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18章 曜变天目

“下面进入媒体提问,有谁想要提问的,请举手示意。”
“哎,这个另说啊,你别忘了把我前面的话带回去,那个才是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你们道歉的事。”林海文好心再提醒了一遍。
如果说其它媒体还在担忧怎么报导,那么在场的同共社记者小名菜菜子,就要担心更多了——等报导出炉,同共社要怎么办?应对没有太多选择,三条路,一条是抵死不认,借口很多,毕竟他们也没有一口咬住林海文说他剽窃,只是倾向性比较严重而已。第二条就是公开道歉了,这一条……菜菜子想了想,似乎不太可能?至于最后一条,是沉默以对。时间是解决问题最强大的办法之一,时间一过,尤其是林海文的展览一过,关注的人自然也就少了。
剧烈情绪下,菜菜子身前磅礴的起伏,吸引了好多余光。
“但稀有本身就是衡量艺术价值的重要部分,您觉得呢?”
“不错,但说不定下次我来都京展览,它就不稀有了呢?呵呵呵呵。”
林海文诚实摇头,很乖地回答这位扶桑记者:“我只是决hetushu•com定回去就研究一下下,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做事很快的,尾崎成先生花了22年取得了一点突破,按照经验来说,我差不多22个月或者更少的时间吧。”
“不需要你问,我可以说,不论是凌瓷,还是其它的几种,凌鸣大师和我创制的新瓷,都不会逊色于曜变天目,无非是一个稀有的问题。”
第一条站不住脚,那篇报导,毕竟倾向性太明显,他们的话,只能被视作狡辩而已,拼着脸皮厚玩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第二条也不太可能,向一个华国艺术家公开道歉,以同共社的抗华尿性,可能性基本上是零。所以就剩下第三条了,近年来,扶桑的媒体环境也是日益恶化的,同共社就是罪魁之一,他们面对的指责很多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您的意思是,您也正在研究这种瓷器么?”
林海文还真不怕——因为在都京的华人不少,因为他这一站展览的规模本来也不大,光靠在扶桑华人,都差不多多了,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游客,m•hetushu.com也有一些会愿意去看看都京展的,不同站的展览,其实是有很多不同之处的,加上他们也未必在国内正好碰的上,花几个小时在扶桑看看本国艺术家的展览,不是个太坏的决定。
“当然,也比在网上乱喷,要来的艰难和值得尊敬。”林海文更诚恳了:“但是,我认为你传达的信息被并不准确,他是基于自己的研究,加入了萤石,从而让黑釉釉彩在阳光下有所变化。这是否是华国古代的曜变天目瓷,值得商榷。第二点,即便说他这条路是正确的,如尾崎成所说,这还仅仅是个开始,他创作出来的作品,和你们博物馆里收藏的曜变天目古瓷,在观赏性和艺术性上,也不可同日而语。我祝贺他的突破,也希望他能够继续取得突破。
有点战战兢兢的发言人,恨不得跳过这个阶段,但是似乎不行。
“那您——”
曜变天目作为建窑黑釉瓷中的一种偶发性的作品,非常稀有,但在艺术性上,宋代五大名窑,当然都绝不会逊色。只是因为华国没有收藏,所以扶桑人把它吹m.hetushu.com得很厉害而已。
“这样啊。”林海文犹豫一二,他想了想恶人值的问题,但这次报导出去,应该能从扶桑人身上搞一波吧,看来是够用的:“那看来我要抓紧了,毕竟即便烧出来,也得让华国人民先看到啊。至于都京的话,得要往后排。不过没什么问题吧,22个月,尽够了。”
丰富的经验还是帮助她选择了最合适的处理方法,她举手了,被点起来了,问了,问的是——“林海文先生,请问您对都京站的巡展有什么期待么?我们知道这个展览在华国国内非常受欢迎,破了很多记录。”
此外!我想要纠正的一点是,将那只曜变天目盏称作古陶瓷之王,或者说世界第一碗,都是扶桑国内的一些人士说的,远未得到华国和世界的认可。曜变天目是很精彩的瓷器,但若说是古陶瓷之王,倒也未必。”
“我对都京站……不要来看,额,不要对我的作品不友善……传达给你们的管理层……我会将影片上载于个人Facebook上。”
大家刷一下都看向菜菜子。
他用的是汉语。和_图_书
一直在歇工的翻译,这会儿终于开始工作。
看她确实不打算继续提问或者和林海文吵一架之后,其它的媒体才开始说话。还是有媒体问比较专业的问题,这也是没办法,不然难道只报道林海文怎么骂人么?林海文自己不介绍,他们只好自己问了。
“……很期待再次见到林先生到来。”
菜菜子是个刚刚三十岁的文艺线记者,从NKH跳槽到同共社已经两年多了,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惨烈的局面,她都不知道自己站起来要问什么,但就被这么看着,也太尴尬。
而刚才的那些话,则是标准的扶桑语——一开口,还让记者们惊诧外加得意了一会呢,可惜持续的时间不长,等林海文说到具体内容的时候,他们自然就得意不起来了。
下面一阵窸窣,菜菜子强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
提劲儿,好些扶桑记者都有这个感觉。
没完了还?
“那不知道林海文先生是否愿意和扶桑观众约定一下,22个月后,带着曜变天目瓷和其它的名品瓷器一起,回到都京来呢?”菜菜子迅速抓住了一个机会。
菜菜子觉得同共和-图-书社会选择的,大约是第三条。
这是换了个方式问林海文,你不怕在都京站没有人去看么?
但林海文依旧是笑眯眯,甚至很久不展示的无知少年脸都出来了:“我本身对潜心研究这一工艺的匠人很赞赏,这并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远比捏造新闻——”
“您在陶瓷领域最近备受关注,事实上我们扶桑最近在这一领域也有一个比较大的新闻,就是我们的尾崎成大师,刚刚宣布在天目耀变瓷上取得了重要的突破成就,不知道您怎么看?您是否计划和他进行一些交流?毕竟在华国,目前这种瓷器既没有藏品,也没有复原烧造工艺,而曜变天目被认为是华国古陶瓷之王,在全球享有盛誉。”
对这位挺巨大的扶桑大妹子,林海文笑眯眯地回答他:“我对都京站的巡展,唯一的期待,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些网民,不要来看,不要来侮辱我的艺术作品。另外,你是同共社的记者对不对?希望你能把我的话和要求传达给你们的管理层——当然,你可以提醒他们关注我的Facebook,我会将记者会的全程录影放在上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