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54章 身后的传说

“呵呵,你上回考了250吧?”
喷喷喷地说了一堆。
鹿丹泽不知道车上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为啥秦诚这么关系这个。
秦诚脸色越发耷拉下来了。
他想到自己在车上那股兴奋样子,脑子里只剩下了两个字:想死。
坊间当时盛传,携着凌瓷的无边威势,林海文将在自己无数的头衔中新增一个——瓷都大师瓷协会会长。甚至还有人煞有介事地说,原本就是美术家协会理事的林海文,还将取代夏成连,成为美协陶瓷艺术专委会的主任委员,从而一跃从华国陶瓷行业最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之一。
“哎呦我的娘哎,这钱恁个不值钱了。”
秦诚的人生观已经彻底碎裂。
只是落在李牧宇身上的眼神,则远不及林海文身上的多了。
“……你就知道我考不上大学?”
当前一桌上,凌鸣两边是林海文和李牧宇,再往外,就是恶人谷消息上的刘川和舒博海。
等她一走,同学就没顾忌了:“这人真是有问题哦,在桌子上她啊和_图_书……后来要不是林海文说了她,还不知道她要说的什么时候,太讨厌了。”
“是的吧。”表嫂另一个女同学,显然知道的比较多:“我记得在哪儿看见过的,考了700多呢,结果特别有意思,他去了央美学油画,没去清华跟京大,好多人说他傻来着。结果现在人家一幅画都卖几千万了,那帮人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
鹿丹泽把握不到小表弟突然变得生无可恋的原因,只好拍拍他的肩膀:“你好好努力,上大学也不是唯一的机会,走别的路也有出头机会的,啊。”
林海文!
然后她问“林海文是谁啊?”
“哦对了,他好像美术艺考也是第一名,还是全国第一名,考了个满分。央美的老师说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只能说啊,这天才跟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不一样的了,我们费尽心力也做不到的事情,人家就是随随便便的。”
“啊,行。”
“251!!”
看林海文呢,大家的感觉就复杂http://www.hetushu.com得多。
后来整理礼金册的时候,林海文跟凌鸣各自包了个2000块,傅成也包了500,在鹤城的标准,说得上豪爽。
人家开口说“林海文那幅画从布局来说……”
你一言我一语的,把林海文的丰功伟绩,七七八八地给描述出来。休息厅里头是越说越安静——更别说美丽同学了,从林海文的名字一出来,她就呆滞在那里了,作为一个虚荣而不太富有的“富太太”,她对娱乐圈、艺术圈一定是要有基本了解的,否则怎么装逼呢?
怎么可能呢?
对李牧宇,这些人多多少少有些看叛徒的感觉——不过李牧宇也习惯了,白明正时代,他就是独立独行的人,跟这帮人的关系就是一般般。至于现在,李牧宇兄弟俩在凌鸣担任会长的事情上,出力不少,根本用不着问,就知道他是坐在哪边的了。
在大师瓷协会的办公楼顶楼会议厅,一派古色古香,中间是六套紫砂茶具,茶香袅袅,水烟腾腾和-图-书,在粉彩仕女图的大肚圆罐,在盘枝缠花的青花大盘,在游鱼入胜的湖蓝青城窑,在几可透光的薄胎白瓷中,瓷都艺术瓷行当的二三十人,济济一堂。
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的秦诚,凑到鹿丹泽边上:“林海文真的高考是河东省的省状元?啊?”
所以在这些人里头,不算鹿丹泽和吕骋,反而还就是美丽同学对林海文最熟悉一些——她是见过林海文照片的!她心里都快恨死了都,跟一个同学说的一样,她也觉得林海文像“林海文”来着,但只是飘了一下心绪,就没有去理会了,毕竟林海文怎么可能出席她那个不成器同学的婚礼呢?
她还能指望装成一个牛逼,而不是猪的,或者狗什么的么?
“一百万?”
鹿丹泽大表哥婚礼结束之后,亲戚一般都是鹿舅舅他们招待送走,唯独新人的朋友同学,还有同辈儿的兄弟姐妹什么的,就挤在饭店后的休息厅里头。美丽姑娘忍了好久,终于忍到了林海文走人,一见到表嫂,就忍不了了。www.hetushu.com
“壮的那个是林海文的司机跟保镖。另外一个叫凌鸣,是做瓷器的大师,之前做了一个特别牛逼的瓷器出来,还在华国美术馆展览了,几十万人参观,他一件瓷器,现在开价10万以上的多得是。凌鸣高考的事情,我倒是不知道,不过他据说打小就痴迷瓷器,而且家里特别有钱,几百亿,应该是不想去上大学才没高考吧。”
她们在那里说八卦,男人们就没兴趣,尤其秦诚,拉着鹿丹泽:“那另外一个呢?他高考没考对吧?就是林海文边上那个痩一点的,不是那个壮的跟牛一样的。”
等鹿丹泽说那人是“卞婉柔、贾世凯的老板”的时候,吕骋才不跟他计较,开始饶有兴趣地看这些人,鹿舅舅舅妈他们,对林海文恐怕是不认识的,鹤城对林海文了解的,恐怕也没有几个,但大表哥大表嫂,还有他们同学这些年轻人,虽说不一定知道林海文长得模样,但名字是绝对知道的,其中贾世凯、李桐、卞婉柔这些明星的粉丝,那就更不用说http://m.hetushu.com
瓷都,到地第二天。
鹿丹泽点头。
等鹿舅舅回来,一家人自己坐一块的时候,知道那两个年轻人,是全国知名的大人物,还埋怨鹿丹泽不早说:“本来请人家写个‘百年好合’什么,不正正好么?”
所以马上就有人说出“林海文”名字来。
美丽的难堪已经上升到一个极点,勉强堆砌了一点跟吃了屎一样的笑容出来:“敏敏,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哎,就是这么可能!
结果,风云变幻,小透明凌鸣,突然就成了这个会长,林海文的脚,始终没有踏入行当一步。
“大舅,您倒是想得开,林海文的四个字,没有一百万,你以为拿得下来?”
吕骋都快忍不住了,鹿丹泽就憋着笑拉她,让她翻了好几个白眼。
而自林海文轻而易举,简直跟扫清灰尘一样,把白明正给送了进去,瓷都风波诡谲,都是这个不到25的年轻人,在遥远的京城抬了抬手。这不能不让这帮老东西感到惊讶,甚至是惊吓了。
她这话说了,大家就难免去看美丽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