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90章 沉渣泛起破烂事

他们聊了两句,梁雪那头弄好了吃的,林海文跟祁卉是在外面吃的,就不上桌了,就听梁雪在那边问话。
林海文听了个不上不下,年前他就听说表姐那边出了点什么事,不过他也不关心,林作栋和梁雪也让他别理会,他索性就丢开了。
“老了呀。”
梁小舅一家是今天才到的京城,自己开车从河东省过来的,带了一堆梁姥姥做的吃的,也不知道林海文他们两人要吃到什么时候了。梁小舅跟小舅妈一直经营着临川一中那家绝味黄焖鸡,已经扩了三次店了,原本就能放下两排桌子,一共7张,现在已经是23张桌子的大门脸了,学生、白领,口味重的老人,都是他们的消费人群,再加上外带的一大块,每年收入是相当不错的。
接下来一直到初九,他要么一个人,要么和祁卉一起,在京城里奔来奔去,累了个半死,简直后悔邀请了这么些人了,太费劲了。初九一回到家,整个人几乎都砸在了沙发上:“总算歇了一口气。”
这个评价还真是没说错,当时和_图_书他们带人去了林作栋老家,林跃跟他爸都亲口承认了,他跟梁艺处对象,是为了借林海文家的东风。梁艺虽然说跟林海文发了一通脾气,说林家的破事影响到了她的人生,但好歹还是跟林跃分了。万万没想到的,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两人居然又搞上了。
“你这也真是天生的富贵命啊。”小舅梁雨看他累的那样,“一整个年都在外头跑着的,门口等着的,陪笑脸儿,不知道有多少。你就这么跑了几家,还都是座上贵宾,就累成这个样子了。”
他爸妈,小舅小舅妈,愣是被他这一句给弄得说不出话来。
其实家里头有个兄弟姐妹出头了,对其他人来说里子上是有好处,但如果心窄一点的,相处的时候,其实有一些些变化的。林海文听着他妈现在跟小舅讲话的方式,就有那么一点领导问下属的意思了,反而对小舅妈吴倩,她还要亲热客气一点——可能是格外注意了。
“明天不出门了,小舅你们自己去医院啊,我找个人带你们,姚www•hetushu.com医生那边已经联系好了。”
“你是没看到那个架势,哎呦,啧啧啧。”小舅妈这会儿充分发挥了女人说故事讲八卦的天赋,那叫一个声情并茂,各种拟声词,烘托氛围的描述,跟个文豪似的,纷至杳来,句句不重复:“那天哦,他一进门,你大舅脸色就变了,大过年呢,我没见过他那个样子。那个林跃呢,就跟没看见一样,笑嘻嘻地叔叔阿姨地喊,话说的那叫一个漂亮,跟朵花儿似的,什么他知道错了,后来才意识到他对梁艺是真的,是有感情的,希望不要因为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影响到他们下一代人的交往,这对他不公平,对梁艺更不公平。
白董这下明白了,也服了老伴的脑洞:“这什么跟什么呀,人林海文比冰玉小好几岁呢。再说了,冰玉还有个孩子,人也有自己的对象了。”
这林跃,本事不小啊。
“可不是么,梁艺是失心疯了。”
“孩子怎么了,我看白白挺喜欢海文的,如果……那不是正好?对象什么的,hetushu•com反正又没结婚。”
白家阿姨看着傅成开车离开,叹了一声。
“他屁股都没挪一下,就眼珠子一咕噜,梁艺就开始发火了,那丫头对他爸妈真叫狠啊,说什么了不起以后他们都不上门,让你大舅眼不见为净,可以好好讨好你们家。最后都说什么,让你大舅放心,他们养了她,以后她会尽到赡养义务的。你大舅妈眼泪一下就下来了,大哥气的脸都青了。”
林海文需要亲自上门拜访的人本来并不多,好些位高权重的人,他一般是不需要去拜年,人家自己似乎也不觉得他应该去拜年。不过今年有些不同,瀚海群星个人巡展的邀请函发出去,确实很多的人都非常捧场,他就需要一一去道谢了。
还说什么,他们不会指着海文的光,会自己努力奋斗,他们都是研究生学历,也不是没能力的,一定会过好日子,以后好好孝顺你大舅大舅妈。结果你大舅根本不信,说一看这人就心术不正,三岁看大,不会错的,就是要让他走。”
白董事长瞅了一眼家里头,瞪了老伴一和_图_书眼:“这话到这为止了啊,别在冰玉面前说,更别到外人面前去说。人林海文对冰玉,对咱家是有恩的,你别给他找事,等下影响他们俩的交情。好了好了,女儿又不是没人要,就算不嫁人,难道就过不好了么?瞎担心什么呀。”
“行啊,就是拍个片子,找姚医生给看看,童童自己是觉得没什么了。”
这种事,也是改变不了的,尤其梁雨还是在梁雪的手下干活的。
“家里没事吧?”
“怎么了?刚才不是挺开心的么?”白董事长不知道老伴想什么。
“……”
“爸,你们之前说的,是不是讲梁艺跟林跃又复合了?”
吴倩脸上的表情,都让林海文能感受到当时那个气死人的氛围。
“你说,冰玉跟海文,他们——”
这次过来,主要是他们的梁日天,就是童童小朋友来京城看骨头,顺便玩玩——年前摔骨折了,他们带过来,到京城的大医院看看恢复得怎么样。
“他走了?”
林作栋似乎猜到了,他眼神示意了一下,梁雨就明白了。
林海文不晓得他走之后,还有这和图书个事儿。
“唉,大过年热闹的很。”梁雨皱着眉,不像是说好事的样子:“初三的时候,你知道谁上门了么?”
初二到陆松华家里消磨一天,初三在家陪长辈,初四祁家爸妈回临川,他跟祁卉一起拜访了华丰的白董事长,白冰玉回国之后,和林海文走动的挺近乎的,小凌白看到林海文来,就缠着他一起玩,一直到晚上吃过晚饭,九点多,两个人才从白家离开。
敦煌已经开门了,他跟付健说好,让他陪着去一次。傅成这个年比较忙,林海文从今天开始给他放假,一直放到元宵,后面再补。
“没错,就是作栋的那个侄子,林跃啊,哎呦喂,真是没想到,就那么大喇喇地上门了,拎着一袋苹果和什么安神口服液——他也是够行的,知道他一来,这一家子都得安神一下。真厉害,那真是锻炼出来了,梁风就差没让他滚出去了,他一点不生气,倒是梁艺那个丫头,要死要活的。还好你们没回去,不然就看到我们家演大戏了。”
“然后咧?”林海文挺兴致勃勃的:“大舅没把人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