面怎么样?”他压低声音为服务员。
“林先生,不如你先说?总不会说拿名单回来,照你的意思改,是你唯一肯接受的办法吧。”
“谢谢董总,谢谢董总。”服务员妹子开心的呀,简直是白捡到的。还得是她机灵,抓住了机会。娟娟她们那群小裱子,就比她早来两个月,嘚瑟什么嘚瑟。
董云海看到林海文吃瘪——虽然只是他想象出来的虚拟瘪,他也是真高兴,人一高兴,嘴就松,所以他想了想,也差不多了,5个月6个月的,就点点头:“行吧。”
万世居的服务人员,这会儿站在小桥靠岸这头,董云海转悠过来,看到她被赶出来了,也不觉得奇怪。
不过董总这走出去几步路,就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个小丫头给套了,为她破了次规矩,心情顿时不美——倒不是工资那点钱,而是被个他看不上的小姑娘给算了一次,让他不太开心。这说明他还修炼的不到家啊,华国人讲究喜怒不盈于和图书色,他刚才肯定没做到,才让小丫头给看到了机会。
林海文眨眨眼,“呵”了一声:“还想加名额?”
服务员是个盘靓条顺的年轻姑娘,文人嘛,讲究个红袖添香夜读书,董云海早就摸透了,所以这帮人来,从来都是皮肤白皙一脸文气的漂亮小姑娘上去服务,他们个个满意。
一定是谈崩了哎。
服务员就发现自己老板,莫名其妙开心起来了,都眉飞色舞了。
“有吵么?”董云海心上掠起一阵激动。
湖是真小湖,桥也是真短桥,所以里头说话,她听不大清楚,却能听到动静——不然人家需要服务,难道还要扯着嗓子喊么?这就是万世居的服务质素,远近得宜,进退有度,也是他董云海的调弄水准。
西京美院呢,比桐城美院和天南美院,油画系总体上还要稍微好一点。
哈哈哈哈,董云海想起那个座次,林海文一定是谈判两边里头的一方,以他事精的程度,这一点也不出奇啊。现在既然这个死样,肯定就是没谈成,那等于就是林海文的http://www.hetushu•com意图没得逞啊,那他董云海就开心啊。
此前大家的目光都放在学生老师的比例上,学生是没有话语权的,所以各个学校的老师能拿到多数,也就不计较自己学校不如其它学校了,但现在只给学生加名额,老师们一定是要闹起来的。凭什么我们只有6个,天美有10个,国美有9个?特别是国美,我们凭啥比央美少,还特么比天美少,搞咩啊?要扑街啊?
唯独有一点,这个数字,不好看。
恶人值+100,来自京城董云海。
“娟娟她们都涨工资了,就我还没,您能不能——”
服务员摇摇头:“没听到有大声的。”
哎?
“嗯?”
不少人眼前一亮,增加名额?这是好事啊,大好事啊!这个他们绝对支持的,而且一半一半这个比例,他们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啊。
“这样啊……估计是因为你站在这,这帮人死要面子的很。”董云海想了一下,又站了一会儿,发现里头始终安静如鸡。如果人不是他一个一个送进去的,他都要怀和_图_书疑这里头有没有人了——该不是一群鬼吧。
总这么僵着也不行啊,他们眼色丢给李振腾,丢了好些,李振腾就跟瞎了一样,至于常硕,那是摆明了要跟他弟子战一条线的了。几个人互相看看,最后目光留在了西京美院油画系主任季仲德身上。
“哼,我们的态度重——”。
“她们那是时间够了,你这才来5个月吧?”
“得,还挺机灵的。”董云海自嘲一句,“不过,还是得怪林海文,妈的,每次遇到他就没好事。”
“很安静啊,感觉都几分钟没人说话了。”
不过他们看季仲德,可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季仲德还有另外一层身份——华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季仲平的弟弟,亲弟弟。季仲平可是林海文个展的开幕式重量级嘉宾,跟林海文的关系是不错的,在音协内部,也属于蛮支持赵文灿和林海文的。
“呵呵,林先生,这个法子不错啊,我个人觉得。唯独……”还是季仲德,脸色就好看很多了:“唯独你看看,能不能在名额上再商榷一下?大家都是兄弟http://www.hetushu.com院校,差这么多也不太好。”
耿琦想撂话,结果被季仲德狠狠瞪了一眼:你要找麻烦你就这么说,也别再看我。不然的话,就给我先闭嘴。然后耿琦就闭嘴了。
董云海背着手,哼着歌,走了,留下个心情灿烂的妹子。
气氛僵着,但也没有人站起来走人,李振腾坐在那里,也是咂舌不已,叹为观止,这要是换个人,来一句“……你的自由……我的本事”这种宫斗台词,恐怕这些人早就拍案而起,愤而离去了,哪里会像是现在这样,尬坐在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季仲德被他们盯着看,虽则不愿意,但也不好死不开口,只好清清嗓子:“嗯,既然大家今天都愿意坐下来,说明不必要搞得这么剑拔弩张嘛,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就是不知道林先生,常先生,还有耿副院长你们大家,都是些什么态度呢?”
忘年交摩诘老师就是西京大学的教授,当年林海文还去做过讲座的。另外卞婉柔的老家,也是西京的,她当年要复出,林青就特意从京城飞过去帮她跑,她们给林海和_图_书文打的第一个电话,就是从卞婉柔在西京的家里打的。
西京作为东部的大地方,林海文也有不少树人。
里头要是谈一点不可告人的事情,当然不会让她一个服务员听着——就是这帮著名艺术家,看来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东西,一个一个的迫不及待凑在一起,不知道预谋什么的坏事,哼,也是,林海文也是他们中的一员,那叫一个满肚坏水,这些人不是什么好货色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林海文看到这条信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进门的时候,董总给了100,怎么现在想着想着又给了100?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了?等会出去得叫董云海说来,让他也开心开心。
林海文皱皱眉,说实话,这本来就是他的底线,但今天常硕介入进来,他反而不能这么狠绝,不然常硕就不好做人。他叹了一口气,算了:“既然仲德主任这么问,我就说了,我来说服中河省增加名额,各位再补一份学生名单上来,教师和学生,要数目一样。央美天美各10个,国美各9个,其它院校各6个。”
“董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