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95章 话说童年喜玩鸟

林海文扫了一眼,也听到一些议论,王妈妈离得近,他就听到了一些,包括祁卉也听到了,跟林海文默默满意不一样,她掩饰着翻了个白眼。
像林海文今天这个场面,尽管不知道他本人会空降,但目前1点40分左右,近600平米的展览厅里头,已经涌入了超过1500人,外头已经开始控场了,出一个进一个。
从那个时候,我就很喜欢拿着笔,想象着我观察到的这些美丽的画面,胡乱涂画。当然,那个时候不叫画画,只能说是涂鸦,但是绘画的种子,却在那会儿早早地种在我的心里……”
“那就只是今天会来了?我的天啊,还好我今天来了,不然不是要后悔死?”
唯独王妈妈和王曼曼,傻眼当场。
看毛啊,我都看几年了。
他才25岁,成名已经4年了。
美术类别的展览,是有传统的,一般来说,只要是当代艺术家自己办的个人展,画家本人是会出席,跟爱好者来做一个交流的。只是大多数时候,这种美术展览都比较m•hetushu•com冷清,一个上百平米的展厅,可能同一个时间就是二三十个人在看。那么画家本人当然就比较有空间来做这个交流。
大家就笑,东门口站,是京城最拥挤的一战,高峰期等个七八趟车是很正常的。
不知道谁带的头,掌声骤然而起,所有人的目光如聚光灯一样,打过来。
“那会儿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拿个望远镜,对着院子里的兰花啊,映山红啊,石榴花啊,看那些叶子的纹路,看上面的七彩斑斓的小昆虫,总觉得,哇,好漂亮的,这些自然界的颜色、形状、植物、动物,简直比电视上、日历上的图样还要美,还要让人动心。尤其是很多的小鸟啊,别的小孩喜欢系一根绳子玩,我从来不,我都是抱着,看它乌溜溜的小眼睛,还有规则漂亮的羽毛。
王曼曼的妈妈听得连连点头。
这还是她祁卉,要是被梁雪跟林作栋听到,那嘴巴真的要斜到天上去了。
林海文身边的傅成,还有专业的安保团队,看到人群和-图-书开始平稳下来,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们之前是强烈反对林海文亲自来做解说的,人太多了,太危险了,一旦发生拥挤踩踏,后果不堪设想。但后来大家评估了一下,绝对美术展览这种场合,还是比较冷静,先试试看,林海文出来说两句,要是能稳下来就继续,要是不行,就赶紧往后退会员工通道。
林海文虽然跟凌鸣说下午他去陶瓷场,不过休息过后,凌鸣还是认命自己去了,林海文则要到美术这块来。
“是啦是啦,谢谢你,你最厉害了。”
相对于那些成名成家的老头子,或者至少说五十岁的那些。林海文的成功经历,理所当然更具吸引力,人人都说厚积薄发,可要是能够不用积,就能勃,就能发出去,谁也不会不愿意啊——而林海文就属于那种直接发的。
现在当然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了,主要是展览区的立柱上,都有四面八方的屏幕,镜头跟着林海文走的,大家都能看到人。也就没有了那么热烈的冲动。
不过林海http://www.hetushu.com文这一看,倒是让他看到了孙唯,他也没多想,就招招手:“孙老师,你往这边走一走。大家好,今天我的最开始的一个绘画技术的启蒙老师,也惊喜地来到了现场,她是我国知名青年女画家孙唯女士。”
这是何等样的一个草蛋事情啊,羡慕死了都。
中午才赶过来的祁卉,几乎就要笑出来了,她赶紧侧头捂住,清了清嗓子。她跟林海文是青梅竹马,虽然没去过他农村姥姥家,但林海文小时候是个什么样子,那真是混世大魔王外加鬼见愁啊,跟文静压根也不搭边的。这会儿他说起来,倒是正儿八经,眼都不眨一下。
“那么在我小时候呢。”林海文开始编故事,总不能真跟大家,直接说他第一幅画就画成那样了,得铺垫一下:“我小时候呢,很多时间都是待在我的姥姥那儿,是河东省临川的一个小村庄。寒暑假的时候,我不太喜欢睡懒觉,也不太喜欢到处疯跑,玩这个玩那个,比较文静——”
“没听说啊,不会吧,他那和_图_书么忙,而且明明好多个展厅啊,我不可能忙得过来啊。”
“是吧?要不是我硬拉你今天来,你还说过两天人少点,跟班上人一起再来呢。”
卢雨听得翻白眼,都是些没见识的凡人啊。
跟他们一样的人不少,从成功者身上找到成功的因素,这是人类诞生以来就开始做的事情,只是比较遗憾,这些被找到的成功因素,大多只能出现在已经成功的人身上——一般凡人,可能是太低级,激发不了这些因素。
显然这两个小姑娘也是学美术的,班上有组织一起来看林海文的展。事实上,京城的美术学院艺术学院里头,要来看的绝不是一个班两个班,那时整个学院一起来的节奏。
孙唯她们离林海文还是很近的,主要她们进场的晚,两个入口相距比较近。王曼曼同学非常激动,一直拉卢雨的胳膊:“啊啊啊,林海文林海文,你看你看。”
王曼曼连连点头。
不过激动的还是很有一些人的。
她们不远处,有两个小姑娘,几乎跟看见偶像似的,捂着小嘴,极力遵hetushu.com守着看展的礼仪,但又实在忍不住的样子:“林海文怎么会来啊,他每天都会来解说么?”
这样的场面下,画家本人还会出现,就还是很让人惊喜的了。
林海文调整了一下耳麦,对有些扰动的人群开始说话:“各位朋友,感谢大家今天来到这里,我是林海文,接下来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回忆一下我整个画画的过程,从一无所知到今天,经历了还是比较多的变化和进步,希望通过这样的交流,能够让大家对今天的展览有更深的认识啊。声音应该是够的吧?大家不要推挤,今天人的话,呵呵呵,是比较多,跟东门口地铁站似的了。”
见鬼了你文静,你小时候是猴子和哈士奇投胎的好不好?
“说的太有道理的,生活不缺少美,只是人们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这是那个罗丹说的,大雕塑家,对不对?”她跟王曼曼训话:“曼曼你听到了?以后要对生活注意观察,虽然是一些很平凡的画面,可能在画家艺术家的眼里,就是完全不同的。要透过平常的表面,看到里面深刻的内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