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41章 情感文学作家

“所以说你们就是图样图森破,一般人的DNA都是双螺旋的,林大神的,搞不好是三螺旋,出现什么都有可能。”
祁卉看的睡意全无,明天还得有很多事情要做,她不得不努力了半天才重新有了点睡意,边上林海文睡的那叫一个深沉,看着都觉得美啊,羡慕嫉妒恨。
“你们要不要这样啊,感觉好像说着说着,都觉得这个很正常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那些被林海文收拾过的人啊,人家才叫哀哀戚戚,苦雨孤灯,身心受创好不好?”
比如“卖姑娘的小火柴”:“这次真是没法洗了,作为炮蚊团最资深的成员之一,我自认对林大神的脸皮厚度已经最为了解,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大神的脸皮之厚,根本就没有底啊!当你以为探到了底,大神马上又会告诉你,那不过是一层表皮而已,下面还有更厚的。不过,这样的大神,才是我们不懈追求,不停学习的好榜样。”
“成功背后的辛酸,林海文细数京漂初期遇到的酸苦悲戚。”
和_图_书在车上,林海文点开微博,没急着看评论,昨天他感慨莫名,都没回头看过就发出去了,现在要好好欣赏一下。这一看,难得看得他自己都脸红了——这真是他写的么?肯定是一时顺手了。
林海文竟然真的把刚才那些话都给发出去了,怪不得从书房出来,精神状态都不对了,敢情是连自己都给骗了——这真是神作了。
林海文散发过之后,觉得身心都被洗礼过了一遍,完全清爽,差不多就是洗筋伐髓那个感觉了,所以晚上睡得很早也很好,叫祁卉都奇怪的很。
一点开,最热门的一条就是林海文的了,她还挺奇怪,没注意林海文什么时候发的。林海文其实发微博的时候不是很多,一般都是有什么需要的时候才发——比如他想要骂人的时候。
林海文狐疑地看看他:“怎么了?感冒了?”
这些娱乐号下面的评论,就没有林海文自己微博下那么多种多样了,基本上是一个意思:大神放屁,不同凡响!大神和*图*书装哔,哔格冲天!大神不要脸,那果真就是不要脸!
“哈哈哈哈,层主说的是真的么?不行了,我一定要去买来看看。”
“咳咳咳咳咳。”傅成像是被呛到了一样,激烈咳嗽起来,赶紧踩了一脚刹车慢下来。
“难道不要脸还能舒压?”她嘀咕了一句,点开微博,随便刷了刷,她其实没有加V的官方微博,有一个小号,强令所有熟人都不能关注她,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被人发现过。毕竟作为林海文这种拉轰男人的女朋友,还是敦煌娱乐的实权董事长,她在服不服杂志的“华国女性权力榜单”中,位列第38位,随便不是特别靠前,但要知道顾海燕那个级别的,根本连上榜都没有好不好?
“各位,说真的我是相信的,现在一般说起林海文,都说是华人知名油画家,旷古烁今的古诗词人,娱乐圈的隐形教父等等了,但你们不知道,林海文还有一个身份呐:情感文学作家,他第一次在报纸上公开发表文章,就是情感文章和-图-书《新婚之夜,小姨子走进了我的房间》!!另外,他还出版过一本情感文集,畅销得很。”
……
“唉,世人对我误会越来越深了。”
“没有,没事。”
“咳咳。”尴尬地清清嗓子,他看了一眼前面的傅成,觉得傅成这么老实巴交不玩手机的,一定是不知道的,才感觉自然了一点。评论和反应果然如他想象,从一个“贱”字扩展到了“皮厚如神仙”的程度,他出声叹了一句:
今天这个,则没有什么动静啊——难道是骂了泄露笔录的?
祁卉点开了长微博,标题是“忆苦思甜,我的京漂岁月”,一股不妙的感觉从祁卉的心中升腾而起——不是吧?
第二天,林海文神清气爽地起来,傅成来送他到黑龙潭画室,脸上的表情略有变化,他也没看出来——昨天晚上,傅成家闺女,问他林海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傅成一直跟家里人说林海文是个很好的老板,他闺女就把那篇文章给他看了,好老板跟这个倒是不矛盾,但就是不好m.hetushu•com让他闺女跟林海文学习了——学习什么?皮厚么。
“这是本年度第一神文!”
她点开评论,3万多条了,这热度几乎胜过一线偶像明星了,怪道林青常说,林海文要是愿意出道,顷刻间就能养活一家公司。
祁卉咂咂舌,点出来,看到关注的几个娱乐圈号,已经都开始刷频了。林海文每次公开回应,总归是如此的了。
“这是微博第一神文!”
看的祁卉躺床上笑的跟羊癫疯一样,这一次真的是很齐刷刷的,连她眼熟的几个炮蚊团的成员都“倒戈”了。
因为要挖她出来,无非从林海文、敦煌娱乐、卞婉柔、林青这些人的微博上去按图索骥,找找他们共同的关注人,然后评估一下这人是不是有可能是祁卉——他们压根也没关注祁卉的小号,怎么可能被发现的。
这洗脑功力,神了。
“我真的好好奇,特别好奇,林大神是真的这么想的么?他真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多伤害,以至于要在深夜,看着外面苦雨里的孤灯,哀哀戚戚地写下这篇和-图-书文章?如果是真的,我就认了,他是真·艺术家,如假包换。除了艺术家,不会再有这么扭曲的情感观了。”
“……”
“……你看到我那条微博了?”
“林海文回应京漂说:我的心是柔弱的,我的情是敏感的。”
“呼吁大家善待自己,林海文发文忆苦思甜。”
一直以来,试图把她挖出来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但都做不到。
整个车厢,陷入了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气氛中。
“果然是大作家啊,要说这帮搞艺术的,就是厉害的,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能说成黑的,嘿,还让你觉得蛮有道理的啊。他林海文确实是被骂的很惨啊,就算人家骂架本事更厉害,也不能说人家没有受到伤害呀。服,服了,我算是服了,我以后再也不骂林海文了,我受不了伤害他柔弱的心,敏感的情。”
世事总是不如意。
当然,祁卉肯定是把所有人都关注的了——卞婉柔几千万粉丝,林海文也是一两千万,敦煌娱乐六百多万,所以想要靠这个找她,那也是绝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