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48章 凌家

凌未穿着粉红色家居服,小公举之心,千年不变,其实她也都30多了。一边给她爸爸拍背,一边说她妈:“妈你干嘛呀,你要把爸给气死啊?凌鸣本来就做得不对,他做出来凌瓷,跟家里说过了么?大哥手上的文化艺术公司,也有这方面的业务,他怎么没想过跟家里人合作?只知道找那个林海文,什么好处都让别人给占了,他就是个傻子,还什么共同创造,林海文懂陶瓷?还不是占了他凌鸣的便宜。”
回复一堆,点赞也好几十个,堪称她朋友圈第一条——凌妈妈美的呀,滋滋儿响。
此时此刻,他想着另外一个儿子,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凌鸣已经从凌家羽翼之下走出去了,从此就是大鹏展翅,直飞九天。往后再也不会有人说凌鸣是他凌德成的儿子,只会说那是凌鸣会长,凌鸣陶艺大师。
哎哎哎,老凌,我对你们凌鸣那个凌瓷很感兴趣,可惜他们一直不肯松口外卖,你看看给我和图书联系一下,我也不要他优惠嘛,就是给我选两件好的就行。
而且,他心里隐约知道,这帮人心里还有另外一番话没说呢,华丰白董事长自从两家联姻结束之后,公开私下,从不跟凌德成交流。但前几天,白冰玉痊愈回国之后,白董事长就皮笑肉不笑地第一次跟他打招呼。
“凌德成,你是不是有问题啊?那是你儿子,你亲生的儿子,他做出了事情,还要三跪五拜来求你给他捧场啊?要不要给你算出场费啊?打他小就是这样,他不喜欢学这个学那个,非要让他学,他喜欢做陶瓷,你就跟他结了仇一样。那是你儿子,不是你的员工,不是你的傀儡,他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追求。他做的很好,不比你差,你倒是有钱,但在你们那个什么企业家协会里头,还不就是个理事?我儿子已经当会长了都。”
打小在凌家,凌鸣就是比不上凌纪的,但从来凌瓷面世以来,凌m.hetushu.com鸣声势烜赫之盛,已经把主管豪地文娱事业部的凌纪给压下去了。现在凌董事长在外头,别人说起的都是凌鸣:
“反正在你眼里,就他一个是你亲儿子。”
“哼。”老凌脸色难看,好像电视上不是在放他儿子功成名就,而是锒铛入狱的样子:“要是他真有那个心,怎么也没有给你邀请函啊?他知道邀请这个那个,我跟你说什么京城市府,文化部、皇城博物馆,他都邀请了,怎么就把你这个母亲给忘掉了?他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心上,难道我还能让你上赶着去给他捧场?我凌德成,没有这么大的脸。”
“凌董啊,还要多谢你们家大公子高抬贵手啊,不然小女还未必有这个造化。”
“凌鸣可真孝顺。”
凌妈妈眼睛一瞪,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争了,之前凌瓷的消息刚出来时就争执过。只是随着凌瓷的名声越来越响亮,影响力也越来越大,这种争执也难免更加激烈和*图*书起来。
“够了!”凌董事长警告地看了一眼女儿:“怎么跟你妈说话的?没规矩。”
叫凌德成是笑也不好,不笑更不好,难熬的很。
央视的《晚间新闻》,凌鸣在演讲席上侃侃而谈,风度不凡。
……
凌家的客厅则颇有一点落针可闻的感觉,连保姆收拾饭桌时,都格外小心翼翼,照她看,凌鸣二少爷这么厉害,要是一般人家,早就要拜祖宗放鞭炮了。哪里跟凌家似的,反而跟丢了多大人一样。这可能就是亿万富豪之家吧,跟他们小门小户的不一样。就是这日子过的吧,没点人味儿。
“等会给我拍几张,知道不?他画室可以拍照吧?”
“瓷都大师瓷协会今天选出第9任会长,西江省各级领导,文化部、华国陶瓷工业协会相关领导莅临现场……凌鸣会长是全国工艺美术大师,是薄胎青瓷工艺的改良者,同时也是蜚声国际的凌瓷的主要烧造创制者,在行业内外,国内国际,均m.hetushu.com具有较大影响力和个人声誉……凌鸣会长表示……”
“羡慕你啊,什么时候组织我们一起欣赏一下啊。”
凌鸣隔了两天接到他妈的电话,说要来他这里住,因为他最近都在瓷都,难得回京,还往后推了一段才去把母亲大人接了出来。
“妈,你这想干嘛呀?”
“……可以吧。”
所以看完之后,她又说想去林海文的画室看看,不过凌鸣估计她是想去拍照发圈儿,他也不好拒绝他妈,问过林海文之后,就带着她去了。凌妈妈去之前,还特地回了趟凌家别墅,换了套讲究的裙装。
老凌家算是名留青史了,凌瓷啊,啧啧,太涨面子了吧老凌。
“哎呀,非说人多不让我去看展览,要找一天让我一个人好好看个够,这还有个什么滋味儿呀?(得意笑脸)”
你个老凌,真是运气好啊,怎么就培养出这么大个艺术家了?我家小子倒是喜欢玩音乐,玩画画,可惜一点动静都没弄出来,连个央美都考http://m.hetushu.com不上。
叫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漂亮呀。”
凌董事长,佩服佩服,你这是教子有方啊。
真是不该听他的。
“小未,你以为妈妈在家里待着,就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小鸣他那时跟家里要钱做陶瓷,你们是怎么对待他的?他最后不是卖了自己的房子,用的自己的零花钱?他不是靠林海文肯投资他?跟你们合作,图什么呀他,他是你们的奴才啊?”
凌未闭上嘴,瞥了一眼坐在边上一言不发的凌纪,暗自翻白眼,你倒是装孙子装的到位。
“哎呀,展览都结束了,我还没去看过呢。”凌妈妈颇为后悔,埋怨地看看凌董事长,她本来要去的,结果硬是被老凌给拦住了,现在就没机会了。
下面都是她的朋友、太太圈子里的。
他心里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滋味儿,愤怒?骄傲?
凌妈妈在凌瓷工作室住了两天,把回藏的几十件凌瓷都给欣赏了一遍,她特别有意思,拍了好些照片,发在朋友圈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