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97章 伤心大萝莉

“大神,牛逼啊!”
“这丫头,这个方面不太开窍。”孙唯只好认了。
卢雨:“……”
雨虽然没有一直下,但气氛还是不太融洽。
王妈妈脸色一顿,神情变得奇异起来。
没有人应她。
所有人都觉得今天这一趟太值了,完全值回票价。
王妈妈脸上不是很好看:“没想到孙妈妈你是个画家啊,还跟林海文认识?”
我希望在狭窄的画布上,做进一步的挖掘,而不是简单将它肢解,重新拼凑出混乱无序的图像来。《瓷·八作》应当是这种尝试的开头,它的很多部分非常的古典,寻求精确、对称,一丝不苟。但在展示细节和具体的时候,用色、层次、技法,则寻求创新,尤其将我之前探索的一些画法注入其中。所以我认为,《瓷·八作》在空间上是小的,一个二维的框架,但在时间这个变化上,它是悠长的,在色感上是广阔的——这个尝试可能还并不成熟,但我希望继续走下去。www•hetushu.com谢谢大家。”
“哇塞,这么多人排队。”大萝莉也从里面出来,看到排队的人,有点后怕:“还好咱们早一点了。”
“妈妈,卢雨不喜欢画画呢,她上次画了个老虎,大家都说像个老鼠,她还不开心呢。”王曼曼也有点嫉妒,但她有特殊的排解方法。
因为控制流量,所以外面的人都在等着,可是林海文在里面解说,基本上也没人出来,自然外人就进不去。海鸥国际的工作人员大冬天一头大汗,几个安保人员也是绷紧后背,时刻准备应对。
整个队伍都开始流动起来。
大萝莉脸色彻底黑了。
这当然是危险的,绘画虽然一直不是大众式的艺术,在欧洲的中世纪,很多的画坛巨匠都是皇家画师,在随后数百年,画家也曾努力将目光转向普罗大众,其中尤其以前苏的画家为最,却始终没有取得显著效果。但是尽管如此,油画的美感,却广泛得到认可,hetushu.com上到帝王伯爵,下到贫民工人,一直到近一百年来,抽象主义兴起,才将这一局面彻底毁掉——现在不仅仅绘画这项艺术本身是脱离大众,连欣赏这项艺术的能力也越发脱离大众了。
果不其然,十来分钟之后,陆续开始有人退场——能够被林海文带着看一遍,对还想要看别的展览区的人,肯定是已经够了,林海文一退场,他们自然也就退了。
随着对《瓷·八作》的解说结束,林海文的剖白也相当动人,在场的不乏一些同业者,对林海文这一番解释并不意外。林海文对抽象主义,尤其是康定斯基以降,越来越走火入魔的这一派人,是完全不买账的,为此还曾经在Facebook上大战一场,从而声名鹊起。
“鬼搞到了,要知道就不多吃那一口了,说不定还能轮上我。”
林海文从《丸子头少女》讲到《瓷·八作》,虽然只是大概讲讲,但也花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其中涉hetushu.com及的大量硬菜,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林海文本人美术思想唯一一次这么集中而概括地展现。在此之前,评价家的评语,包括林海文自己的一些发言,以及在天南美院的授课,都只是零星散碎地说过,不成体系和秩序。
美术展厅外头,有人听到里面先是掌声,然后是笑声,心里急的呀,百爪挠心不为过。
“在笑啥?啊?还不能进啊?哎呦呦。”
“是么?哦呦呵呵呵呵呵,这个,这个,就——哈哈哈。”王妈妈开心坏的了,都掩饰不住了,捂着嘴装样:“没事,她成绩好的嘛,可以去京大清华嘛,一定有出息的呀。”
“……近来,我在绘画更希望追求到一种有限里的无限,因为绘画,尤其我们说写实主义,在照片出现之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一个世纪以来,认为古典式的绘画行将就木的声音,一直未曾断歇,抽象主义为主的现代主义风格也在这一百年里成为油画的主流和_图_书思想,似乎我们的这些近现代的绘画大师,都认为只有扭曲具象的形体,注入个体思维,才可以为绘画续命,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大量作品,一般人会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那些混乱的线条,无序的色块,或者扭曲的形象,究竟是有多少的好,以至于市场如此追捧,数千万、上亿美金的拍卖纪录,更是层出不穷。
“这帮人干嘛呢,里头有钱抢啊,这么久还不出来。”排在第一个的大叔,恨恨的,他本来有机会进去的,因为中午吃饭的时候,觉得剩下一点菜可惜,就都硬吃下去,才晚来了一会儿,结果到他就不让进了。后面尤其听到说林海文亲自做现场解说,他更是恨的想要把胃给掏出来骂一顿——饿死鬼啊。
一个北边口音的汉子,最后突然嚎了一嗓子,为这次解说画下蛮活泼的一个句点。
……
“讲完了?都讲完了?”
“呦,那你们家卢雨可是得天独厚喽,妈妈是画家,还认识林海文,那不和_图_书是前程保稳了啊。哎,这就是命啊,林海文这个不找,那个不找,愣就是找到了你们家。”王妈妈倒也气不到什么程度,羡慕倒是更多一点。她跟王曼曼的爸爸,确实花了不少功夫,想要培养王曼曼的绘画天赋,所以也格外知道,卢雨这样的条件,是多么难得,求都求不来的。
有人叹气,有人振奋——好歹能进去了。
林海文退场的时候,展厅也是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呵呵,巧合嘛,当时他随便找了一家,结果就是我这里。这种事情,我们也不好总是往外说,不然让人觉得好像林海文今天的成就,有我们的功劳似的。”孙唯确实有点尴尬,都怪卢雨这破丫头。
孙唯和卢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更尴尬了。
海鸥国际的人从耳麦里头得到消息,大大松了一口气,赶紧拿个喇叭开始喊话:“各位参观的朋友,林海文先生已经退场,应该很快就会有人陆续出来,请大家稍安勿躁,谢谢大家配合,大家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