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42章 向大佬低头吧

不忿!
傅成这才松了一口气,开车走人。
“警世醒言啊。”诗词协会会长荆涛轻轻一拍大腿:“这确实是了不得,陆老师啊,你这个学生,才华这都快满出来了,随口一语,就是警世醒言,不得了。”
可不是么?诗也好,警世醒言也好,那都是遭遇万重磨难之人,坚定本心,明心立志的心声,跟林海文这种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人,能有一点关系么?
这种逢五逢十的庆典,在华国是很重要,屈恒肯定是做不到80周年的,这个75周年,就是他盘点自己任内作为的重要平台了。因此文联本身很积极也就说得过去,连陆松华这样的资深副主席,都拉过来开了好几次会。
文联例会,陆松华爽朗的笑声,响彻整个会议室——他身体一直不好,这种情况还真是少见的很。
“哦。”傅成有点惴惴不安,给林海文开车这个工作,那可是里子面子都有,他现在月薪2万,发14个月,再加上年节奖金和_图_书,足足超过30万——这份工资,其实还包括一个安保部分,毕竟傅成不单纯就是个开车的,还要陪他满天满地地飞,贴身护卫。林海文还在考虑要给他加薪呢。
“大神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计较。”
蒋院长笑着摇摇头:“都说林海文现在少写诗了,但是这一出手还是惊天动地啊,不服不行。”
“就是写出来的这个人,有点不大对劲是吧?”还是陆松华自己,作为林海文的恩师,把大家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咳咳,老板,其实我懂你。”
“我哪里敢管你的学生。”屈恒也在说笑。
“你这个老陆,也不好好管管他。”屈恒亲自主持会议,讨论的内容是比较重要的,文联创立75周年,算是屈恒任内的一个最重要的关口。华国文联比国家还要建立的早,在开国前一年,局势基本抵定的时候,当时的老大就在自己的地盘里头,成立了这个组织,开始造势,所以它的http://www•hetushu•com年龄比国家还要大。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央美的蒋院长也是在场,品了一品这首诗:“不俗啊,真不俗。我记得海文之前写过一首《石灰吟》,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是《华南周刊》整改那会儿,对不对?这两首诗很有点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明心立志的佳作,必定能鼓舞无数人。”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难道古代的大诗人,都是在这种情形下,写出如此脍炙人口的伟大诗篇的么?这让我学习诗歌的时候,不免有些心情复杂啊。”
一帮华国文艺届的泰山北斗,品来品去,夸了又夸,然后大家突然就停了下来,一阵沉默,面面相觑。
“我不行了,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和_图_书你们跟林海文搞,怎么搞得过他。你们说那个笔录是乱说,他就发一篇忆苦思甜文,感天动地的,你们再说,他就发一篇新诗出来搞……你们要是还说,接下来搞不好他就要出书了。求求你们了,别再说他了,向厚脸皮大佬低头吧。”
越想越不忿!
“求饶我一命!是我错了,是我狭隘,是我不懂事。”
林海文迈着僵硬的步子走到画室里头,长出一口气,我懂你,懂你,你……我的老天啊,为了钱,傅成你连灵魂都不要了么?他叹了一口气,连他自己都这么想,网上的人会那么评论也就不出奇了,只是他也确实认为,一路走来,并不是真就没有受到伤害啊,有恶人值入账可以调节心情,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别人又不知道,怎么可以那么说他呢?
评论下面,风气为之一变:
“无言以对,只能说:好诗,好诗!”
他重新打开微博,眯了眯眼睛,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转发了自己那条微博,又打了字,发送出去,接着就m.hetushu.com关机——他还要在画室努力打磨技法呢,没有功夫去理会网上的闲人。
“昨日感怀,突发诗兴,贴一首新诗,与大家共同鼓励,面对打压不要妥协,不要伤悲,要明白自己的心志,也要懂得今日的苦难,都是明日成功的资粮。须知,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我怎么管?我怎么管嘛?你是领导,你都不管。”
《竹石》
屈恒在这帮人面前,是没什么架子的,听蒋院长这么说,也跟着评价了两句:“这首诗是不错,古往今来写竹的不在少数,但不写竹之清俊,不言竹之空洞,不赞竹之挺拔,独独说它的刚毅,这却少有。海文这诗别出机杼,很有心思。看这个‘咬’字,力道十足啊,千磨万击,东南西北,气魄很大,决心更浓,老蒋说得对,不是凡品。
好几个人刚才都没有注意到,直接就看了诗,这会儿才去看。
“怪道海文年纪轻轻,就每每有深刻诗作问世,看来他内心里头,是有丘壑万千啊。”屈恒最后评了m.hetushu.com一句,算是把这尴尬给抹过去了,强行深刻一把,大家伙才重新回到正题上来。
闲人们就看到大神又更新了,这次不是长微博了,他们松了一口气。
所以对他来说,这份工作是让他在京城安身立命的本钱,不容有失。
不过呢,我倒是觉得,他前头说的那两句,更有意味啊。”
“哦?”
是不是?
“低头!”
“低头!认输!”
“……”林海文浑身一抖,面色强行保持稳定:“好,谢谢,你回吧。”
文联的老人家多,一口气开几个小时会那种事情是做不出来的,不然这边一个会开完,接下来可能就是好几个追悼会了。所以开一会儿要休息一会,一个重要的会议得消磨一整天了,会议厅也都是大沙发,跟那种圆桌硬板凳不一样。他们休息的时候,就有比较潮的大师翻微博,谈起林海文这两天的风雨来,也看到他最新发的微博,还拿给大家传看过。
车子到了黑龙潭画室,林海文下车,顿了一下:“晚上不用来接我了,你回公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