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09章 十万!十万!

“区内人数突破2万了!”
主编也是一口老血沤在心头,吐不出也咽不下去。
确实,网民们都非常地善良,基本上都按照他的设想,开始“辱骂攻击”,一点开,几千条评论,几乎看不见一个讲别的,只有偶尔一两个认真的朋友回答他。
林海文如果真的有心维护名誉,维护法律正义,就应该暂停展览,待厘清事情之后,果真如他所说,是被诬告了,再重开展览,那么我想,那个时候才是给社会一个正面的、积极的反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造一出大戏,模糊了是非道德,却给自己弄了个必赢之局。这绝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我建议林海文应该及时地调整,认真履行作为一个公众名人的社会责任,也呼吁广大的参观者,不要在事情未定之时,做可能助纣为虐的事情。
“林海文这次展览,恐怕将颠覆整个艺术展览领域,首先展览的范畴被大大扩展了,当我们看到美术展,看到陶瓷作品展的时候,我们不会觉得意外,但如果加上个人诗词展,小说展,http://www.hetushu.com影视创作展,音乐创作展,舞台作品展这些,就多少让我们有些意外和吃惊,但从这次开始,它们都将不再新奇,更不再小众。其次,展览的宣传手法,将进一步娱乐化、眼球化,一般我们看到的艺术展宣传,大多还处于海报、报纸公告、口口相传的阶段,但林海文告诉我们,娱乐圈的宣传手法照样奏效,而是效果更好,好到出奇。我不确定这是一个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娱乐化成就了很多东西,也毁掉了很多东西,所以这一次艺术能凭风借力,还是在劫难逃,实在是未可知的。”
“大神有句名言,可以送给你,这世界上有那么一群不要脸的东西,希望全世界都是圣人,那样的话,他们作为贱人,就能无往不胜,占尽便宜。我只有两个字送给你:狗带!”
跟这位装逼的主编不一样的,还有更加旗帜鲜明的,很忧国忧民的学者:“林海文的侵权问题还没有解决,却让他借着这个动作,好好炒作了www.hetushu.com一把,照现在这个势头,等到案子判下来,他赚到的钱和名气,恐怕远远超过1亿元,就算是他输了,把东西都给送了,也绝对不吃亏。可是我们社会的道理,是非观,善恶观,却是彻彻底底地失败了。
“这盛世,如你所愿——干你姥姥的。”
展览进入到第三天,包括徐生龙这样的,微博上的关注确实上了一个大台阶,比如大V“跟我看展览”,昨天也只是多发了几条微博,今天却开始直播。
这个数字,确实让无数人为之噤声。
当一般人的个人艺术展,只有单日百人数量级的时候,林海文弄出了十万级数的单日参观人次,这其中的差距之大,基本上是一个赤贫的人面对一个亿万富翁,这其中足以演绎出的故事和思考,可谓车载斗量。
“……不要脸的狗东西。”
“怪不得。”
“说得好像林海文是请了一帮水军一样,说得好像请水军的那帮人能跟艺术沾边一样,说得好像没有林海文,他们的脸皮就会薄一点一样——这些年,出书和-图-书画画的明星还少了?炒作宣传的还少了?哪一个真的出头了?别搞得好像我们这些看客都是没脑子的,你宣传我就认了?”
当然我知道,这番话发出去,一定会被人辱骂攻击,但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要说出,我也并不会怕被人攻击。”
“停止进人!目前总人次数是100310人!十万!十万!这将会成为华国个人艺术展览史上的一个里程碑,难以置信,林海文太恐怖了。”
“总人次突破8万了!8万是艺术区的单日参观人数的上限值,昨天已经达到这个数字,目前是下午3点50多,超过昨天的纪录已经成为定局,就是不知道人数最终会到什么数字,不得了,这要是让老外看到,还以为我们华国人对艺术的追逐已经如此火热了。”
“总人次突破2万人了,区内人数12422人。”
“你以为呢?我一个京城人,皇城去了好几次,不管是平时还是节假日,都没有见过这种阵仗的。怎么形容呢,就是那些偶像明星啊,最火爆的时候,他们粉丝挤的和图书那个程度:啊啊,XXX,你好可爱,我好爱你哦。XX,XX,啊,我要死了,要死了,啊啊,XX!这种了。”
徐生龙也是有苦难言啊。
“……”
“这盛世,如你所愿——草你个老瘪三。”
“小二啊,不是哥哥我不给力,而是敌人太威武,你信不信,一个头花都白了的大爷,在我打算去拍个照的时候,一把把我给挤后面去了——苦啊,他那个样子,我公交上遇到都要让座的好不好?”
“自以为深刻,其实是肤浅,看不到林海文这股热潮的真正的核心所在——那就是人林海文实打实有成就,有本事,有作品,有说服力。连这一点都没看出来,还喜欢哔哔。”
《人民文艺》旗下《新风》诗刊的主编,在微博上发表了很多人都有的看法。
“总人次突破3万人,区内人数14338人。”
“啧啧。”
“这位主编所在的杂志,几年前还跟林海文别过的,那是林海文一个远古时期的谣言了,代笔的时候吧,《新风》还被林海文臭骂过一顿,跟孙子似的,现在好了伤疤和_图_书忘了痛,又开始作妖起来。”
“……你好懂。”
“嗯嗯嗯,所以呢?您以为阿猫阿狗都是林海文么?”
“总人次突破5万!”
全是密密麻麻的后脑勺、手臂、脚后跟,至于瓷器、画什么的,都在这些“主要内容”的缝隙中。
“按照你的逻辑,林海文筹备几个月的展览,花费无数的精力物力和时间,就因为有人告他,他就要为了你口中的‘社会责任’,叫停一切,自己背负所有的损失。还有啊,什么叫‘可能助纣为虐’?你要装公平公正,不偏不倚,也要把狐狸尾巴藏好啊,这种措辞,你当大家都是傻的么?所以大家骂你一定都不冤,你太蠢了。”
等林海文睡饱了觉,一眼睁开,世界就这么变了个模样。
想必这位主编发出微博的时候,一定是有一丝丝得意的,为自己在如此喧嚣扰闹中,能够一针见血地看出这么深刻的内涵,甚至升华到了全社会的一个重要问题——泛娱乐化,过度娱乐化。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年轻的网友们,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捧场。
“真那么多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