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02章 过个节吧

“夏主任要是没有别的话要传,那就这样吧。”林海文按掉了手机,扔给木谷。一般林海文两个电话都是靠转接,这样一把拿过来就说的时候,很少。
所以他犹豫再犹豫,还是接下这个请托。
木谷、付健,祁卉,六个眼睛嘟一下就瞪圆了,电话那头的夏成连年纪比较大,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过个清明节,林海文就同意了?这里面的逻辑是什么?
“打了。”
“但你知道,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他就是不可能!否则你不会同意一起署名。”
舒博海如困兽一样,四下打转:“他究竟在想什么?他那么大的家业,那么多的成就,他为什么要在这么一个小小事情上,跟我们鱼死网破?他想不到一旦闹大拉长,他比我们会更惨么?他是疯子么?为什么?啊?他到底怎么考虑的,他脑子不好么?我们的态度还不够卑微么?我们不过是要回到之前的状态而已,他提出了公盘,我们完全配合和_图_书,这也不行么?”
想了想,皱着能夹死苍蝇的眉头,他还是给舒博海回了电话,全文转述之后,就挂电话了。
“到底说什么了?夏成连有没有打电话给林海文?”
林海文在车上听到夏成连在那边,把舒博海的意图说明白,还劝他得饶人处且饶人,和气生财什么的。他就只管冷笑,一直笑到夏成连说不下去,才开口:“夏主任,舒博海说只要我答应让他独占海泉瓷,他做什么都可以是么?”
舒博海有点茫地看看他,好似没有听清夏成连的话一样,或者是觉得自己听错了。
然而即便如此简短,声明还是迅速突破五万转发,十万评论,一时间和舒博海他们的声明稿,并列在话题页当中,让观光团可以方便串门。
“清明节!”
“这是几个意思啊?这到底是无话可说,还是不屑一顾啊?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刚才在舒博海微博下狂欢一阵的人,都转战到敦煌娱乐和-图-书下面来,相比较盛世凌瓷十几万的粉丝数,拥有近600万粉丝的敦煌娱乐,当然更有权威感。
林海文他们深夜往公司去的路上,就接到了夏成连的电话。
“……”舒博海一顿,迅速转头盯着刘川:“怎么可能?不可能!”
不过随着时间渐晚,一些人只得满怀遗憾地去睡觉,而另一些修仙党,则期待着能看到更为劲爆的内容。
这个态度,在林海文确实有可能,以无法追索的方式窃盗了配方的前提下,是很……可怜的了。
念头在他脑子里转了两个圈,才触发了他所剩不多的灵光:清明节!
舒博海这才找回焦距,看着刘川:“林海文说他可以答应,但要我们好好过个节,今年的——清明节!”
夏成连实在是不愿意打这个电话,但舒博海那一群人,绕着弯儿地找上他,而且说得也很低姿态——只求他把舒博海方面的意图传递给林海文,他们要的是和解,不是打官司,更不m.hetushu.com是你死我活,只要林海文同意他们保住自己的金刚不动铁饭碗,就什么条件都可以谈。
“啊啊啊啊,大神怎么这样啊,我晚上怎么睡得着还?”
当夜十一点五十分,接近凌晨的时候,盛世凌瓷和敦煌娱乐的官号,一道发布了声明文件。
“好!短短四个字,掷地有声,抑扬顿挫,可以说既表现出对那些人的不屑一顾,同时也充分展现了自己的底气。这则声明,完全能够表现出林海文的……算了,我编不下去了。”
夏成连跟那个笑话里头的猪一样,挂了电话之后,脸上的惊骇波澜才越来越浓烈,这是什么意思?
“致我个人巡展参观观众的一封信。”
不死不休么?
“什么?”
“如果他真的有确切的配方来源呢?”
刘川闭了闭眼:“是的,在我的知识范畴内,我确实认为不可能……唉,等着吧,他既然不同意,一定很快就会有动作的。”
文件标题、抬头、落款、印章一和图书应俱全,但内容却只有一句话,四个字:
“法庭上见!”
“怎么说?”刘川问他。
“是这样。”
“他说让我们去死,他就答应我们!听懂了么?”舒博海吼了一句,一把推掉桌子上的紫砂茶具,哐当碎了一地。
“林海文,你——”
……
昏昏欲睡的这帮人瞬间清醒过来,以二十年锻炼出来的右手手速,点开了空无一字的微博配的长图:
他们并没有真的认为林海文要弄死他们,但他们却毫无问题地明白到一点:林海文被触怒了,真正的触怒了,他们此前想要通过外界的压力逼迫林海文和解的算盘,不可能实现了。
刘川看着已经语无伦次的舒博海,他之前去探监白明正,回来就拟定了这个剑走偏锋的计划。
大半夜的,这则有性格的声明,激发了大量网友的狗血热情。
“林海文说什么?”刘川急迫问道。
一直等到凌晨四点,他们几乎觉得今晚要落空的时候,有个人心里告诉自己,如果http://www.hetushu.com还刷不出来,就去睡觉。他在林海文个人微博界面上,点了一下F5,一条崭新的微博出现了!
他忽然觉得手机有点烫了,为什么这个问题,突然就发展到眼下的地步了?他为什么要作死介入?不论他对林海文有多少不满,有多少负面观感——比如刚才给林海文送了200点恶人值。作为一个明哲保身的老头,他是绝不愿意掺和这种程度的纠纷。
“好,劳烦你帮我回答他,我可以答应他,只要他今年好好过个节就可以。”
“说真的,我也觉得林海文跟凌鸣太离谱,摆明了是之前人家不愿意配合他的公盘,他就耍了手段,不过是手段比较高罢了。”
“啊?过节?过什么节?”
“他身上已经发生了太多不可能的事情了。”
是的,夏成连看来,舒博海他们作为受害者,还以如此卑微的姿态求取林海文的高抬贵手,林海文如果还仗着对自己手段的自信,而不屑一顾,甚至挟私报复,就太过分了。
过清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