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79章 烟火气息

“我锁门了!”
梁雪毫不示弱,立马喊了回来:“七点还早啊?童童都打电话来拜年了,说哥哥呢,哥哥还在当猪呢!你赶紧给我起来,起来起来!不起来我掀被子了。”
“哪个是能直接吃的?”
“我们林家的祖宗,可没有这么贵的,啧啧,哎你说,如果把它的毛拿出去卖,有没有人要的?”林作栋写儿童文学,写的返老还童了,居然想要拔毛去卖。
“我一刀给你劈开,你信不信?”
天啊!
“……暴力!爸——,你看看她。”
然后外头就开始鸡飞狗跳,鸟闹人吵。
“我敲死你。”梁雪瞪他:“你弄这么多东西,有什么用,你倒是买两盒水饺也行啊,好歹煮开了水下了就能吃。现在呢?吃什么?一大早剁肉吃啊?”
鹿丹泽带着吕骋回了老家,大概明年就要办事了,谢俊这个老光棍还是光着,不过今年小鹿美术培训公司经营的很好,林海文亲自授课过一次,可以说和_图_书是大大打开了他们的知名度,后面借着各方面的力量吧,央美、天美,还有各大学的艺术学院的专家教授,也都偶尔能请来开专家班,现在算是京城业余的美术培训机构中,最高端的地方了,谢家当年为了几十万的彩礼弄得一家鸡飞狗跳的时代,算是不复存在。
“么么哒,恶人谷,过年好。”
这一年最后一天之前,林海文总算是安稳下来。
林作栋跟不存在一样,一声儿也不出,林海文只好认命地爬起来,简直是受罪啊,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哪怕要去黑龙潭画画,他也起码要睡到九点的。
林海文突然笑得不行,被骂了句神经病,他才忍住,捏着嗓子回他妈:“你怎么可以吃兔兔啊,兔兔那么可爱,你怎么可以吃它们啊,不要吃兔兔嘛~~”
“……”
林海文拖着步子走到客厅,梁雪在做丸子,手机搁在一边——肯定是不会做,要问梁姥姥。林作栋hetushu.com还在那里剁,剁肉剁姜剁蒜什么的,一声不吭,跟个哑巴一样。林海文眯着眼发射了一枚抗议白眼,林作栋全然生受,可以说很理所当然了。
虽然看不见,但是林海文能猜得到,梁雪肯定翻了个白眼:“你就把它当祖宗吧,人家都是猫奴,狗奴,你是个鸟奴啊。”
“笑什么,赶紧洗澡去,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咋了吧唧。”
凌鸣回家过年了,不管怎么样,过年还是要回去。
王鹏当然也是回家过年去了,他跟着林海文吃经验,吃的快撑死了,水平一日千里,已经有国内画廊找上他了,不过他家庭条件不错,还在待价而沽——作为林海文实质上的唯一弟子,王鹏这个家伙,是颇受业内关注的。
他从百忙之中,抽空去采购的好不好?
“……你也太懒了,给你弄个饼挂在脖子上吧。”
“不煮能吃啊?”
吃过饭,江涛最后一步走,还提醒他小心舒博和-图-书海狗急跳墙。
林作栋在那里跟小黄说开玩笑开玩笑,不拔你的毛,梁雪就骂他,说他吃多了撑的,掉钱眼儿去了,骂完他再骂小黄,说小黄是个祖宗,脾气大,搞得一地都是瓜子。接着就是一声大吼:“林海文!!你还不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要睡到明年啊?赶紧起来,粥都要冻成冰块了,几点了,你看看都。”
跟个神经病一样,向手机发散完,他才按了一下电源键——7点22分。
“那也蛮豪迈的,大块吃肉大口喝酒,草原民族都是这样的。我上次去草原采风,他们那个肉啊,就是直接——”林作栋插嘴说话,就是越说声音越低,最后完全被剁剁剁的声音给掩盖了。
“还说呢你,让我们来过年,得,我们来了,结果呢?啥啥没有,不早点起来弄吃的,还过个什么年,过了这个年,咱们一家就要上新闻了——某某别墅区,一家人过年饿死。一个开饭店的,一个写童话的,hetushu.com还有一个林海文。”梁雪一边儿动手,一边说他,一点不耽误的。
林海文冤死了都:“我怎么什么都没准备了?阳台上猪牛羊,还有驴肉和兔子,苹果梨橘子,什么没有呀?连大白菜我都屯了十颗,还有火腿两只,海鲜两箱,阳台都满了,冰箱也满了。”
“你别再喂它了,你看它都快肥死了。”
林海文就笑。
“小黄很聪明的,它要是吃饱了,自己就不吃了。是吧,小黄,小黄。”
林海文年三十从梦里醒来,听到门外梁雪和林作栋正在拌嘴。
林作栋梁雪也过来了,还是林海文那边吃过饭才去接的人,也是相当忙碌了。今年祁卉的父母也到京城来过年,来的比林家人早——当然不是跟林海文住一块,祁卉自己买了个房子,就是给二老准备的,她几天当然也是跟父母住一起。
不过对江涛的提醒,他也没有掉以轻心的意思,傅成和安保部门过年值班的人,还是加强了他的安保的。
外头和*图*书根本没亮透,鬼的太阳。
林海文倒并不担心,舒博海要是真狗急跳墙了,那才叫自绝生路呢,人但凡还能有路走,总是不希望加速死亡过程的。舒博海那一群人,还远没有到路走绝的程度,他说林海文做绝了事情,不过是不甘心往下走往后退罢了,往上爬谁都喜欢,往下掉,总归就有点无法接受了。
“你买的那兔子啊。”
恍惚回到了几年前,梁雪还在市二刷熬日子,林作栋还是《临川晚报》的情感板块小编辑,林海文自己,是个学习成绩不咋地的高中生,他看了眼自己的手机,这一切都因此而改变,虽然现在他用到它的时候少得多了。
“妈!!这才几点啊!!七点多,你干嘛呀!!!”
“什么肉,不像是牛肉。”卤牛肉倒是他们家的过年必备。
“我说妈啊,你这么年轻美丽,跟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怎么会睡不着觉的啊?这么早起来干嘛呀。”
林海文起身去浴室,一遍吸鼻子:“煮了肉啊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