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49章 林海文被打脸

天美这次本来就遭人恨,作为一个油画系在全国七八名垫底的,一下子拿到了和绝对老大央美同样的待遇,甚至敢超过国美和清美,还不是靠了个林海文?结果现在恰恰又因为林海文,让天美的青年教师们失去了好些机会——按照央美的标准,至少是5个啊。
林海文被打脸了。
为啥,这年头华国画家升职称也好,涨价钱也好,参展、评奖、权威评论、拍卖纪录,是四个必由之路。其中权威评论这个东西,有偶然性,别人写不写是偶然的,写出来能不能形成一个定位也是偶然的。拍卖纪录的话,近些年来越发不作数了,因为讲的好听点,会投资自己的人越来越多,讲得不好听的,就是在拍卖会上弄虚作假,付出大把的服务费,来个左手换右手的情况,越来越多,藏家也不像是早些年那么暴发户了,知道要找几个专家来参谋一下,而且喜欢只盯着类似林海文这种成名稳固的画家。
“呵和_图_书,你以为孙婷在我们学校牛,她在外头也能牛的起来?”陈军一撇嘴:“不说别的,半个小时车程之外的,我们的老邻居央美,他们是哪些人你知道不知道?蒋院长的弟子竺宇,周主任的爱徒田承海,哦,不是我们国画系的周主任哦,是人家央美油画系的老大周赟,国内数一数二的。再说了国美、清美,都是好手云集,八大美院之外,还有军艺这些。你不要小看天下人哦,孙婷也就是在我们学校牛一牛,出去也是被人虐的。”
“何思寒!你说谁呢?”
“也不一定就输光光吧,一共就17个奖,我们好歹还有孙婷他们5个呢。”
青年艺术展的事情,始终是很小范围的,很专业的,不是个个都是林海文个人展那种,搞得风生水起,快要跨越次元壁了都,满天下人都知道有个艺术展,还争着抢着进去看。
“得,我这是为我自己么?是,我们是比不过央美,但别人看http://m.hetushu.com,最垃圾的那一排,全是我们天美的那帮屁孩,我们还要脸不要?拿不到最好的,至少也不要去争最差的吧。林海文这是诚心要让我们丢人现眼啊。要说天美对他够可以的了,让他当教授,搞得风风雨雨的,他呢,嘿,没见到给学校带来什么好处,反而是嫌我们死得不够快啊。”
“既然这样,其他人去不去也没差呀,孙婷都被虐了,你去还不是更惨?”有人挺看不惯陈军那副轻浮张狂样子的。
尽管这几年各类展览也多了不少,但要形成权威性需要时间,也要经历筛选,有权威的还是那么几个,全国美展,美协年展,京城双年展、海城双年展、华国艺术博览会,海城国际艺术展、西京国际美术展……两个手都能数过来。
“我就说了吧?哼,这下子再看怎么搞,到时候一比,得,天美输光光了。”陈军这几天光关注这个消息了,知道的非常非常详细,很了解和图书其它美院的情况。
搞毛啊,你们的青年老师,脾气都这么好么?没有半夜砸李振腾家的窗户?放了何家营车子的气?拿口香糖堵林海文房间的锁孔么?那他们真是很棒棒喽。
……
所以名单的事情,只在美术圈里激起涟漪,但是,只论美术圈,它又绝对不是一个小事情了。
陈军可能也发现自己说的太过,不等别人怼他,就看了一眼何思寒,来一招祸水东引:“得了,我们这些失败者争来争去有什么意义的?人家入选的就什么都不说,说不准人家心里有谱呢,就指着林海文徇私舞弊,给天美弄个一等奖回来,到时候面子不就有了?呵呵呵。”
陈军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而“华民族初祖黄帝祭祀大典·青年艺术展”则寄托于这个响当当的前缀,天然拥有高权威性和一次性的稀有度,等于是凭空多出来的一块蛋糕,还如此地美味动人,光是味道就足以引得无数人垂涎欲滴了。
自然,盯着它的http://www.hetushu.com人,是多不胜数。
这么一算,学生只有28个名额,至于美院系统之外的,那就更不可能有学生了。
随着名单出炉,林海文透过中河组委会的人传出来的建议,自然也是众人皆知:希望学生作品能够多一点,青年的名副其实一点。
何思寒瞥了他一眼:“挺明白的嘛,屁话怎么还这么多?”
唯独大家都没有料到的是,天南美院居然这么狠。
关键也就在这里,蛋糕就这么大,想要的人却越来越多。
这下子看戏的人就多了。
剩下的就是参展、评奖,大部分人都是走这条路,一点点磨上去。
这么一比,呵,发现大不同了。
天美的名单一上去,马上就流传出来,还没等有什么反馈,各大美院的名单也都陆续递上去。
足足给了学生三分之二,10个名额!!
央美、天美是15个名额,天美是学生10个,老师5个,而央美是反了过来,学生5个,老师10个。就这还算是多的,国美m•hetushu•com是老师9个,但学生也只有3个。桐城美院有8个名额,里头更只有2个学生,清美也是2个,八大美院剩下的三个,也都有志一同,给了学生2个名额。
但显然,现在除了他自己所在的天南美院,其它的美院全都没有鸟这个建议——其实这么说是不对,比如央美,如果不是林海文传话,他们估计都不会从学生里头去选,既然定的是国际级的艺术展,那惯例就没有学生的份,现在有5个给学生,已经是不错的了。其它美院,也都大同小异,包括跟林海文不对付的桐城美院,这回也选择向大佬低头,老老实实分了四分之一的名额的学生。
“这么蠢的问题都问得出来,你觉得我是说谁?”何思寒压根不怕他,什么玩意啊,嘚吧嘚跟个怨妇一样,说的好像给教师10个名额,他就能得奖一样,搞笑,痴心妄想。
这话说的,太亏心了,15个名额明晃晃地放在这里,居然就敢说没好处——准备的说,是没给他陈军带来好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