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73章 凌妈妈的好日子

“得了,看你憋不出一个正经屁啦,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这儿呢,你就翻篇了吧啊凌家大少,咱们的恩恩怨怨,就这么过了,跟一泡屎一样,冲走了。”
“感情你刚刚跟沈俊涛聊那么嗨,是在学怎么演偶像剧啊?”
林海文视金钱如粪土?
他一过去的时候,凌妈妈周边已经围了五六个阿姨大妈的了,顺便还有三五个比他略小一点的姑娘。
凌妈妈目含深意地看了凌鸣一眼。
高领姑娘看来对小黄还真了解的挺多:“凌阿姨你不知道,那只鹦鹉特别有名气的,跟林海文姓,就叫皇上。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品种,通体鸡油黄,特别漂亮特别美,而且听说还非常灵性,会说很多话的。”
“你,我,你,这,那,你你你——”
白冰玉只觉得,好爽。
她说的是上次丝绸之路展览,那帮欧洲的教授研究员的事情了。
凌鸣被凌妈妈喊过去,自然是没什么好事的,一方面是炫耀了,朋友圈炫耀过一轮,那当然是不够的,www•hetushu•com这种事情,必须得当面炫耀才有意思啊。
“哦对对对了,林海文那里还有一只鹦鹉呢,特别漂亮。”
凌纪张了张嘴,简直被刷新了三观。
“该不是林皇上吧?”一个凌妈妈挺看好的高领毛衣姑娘,突然插了句嘴,特有兴趣的样子。
面对如此粗俗的白冰玉,凌纪只有僵硬着背脊,在一众人——其实几乎是所有客人的好奇目光中,真·强颜欢笑地走开了。
“那不是你家凌鸣跟他关系好么,外人哪有这个待遇的。”
“海文过的,果然是神仙日子啊,啧啧。”
等他们讨论完林海文高大上的画室,高大上的鸟,高大上的逼格之后,凌妈妈才意犹未尽地看着自己的几幅肖像:“那天正好林海文他们几个朋友,都是央美的高材生哦,在一起画画,结果我一去,林海文就说,阿姨你这个气质真好,哎呀就问我能不能给他们当个模特,你说说,我一把年纪了,怎么好意思,我就推辞啊hetushu.com,结果林海文就非是说我适合,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加上这个东西,一个劲地给他好朋友说话——”
“你啥呀你,冰玉。”白冰玉一把捧着自己心口:“冰玉,你过得还好么?什么,不好?都怪我,让你离开了我,你才过的如此不好。什么,过得很好?天啊,你一定是在强颜欢笑,不需要,冰玉,你不需要在我面前这样,真的,我懂你!我的老天,凌纪,我今儿到你家没吃多少东西,你不用迫不及待地想让我吐出来吧?”
这是说的林海文?
凌妈妈更是眉飞色舞,满面生辉啊:“我觉得值,你们不知道,特灵性那鹦鹉,我要是能养一只,指不定能乐的年轻个十岁呢。”
“……不是,冰玉我——”
有个阿姨就挺上道的:“林海文那个画室哦,在黑龙潭的嘛,听说很难进的咧。上回有几个外国人,听说那都是大教授大艺术家的,还是京城市府的人去联系的,结果林海文愣是没同意,听说是不愿意让闲杂人hetushu.com等打扰他创作。啧,这些艺术家总是脾气古怪的。”
“400万的一只鸟啊?哦呦呦。”有人就惊叹了。
“是吧?几年前吧,那会儿林海文还没有今天这么大名气呢,小黄就有人开到400万要买,林海文没同意,现在他更不缺钱,大家也都不提了。还有哦,他给小黄画过一幅画的,没往外卖,应该还在他自己手上,但出来展览过,也特别好,有人给估价至少800万,啧,我觉得那得是全华国最有名的一只鹦鹉了。”高领姑娘科普结束,颇为满足。
……
凌妈妈的笑容就更深了:“是的嘛,他画室那个布置,那就是不一样,跟我们这种普通人家的装修完全不一样,一走进去,就有一股艺术的气息扑面而来,你不自觉的就小声小气了,生怕惊到什么似的,他墙上那些画呀,我是看不太懂,但听说都是特别有名的画家的作品,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的,哎呦呦,我们也不是没钱的人家,但那么一大排就大喇喇地挂和图书着,呵呵,这些艺术家啊,还真有点视金钱如粪土的意思呢。”
凌鸣一个劲儿地翻白眼,但他不敢拆他妈的台,不然就是下辈子估计都赔不过来的罪过。
“哈哈哈,是吗?是这样?不知道了不知道了。”凌妈妈都快笑炸裂了。
那他必须得是个屎壳郎了吧?搂钱那叫一个起劲。
凌纪端着杯子,气度还是不错的,他酝酿了一下,迎着下午三点多的微光,露出脸上的明明暗暗,微拢起嘴角,眉目幽深:“冰玉,你最近还好么?”
“哎,就是叫这个名儿,怎么,你也知道啊?”
“白冰玉,你怎么变得这么刻薄刁钻?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对对对对,哈哈哈,那只小鹦鹉见我进门,飞过来就喊:美人,美人。哈哈哈,特别有意思。”
“喏,我家凌鸣来了,那天啊,我就是打算去看看凌鸣他的工作室嘛。凌瓷呀你们知道的,那会儿不是特别的火热么?我就说去看看,凌鸣他非要说给我一个人开库房,好好欣赏一天。就几个瓶瓶http://www•hetushu.com罐罐的,我还欣赏一天呢,半天都够够的了。后来呢,他看我实在是待不住了,就说让我去林海文先生的画室坐坐,呵呵呵。”
凌鸣立马懂事地连连点头,表示认可。
“就是就是。”
凌鸣暗暗抹了一把脸,不愧是他妈,母子一个样,明明都是上赶着去的,非得说别人逼着他去的。
凌鸣实在是想要提醒他妈妈,差不多就得了,别太过了——说到现在了,还没进去正题呢,你想要吹到哪天啊?
“我以前是咋样的?追到万世居去强上了你?”白冰玉一旦放开心结,还是相当威猛的,何况,有林海文这个参照系,她发现她其实也有肆意一点的资格,虽然没到林海文日天日地的程度,但对着凌纪,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最后,我就是推不掉嘛,就答应了。结果林海文他们几个,就说要把这几幅画都送给我,我怎么好意思收呢,实在是没办法,林海文也不像是外面人说的那么脾气大嘛。我看着就是挺热情,挺懂事一个年轻小伙子,很不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