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56章 主场

“郝部这话可难做到。”老太太挺满意,逗乐一句:“海文先生那个展的水平可是国际顶尖的,咱们倒不是做不了,主要是没那么豪气。”
“哦,那倒是那倒是,我们是穷,不如他有钱。”
他看着顾海燕掩不住的提心吊胆,想他看着难道是个缺心眼的么?他一直很务实的呀,该做孙子就做孙子的。所以他当着郝头的面,不可能说什么垃圾话。
他跟几个人暗地互相看看,都有点“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敌人太狡猾”的意味。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
林海文就一直“娇羞”地笑,低头笑,侧头笑,握拳掩嘴笑,总之笑笑笑,笑的人心慌。
“这个建议很有道理。”郝头明显是认同的,他转头嘱咐顾海燕:“回去研究一下看看怎么调整,要办出水平了,咱们这个举全省之力做的大师,可不能被海文先生给比下去,哈哈。”
唯独我就是有一个小建议,我看到的这个方案呢,我感觉比较杂,可能是我们中河的民俗资源太丰富了,大家选无可选,就一股脑儿地www.hetushu.com堆上去,没有个脉络,也没有个突出的主题。我们毕竟不是一次寻常的民俗展览啊,是要跟我们这个祭祀大典相配合才是,完全可以从我们这个文明脉络来做一个梳理,不够的呢补充一下,多的呢拿掉一点,把展览弄得开宗明义,清晰明了。”
还搞咩啊搞。
规规矩矩,说形势好,说水平高,说影响大,说评价美,总之你好我好大家好,马上闯进新时代去了。
郝头还在那里打趣林海文,说让他不能藏私啊,民俗展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让他得尽量提供帮助,那话说的,啧啧:“中河省跟你海文,那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这么几年来,咱们合作了很多,都获得了成功,应该说是双赢,这话有点赖皮,哈哈,其实是我们得了你的好处更多。不过咱们不算这个,啊,中河的父老乡亲,包括我跟海燕同志这些人,那都把你当成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个事儿你不能推,得当成自己的事,不然你下次来洛城,我可不保证和图书你不被敲闷棍啊。”
这是他林海文的表彰大会么?
耿琦心已经彻底放回胸腔里头,让它别特么乱跳了。
真是太客气了。
林海文倒也没想到郝孟呈这么客气,不过一直以来,中河的前面那位头儿和郝孟呈,对他都很客气,也许是上面人对艺术家都喜欢用这个态度吧,尤其是有国际知名度,又不怎么反派的,就更少了,再还要能给中河带来好处的,那基本就是林海文一个了。这么一想,他们对林海文的态度倒也不难理解——终归给点好脸色,大家都感恩戴德了,也不用付出什么。
后面发言也都是这个调调。
“得,就这样吧,反正谅他也不敢胡来。”会后,耿琦说这话,自己都没底——桐美没获奖?那不正常么,你以为你是央美啊?一定要获奖?这个话头被林海文揪住,他都能想象一场风波扑面而来的样子。
耿琦心怀惴惴,在离开会场的时候,看到今天一天都格外乖巧的林海文被郝头留下来拍拍肩膀握握手,叹了一口气,颓着就走了。
接下来和-图-书整个组织会,耿琦连拿话堵着林海文要“三公评审”的机会都没有,根本说不出口,那股大势压过来,他压根说不出不合适的话。整个会议开得倒是成功、和谐和卓有成效的。
这次组织会的主要部分,还在后面的交流上。
太客气了。
老太太说着说着,看了一眼林海文:“比如说海文先生的个展,我就特意去海城看过的,那个布展水平就很高,比如美术上的成就,脉络清晰,条条块块,一目了然。陶瓷也是,综合多种因素,朝代啊、艺术特色啊、器型类别,还有这个美感,来布展,那个感觉看上去就是很舒服,思路也清晰。我觉得咱们的民俗展,也可以参考一下海文先生个展的这个好处。”
“郝部长,海燕部长,还有各位朋友。”一位民俗大师,是个老太太,西京绣传人,作为华国最具影响力的一种古代绣品,她老人家的作品是常常被当做国礼的,跟林海文这种次把次的不一样,所以老人家开口,大家都肃然一静:“我呢,对民俗展有点看法,就是说出来给领m.hetushu.com导参考一下。这次呢在我们华国祖庭中河举办祭祀大典,可以说是相得益彰。民俗这块,以我们中河丰富的民俗资源为主,也是很适合的,一定能给国内外的嘉宾眼前一亮的感觉。
有一些是真乐,比如常硕李振腾他们啊,有一些是尬乐,比如林海文自己,还有一些是乐在面上心口苦,比如耿琦、董副院长。
“不过呢,我从海燕同志那里,听说海文先生为这个工作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很辛苦。加上他本人也有大量的工作,比如前面大获成功的个人展,就是没到我们洛城来,有点遗憾。所以呢,就怕海文先生埋怨我们给他增加了负担,那今天看到先生亲自来了,我这个心就放下了,哈哈,后面的工作还有赖于先生,海燕同志这边,一定是全力支持你的工作,我们中河S委的态度,也是一样,就请你多多辛苦了。”
林海文也有发言机会的,而且就在美协老刘后头,排第三个。
林海文这会儿真没有心思去顾及耿琦想什么了,他脸都快笑僵了,这就是他个人展大获成功的http://www.hetushu.com后遗症之一。这种活动上,绝壁有人捧他捧的厉害,搞得他一身怼功无处使。
得,又来一个夸他的。
耿琦的心都在流血啊,他万万没想到啊,原来林海文是郝孟呈亲点的,怪道他一个资历浅薄之人,怎么就一下子飞上去了。而且中河摆明是极端信任林海文的,在这种场合上说话,恐怕也不无给林海文撑腰的意思。
要不要这么一个一个地捧他,给你们发工资么?发多少啊,这么卖死力的。
得,人成了一家人了!
“……原本青年艺术展的事情,是我建议让海文先生来做的,先生在国内外都有很高的声誉和号召力,现在从我们这个情况了来看,国际上的反响确实出乎意料,10个名额增加了一倍还显得不怎么够,我听说报名的海外华人,已经超过了200多份,是近年来少见的一个成绩啊,也充分表示我们海内外都有一个共同的血脉源流,国籍可能会变,但我们华民族的血和精神,则是会永远传承下去的。另外也可见我这个提议还是有水平的,呵呵。”郝头自己乐的很。
满堂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