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63章 德艺双馨林老师

霍副总脸上一变再变,实在是难过,把林海文的字当符用?这是不是太有创意了?
这个截图中,自称是华南周刊记者的一个朋友,详细描述了若干起突发事件。
“假的吧,大神肯定故意弄他们呢?还是两边和解了,看大神这种人,也不像是会跟他们和解的。乘着这个机会,好好弄他们一次。”
“……你有病啊,他算个鸟的德艺双馨,我是说他感到什么阴风——我就说他不可能夸我们,还‘好媒体’,他这种天才人物,灵气逼人,据说对那些东西很敏感的。”老总低声说着。
“……他肯来么?”
“卧槽,华国灵异事件第一实锤!”
——咦~~
所以这两条微博,居然硕果仅存地留下来,等到有人发话给林海文删掉,足足一天多时间,下面就High了。
“是真的,我的天啊,吓死我了,我边上的唐老师,平时多资深多干练的一个编辑啊,那天愣是突然跳上办公桌,High起来和-图-书了。来了一曲周紫的《听海》,听,海哭的声音……我真想哭啊,怎么办怎么办?我怕死了,我要辞职了。”
“你说说他们怎么想不开呢,从我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来啊。这么多年,非要跟我过不去,你想想看,我这个人取得了这么多的成就,获得了这么大的成绩,还是那句话,德艺双馨的青年艺术家。他们一头一脑地想要贬低我,陷害我,污蔑我,这都会损功德的呀。你说现在这个情况,是不是也有我的因素啊?我其实真的没有要跟他们一般见识的打算的,我这个人,你知道的,气度很大的,不会跟他们斤斤计较,但是不妨有些东西,他就是看不惯他们对我的迫害呢,唉,我去烧烧香,看看能不能有用吧。”
这会儿虽然说核心部门,整体搬了个地方,但正是焦头烂额,心慌惊惧的时候,又看到林海文的微博。
“大神……你说自己德艺双馨,是不是不太好啊?”
hetushu.com天魔乱舞图这个东西,覆盖一方,整座大楼里人,只要在范围内,都会神经不正常。
“不行!不能给他,把那幅字挂到大门上,林海文气运这么旺,让他去镇一镇。”
听说华南报业有新记者被老记者给那啥那啥,跳楼死掉了,最后隐瞒了下来,然后天天晚上都有女人在哭啊,哭的那叫一个惨啊。
林海文的微博,那简直是一门学问。对他的微博做任何事情,动静都是很大的,更何况找上门来的人,那分量也不够啊,是天西省宣传口的一位人物。更大的人物,一直也不肯表态出面。
“有啥不好的,啊?问你,有啥不好的?我们大神怎么不德艺双馨了?你说啊,你敢说就弄死你。”这位是炮蚊团的强硬分子。
更何况,很快的,华南报业大楼宣布因为消防风险问题暂停使用,那就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官方实锤了,各种传闻更是传疯了,其中最具分量的“传谣者”不是别人,正www.hetushu.com是跟华南报业在近期“和解”的林海文。
“不管怎么样,《华周》这次真是见鬼了,不管是不是真鬼,这下是要名留青史了,史称‘华南报业灵异事件’。”
听说华南报业风水不好,街对面是青龙断头,白虎无脸的格局啊,凶兆啊,大!凶!兆!
“那,要不请他来问问?”
“他公司的人,打电话来说想要拿那幅字回去润色润色,改天写一幅好的给我们送来……”
听说有一天晚上,有人给他们泼了一桶黑狗血啊。
打听来的消息,事情当然是真的。
有人给林海文打电话,电话关机,有人给木谷打电话,说是林海文为了新的油画作品一个人出门采风了。这可砸蛋了,林海文的微博帐号,只有他自己有,不管是木谷还是祁卉,那都是没有的。有人就联系上了微博官方,想要让他们删除微博——但是微博的那位栾经理,不敢啊。
——哦,那就是天葵?
这两段微博发出去之后m.hetushu.com,就没了动静。
辟谣的声明根本就不顶用。
大道消息肯定是传不出来的,这么不GC主义的事情,怎么能允许传播呢,但是小道消息有时候更可信,尤其是信源非常可靠的时候——比如来自《华周》的记者。
“你们说,他说的是真的?”
——黑狗血不是辟邪的么?
这一条发出来之后,微博都沸腾起来,但还没结束,似乎是林海文再聊天,又一条被分享了出来。
这些小道传播消息,在各种私信、QQ群中,传播的非常之广,实在是各种灵异事件,都没有这一次实锤多。华南报业大楼里有上千名员工呢,这个覆盖面有多大,几十个几十个的犯病,谁能够忽视掉?
然后各种各样的揣测就出现了。
“德艺双馨?算不上吧?”
“前两天还造谣大神的公盘要流产,我看他们华南周刊才是真的要流产了,阔怕。”
华南报业的老总、霍副总他们,还比较幸运,可能是在外面应酬的比较多,受到天魔和*图*书乱舞的影响少一点,没有发病,后来事情变大,他们当然是最早跑掉的——领导又不用坐班。
这条微博呢,是这样的,是在私信中的样式,但似乎是“一不小心”地被分享到了微博上,然后就被林海文的两千万粉丝都给看见了。
听说华南报业总部大楼下面是个殉葬坑啊,一堆古墓。
“华南报业那个事情啊,我估计还是亏心事做多了,你想想啊,这么多年,他们胡搞乱搞的,就《华南娱乐》停刊前那么多事情,就得损多少功德的?我那天去参观啊,都觉得阴冷,凉飕飕的阴风阵阵,本来我是想要好好劝诫他们做好新闻,做好媒体的,最后都没敢说出来,题字本来也是要他们‘做好媒体’的,那个‘做’都没敢写,只有个‘好媒体’,我现在好担心,虽然我平时多做善事,积累功德,与人为善,德艺双馨,但会不会因为这个有东西找上我啊?我能不能把那个字要回来的呀?”
“太吓人了……真的是作孽做多了?这么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