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84章 女人的逻辑

“央视春晚总导演积劳成疾,大年初一昏厥入院。”
田路泽跟老伴生活几十年了,对她的了解,比对自己还熟悉:“好事?等我老命玩完了,你再叫好吧。”
“你爸他在外面有人了,找了个小的,我没日子过了,我不活了。”
“不是,台长,我——”
林海文还不知道,这一出精彩的“形象营销”,背后还有他的贡献呢——如果不是田路泽老伴提到敦煌和林海文,也不至于衍生出后面那一串戏码来啊。
“干嘛胡说八道的。”
“央视春晚——不仅是一场晚会,更是一个国家符号。”
田路泽的老伴,看着老田电话打着打着,突然脸色呆滞下来了,就像中风了似的。
“我爸怎么了?”
“老田?老田?”
田路泽看着这发展路线,林海文编节目都不敢这么编啊,这特么都什么跟什么啊,他一下子厥了过去——把老伴给吓坏了,把那边的儿子也吓坏了,一百二十迈的速度开过来,把老子送医院去,一诊断,疲惫过度,休和图书息不良导致的昏厥。诱因的话,当然就是被他老伴给气的。
“啊?”田路泽抖了一下,来不及理会老伴,赶紧跟台长请辞:“台长,我这个身体真是承受不住了,这半年,您看看我,去了几趟医院了?明年再来一年,我估计国家都用不着给我发退休金了,直接给丧葬费就行。”
“哎你个老田,哪有这么说自己的。”杨台长面对这种事儿,叫一个驾轻就熟,大家都一样,遇见好事跟苍蝇见了屎一样一哄而上,遇到难事,各个都变成了面对美人毫不动心的柳下惠——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他还想只享受权力不负责任呢:“老田,这是我的一个想法,还没形成决定啊,台里到时候肯定会征求你意见的,你可以说嘛,好不好?还是恭喜你,过年好。”
老伴虽然在家里不工作,但还是相当蛮:“凶什么凶,有本事你就推掉呀,在外面什么也不敢说,到家里冲着我发火?我是个垃圾桶,是个灭火器呀。你爱当不当,m.hetushu•com爱做不做,管我屁事。”
狗草的玩意。
林海文看到这些报道,也不得不感叹,他特地给老朋友,央视文化频道的总监刘付培去了个电话:“你们央视这是拼了呀?这种招都用出来了?”
如果是林海文,就能直接跑杨台家门口扔狗屎了,可惜田路泽不敢。
“那他病的可真及时啊!”
“这还不好?说明台里信任你啊。”
啪啦啪啦一阵大骂之后,老伴给儿子打电话了。
老伴眼睛一亮,这一年来,他们家的额外进项可不少。要说田路泽作为央视大型节目中心副主任,收入也是不低的,社会地位同样不低。毕竟是央视,走出去,地方上来一二大员接待,那都是理所当然。但去年一年,各种“专家费”“评审费”“顾问费”,他们就收了不下几十万——还都是明路上的收入!不涉及什么脏钱的。除此之外,他们儿子的文化公司,也得了不少济,过去一年扩张的速度远胜以往。要是再来一年,熟门熟路,和图书好处可能比今年还要多。
田路泽一张老脸都要跟碎瓷片一样炸开了。
他还想得起,今年春晚筹备的时候,本来说邀请卞婉柔,结果被婉拒了,又来说约个敦煌的节目,也被婉拒了——人家都要上八省二市春晚的。在娱乐消费受众当中,还真不一定说央视春晚能够比得过八省二市春晚。
林海文的敦煌?
“叫敦煌。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听乐乐说人家规模挺大的,如果能吃到他们的单子,能养活好几个他那种小公司呢。你有没有路子的?他们就没有什么关系户想上春晚的?”
“台里说明年还让我负责春晚的工作。”
她这么一说,田路泽是毫无办法。
刘总监赶紧澄清:“田路泽真是积劳成疾进的医院,没你说的那个事,台里顶多是顺水推舟而已。”
敦煌?
“滚滚滚。”
“儿子啊,妈这就要走了,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老伴听他一说,跟天塌了一样:“你个老东西,老不死的,王八蛋,我就说呢,你怎么越来和*图*书越不把这个家当回事。原来是外面有了年轻漂亮的,啊?说,谁啊?哪个狐狸精?田路泽,我跟你三十四年了,给你生儿育女,给你做饭洗衣,你就这么对我啊?不活了,大家都别活了。”
“问你的好老子。”
看他脾气下去了,老伴才又捡起来:“一般最多就是做两年,你明年也用不着那么卖命,做的马马虎虎差不多就可以了。咱们以后难道还靠你那点死工资养老?还不是要靠儿子,你得乘着有机会,多给儿子找找路。我上回听儿子说,他想要从一家大娱乐公司手里接个活,人家没给他。你也关心一下,娱乐公司不是你正管么?”
“你做白日梦呢!”
田路泽一皱眉:“什么娱乐公司?我正管什么?你当我是广电委员会的?”
央视的杨台长听到消息的时候,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心里想着,总不会是因为他说让老田再干一年的原因吧?赶紧亲自下场去看望老田,当天晚上,八省二市春晚开播之前,编辑好的新闻就出去了。
“没办法www•hetushu•com就没办法,自己没本事朝我吼什么,你以后别指望儿子了,你自己过去吧。”
田路泽一句MMP堵在嘴里骂不出口,这帮领导,真特娘的不是好东西。这会儿杨台长说他可以发表意见,等到了八九月份的时候,台里就会来人跟他说了:时间太紧急了,任务太重要了,没有更好的人选了,老田,你要讲大局讲使命讲责任,是不是?你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不能在最后掉链子是不?放心,你的努力,你的贡献,台里都看得见,不会忘了你的,这眼看就有职位要调整,你有很大机会的。
“……你这话说的。”
大年初一就进了医院,这消息怎么也瞒不住的。
“怎么了?”
“……妈,怎么了,你别急啊,你怎么了?啊?”
“你现在就去跟他一起过,走走走,我明天就找个年轻漂亮的来照顾我,靠他?指望他?我还不如靠我自己呢。”田路泽本来就心情不好,这下子算是火药桶炸了。
“不说不说了,再见!”
“三十年的春晚,老了,却不该被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