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00章 毒蛇出洞

他点开一看,马上就找到了一个“华国大师瓷联合维权团队”的微博,发了一篇公开声明,声明中称林海文在个人巡展中展示的海泉瓷、错胎瓷等十种仿古瓷,涉嫌以非法手段窃取他们的烧造工艺,侵犯他们对该十种瓷器烧造配方的知识产权。
第二点:维权团队中的十人,均有国家级、省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身份,可视作国家从法律上确认十人对相应的烧造配方享受独享权,任何其他人不得侵犯这一权利,林海文方同此考虑。
这还真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了。
第三点:维权团队曾经试图和林海文方面,就这些配方进行协商处理,被林海文方面断然拒绝。出于对行业正常秩序的维护,以及对华国陶瓷发展的忧虑,团队不得不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这一次艺术展的周边是非常给力的,林海文的印制油画、典藏版音乐CD,纪念版诗集,陶瓷画册等等,多样而且精美,很是受到大家的欢迎,和图书尤其是比较年轻的群体,购买力旺盛,为艺术展的收益做了很大的贡献。
因为这个状况,当晚上林海文和祁卉宴请海鸥国际、艺术区工作班子,还有敦煌娱乐一些员工后,就显得格外应该了——今天差点没给他们急死。
第一点:林海文和凌鸣声称在半年时间内,完成了以上十种仿古瓷的配方复原,如果是全然通过试验完成,则时间显著不够,不符合常识。如果是通过对文献等的发掘,获得了原始配方,则林海文方需要提供证据——学界多年的研究发掘,均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果林海文方无法进行证明,则可以由专业意见断定,他们并非循此渠道获得配方。
你林海文不是造势玩得很溜么?那就让你死在自己最得意的事情上——这么做的风险不可谓不大,要知道以昨天林海文个人展开幕式上的阵容,这一巴掌可不仅仅打在林海文脸上,还有那些领导,虽说不至于直接就得罪了,和-图-书但心中的一点不满,适当时候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他们上午11点多,意识到这个数字可能会到之后,赶紧实施了预案,一方面停止了现场售票,不允许放人入内,另一方面赶紧在门口大喇叭解释。而对于里面的观众,本身调控压力就非常大,还要鼓励他们尽量早地离开艺术区——对于在下午一点之前离开的观众,免费赠送纪念封,由林海文落了自己“明月大江”印和“教授文章”的田黄印母,世上独此一份。下午两点前离开的观众,则可以以6折购买本次艺术展的周边产品(总价格不超过300元),下午三点前离开的,则得以8折购买。
明天还有硬仗,大家都喝饮料,但还是High的不得了,就着满桌的好菜,还有那些张扬的媒体报道,大家伙兴致都很高。林海文这一桌,他跟祁卉,凌鸣、易涛、唐可,还有付健等几个,还算是比较矜持安静的。
他们的论点看似也相和*图*书当可信:
声明最后,舒博海打头,刘川随后,甚至连在狱中服刑的白明正都没有错过,落款在最后一个,笔力雄浑,可见心中愤懑之情,几乎跃然纸上,充斥着对林海文的控诉。
“庆功宴”最后安静而散,尽管林海文承诺没有任何问题,但大家庆祝的心还是瞬间熄灭,送走大家伙之后,林海文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他一直想舒博海会从什么方向来报复,甚至他们会不会冒着巨大风险来采取什么报复措施。但确实没有想到,他们会选择公之于众。
在他们设计当中,根本就没有考虑会真的达到这个上限数字。需要知道的是,皇城目前的日参观记录是19万,这是全华国的纪录性数据。而华国美术馆的参观记录是多少?2万!当然,这也跟华美的面积有关,艺术区的整体展览面积,是它的好几倍了。但这也足以看得出来,即便是在华国,八万人这个数字,也是惊人之极的。
第五点:协商谈话的大hetushu.com门始终打开,我们仍然怀抱诚意,愿意和林海文方面展开各种形式的协商,以尽量少地对行业产生负面影响的方式,处理此次纷争。我们也呼吁林海文方面,展示诚意。
舒博海昨天也不是没有犹豫,但很多事情已经做了,断然没有再收回的道理,也收不回,只能一路走下去。
之前林海文这次展览的热度有多高,此时大家的八卦之火,就燃烧的有多热烈。
林海文一桌敬了一杯之后,就坐回来,跟大家随意聊几句,其他时间倒是刷微博的比较多——这一次展览,炸出来好些特别的观点。比如张永莼的“林海文文化现象”说法,就是此前没有出现过的,此外还有说他“艺术娱乐化的肇始者”“艺术庸俗化的里程碑”,总之满精彩的。
第四点:我们敦请林海文方,海鸥国际会展有限公司,京城9721艺术区管理方,立即停止海泉瓷、错胎瓷等十种涉侵权作品的商业性展览,并公开道歉,以正视听。
所以整个饭局hetushu•com,倒是他自己第一个发现意外发生。
第六点:此次诉诸法律的行为,并不代表我们对林海文本人成就的否定,我们对林海文在诸多领域取得的显著成就怀抱敬意,并钦佩他在传统文化、民俗风俗等领域的保护和传承做出的努力和成绩。
在昨天的热潮出现后,他们连夜做了一个详细版预案,今天才不至于措手不及。
此文一发,天翻地覆。
评论和@都突然骤增了,突然之间。
这个优惠应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也总算是帮忙调整下来,应付过这一天。
巡展进入第二天,遇到周六,入场人数逼近8万人次限流——这个是此前根本没有想到的,定下8万人次的数量限制,也只是艺术区管理委员会,参考展览面积做的一个上限评估数字。
按照预案,今天应该就是压力最大的一天,周日的人数还是会比较多,但不至于超过今天了,工作日就更是还好。
“真是运气。”唐可主任抹了一把冷汗,和海鸥国际的易涛说起,都觉得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