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72章 绝户计

所以她就来了,心结也算是彻底放下。
“姓凌的的——”
“凌先生啊——”
“哈哈哈哈。”白冰玉笑的没谁了。
“行了,你还圣母起来了,瓷器烧造配方这种东西,跟可口可乐一样么?这些配方本来也不是一家一户拥有的,凭什么他们就能独占啊?又没有专利,又不是他们祖宗传下来的,海文怎么就不能做了?还绝户计呢,你讲可口可乐,难道它还少对其它品种的可乐用绝户计了?嗤。”白冰玉倒反过来劝凌鸣:“而且我看海文也不是那种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人,再说也没有这个道理啦,你既然咬了我,不管是一口还是两口,那就别怪我整个把你吃掉了。”
“几个月前吧,他把我喊到黑龙潭画室去。”凌鸣绝口不提明明是他自己一大早上赶着跑过去的:“甩给我十几份烧造工艺,差不多有10份就是那些顽固分子的传承瓷器,还有几份是新的工艺——他说是什么南海瓷王,三十八代瓷王传给他的,他寻找了很久,才决定把这个传承交http://m.hetushu.com给我,我就是——咳咳,南海三十九代瓷王了。”
他就是个鬼,也不会这么能通天彻地吧?
他在通讯录上划了划,看到了一个名字,想了一下,拨过去。
“啊?哦!那白姐,等会聊啊。”
“然后我们就都烧出来了呀,最近公布了消息,外面肯定是翻天了。”凌鸣有一丝头疼,他看白冰玉还有些懵,就形容了一下:“你想想看,如果有人把可口可乐的配方公布出来了,而且生产出了可口可乐,你觉得做饮料的那些人是个什么想法?而且现在还不是说一种可口可乐,等于市面上不错的饮料配方,全部被公布,而且复制出来了。那这个行业又会是什么状况?”
其余诸如天韵娱乐的老板黄作栋,名扬老板吴总,天韵一姐叶仪君,知名影星沈俊涛,万世居董云海夫妇等等众多各界名流,都要往后排,甚至变成围观的吃瓜群众了。
凌鸣翻了个白眼:“还不是林海文搞的,他自己搞个绝密私人号码,电话再多m.hetushu.com都只有打到木谷那里,能打到他自己手上的寥寥无几。苦了我,这个号知道的人不少,不知道的一查也就知道了,烦的啊。”
“好啊,你来了给我电话吧。”谭文宗当然心中了然,对李牧宇会找上来,也不是毫无准备——找林海文,没几个人敢的这会儿。找凌鸣,凌鸣应该也不会理他们现在,那想来想去,这几个月,一直作为盛世凌瓷有限公司顾问来回奔忙的谭文宗,自然就是个会映入眼帘的选择了。
“啊。”
白冰玉今天之所以会来,也是为了凌妈妈的生日,凌白作为目前凌家第三代的唯一一根独苗,这个场合不出席,也不太合适。唯独说白冰玉要不要亲自陪着他来,倒是她那个卖果汁的同学说的好,你为什么要缩手缩脚?应该要畏首畏尾的是凌家,又不是你。
不远处的凌纪,用余光看着白冰玉和凌鸣巧笑嫣兮的,手上的香槟高脚杯,被捏的吱吱叫,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确实,林海文的电话没有几个,凌鸣那边和图书的手机,几乎要被打爆掉了。
“去你的。”
所有人当中,最受关注的,有两个。
等他把电话关机,才算是稍微安静一点下来。
“凌会长啊——”
白冰玉越想越觉得可怕:“这,这不是——”
“然后呢?”
白冰玉挺有兴致:“海文又怎么了?”
另外一个,则是凌家的前大少奶奶,现凌家长子嫡孙凌白的母亲,华丰集团白董事长的独女白冰玉。
李牧宇四下环顾,想要找个人说说话,却发现没有人可以找,他在大师瓷协会里头,当然不可能是一根独苗,秦桧还有三两好友呢。但是这个时候,在瓷都想要找一个人聊聊,那是绝不对不合适的。
“老谭,我李牧宇啊,有没有空呀,今天要到京城,找你喝个茶。”
“哈哈。”凌鸣笑笑,突然一愣:“哎,嫂子,额,白姐,林海文给你的药,是什么南海药王爷的,是不是?”
只是话头刚提起,凌鸣那边的手机就哗哗哗地来电话,一口气都不歇,挂了来,来了挂,十来分钟,愣是接了七八通电话,直到凌鸣不http://m.hetushu.com厌其烦地挂掉,才算是安静下来。
“这是绝户计啊!”凌鸣眉头紧皱:“唉。”
林海文怎么做到的?
不过来了是来了,要熬过几个小时,还是比较困难。凌白作为小公子被爷爷奶奶带着到处认人,剩下的功夫,也都在跟小朋友们狂跑。剩下的其他人,跟她说话的时候,总觉得眼色特殊,神情诡秘,她也懒得去跟他们废话。不过幸好,还有个凌鸣,算是有话可说。
“他是这么说的反正。”
瓷都今天虽然艳阳高照,但很多人的心里,恐怕已经是凄风苦雨了。
“……白姐,我看你都可以继承白伯伯的公司了,这个皮厚心黑的程度,比林海文也差不多了。”
商业间谍?那6种新瓷怎么解释?凭借一己之力,哦,或者说二己之力,独立从历史中挖出了这十种新瓷的配方?还一力创制成功六种绝代新瓷?在凌瓷之后,在短短半年、六个月的时间里?
各家的夫人小姐,老爷公子的,在凌家别墅外的差不多160多平米的阳光房里头,享受冬天里难得的室外聚会。
和_图_书鸥国际那边发微博的时候,他难得回到凌家别墅,主要是他妈的命令——林海文终于将之前他们五个人为凌妈妈画的肖像给了她,凌妈妈开心的很,刚好又碰到她55岁生日,就在家里办了个豪门趴体。作为大龄单身有为男青年,凌鸣的终身大事,自然是这种趴体的绝对附属目的。
“你信么?”
“凌鸣你——”
一个自然是最近名声大振的凌家二少——大师凌鸣。
“怎么回事?红成这样了都?”
“凌鸣,妈妈喊你过去一趟。”
林海文是个鬼么?
引的四面八方窃窃私语的客人,都为之侧目,不知道凌二少跟白千金说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凌鸣叹了一口气,这么说也对:“林海文之前不是跟做瓷器的那帮老东西杠上了么?”
“信么?有什么可不信的,就算不是什么南海药王爷,也一定是东海药王爷、北海药王爷,长江药王爷之类的喽。总不可能是他变出来的药吧?我这是实打实被治好的呀,又不是假的。”白冰玉并不纠结这个,能治好已经是缴天之幸,她对林海文是全然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