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44章 如此轻易

信上面就一点,张成章厂子铅超标的事情。
“……凌鸣跟林海文还有区别么?凌鸣是谁?能让上面隔着两级压下来?你脑子昏头了?我跟你说,调查组马上就下去,你赶紧能做的都做了。”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啊?我又不是你。”
差点把他吓软了。
“……”
“而且,你站出来,我也好操作,省的一天天的,都说我惹是生非,我明明是个爱国爱家,干一行爱一行的好人,世人对我误解太深。”
凌鸣那点震惊,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林海文忍着笑把事情跟他说了:“你看我要把白明正掀翻掉,协会里头除了李牧宇,没有人敢出头。李牧宇这个人,明哲保身,而且他哥在那个位置,他也未必就愿意更进一步。这就是你的机会,你当了之后,我们的公盘,我打算就放在瓷都!千年瓷都,并不是一个虚名啊,号召力是很大的,而且对于吸引老外尤其有意义,那个历史经纬理起来,吓死他们。
“这也是为什么一直有传言,是白明正动的手。”
凌鸣一封举报信寄到了轻工会,林海文绕了两道关系,和-图-书从京城一位领导找到国资管委会负责纪律的那位。
对瓷都陶瓷行业的人,这个夏天多少有点梦幻感,看似权势熏天的白明正,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倒了,会长没了,各种职务也没了。没等林海文动用准备好的“古老版本窃听器”——矢服,还有木偶这种更大的杀器。被刑拘起来的张成章先爆料了,他给白明正送过钱呀,这就是法律层面的事情了。
岑何春算是听出一点意思来了:“白明正你跟我说实话,这事情不算大的,你是不是压不下去?”
林海文略微尴尬:“我没教它啊,最近它看电视比较多,祁卉在恶补娱乐圈的知识,天天抱着它一起看电视电影,什么都看,现在它会的词,我都不确定了。”
李牧光伸了个大拇指出来比了比:“刚进京的这位,听说之前还特地去看了林海文的展览,你说说,这是一个级别的人么?所以,牧宇,林海文要是有什么想法,不要跟他顶,尽量配合他。”
“白明正,你是不是傻了?一封信算什么?现在是上面有人发话了,懂不懂?而且hetushu.com林海文是怎么发家的?你还不知道么?等他喊一嗓子,谁还能把他嘴堵上?你以为他是什么没名没姓的人么?你花点钱,就删帖封号压下去了。”
谭老师说的没错,凌瓷,终归是你那个凌,不是我的双木林。你要想在这个行当里做点事情,总不能一直被我挡着,这是个好机会,你站出来,瓷都大师瓷协会,再加上个陶瓷公盘,权力什么的不说,李牧宇也好,瓷都别的什么人也好,只要聪明的,一定会把你捧得高高的。人活一世,总要有点动静吧?当然,你要是个纯粹的人,一个高洁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那就另说。”
上次他跟祁卉办事儿的时候,这只死鸟学了个广告语:“给你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享受!”
林海文点点头,跟李牧宇告别,三人上车直接去机场。傅成明显比刚才紧张起来了。
这事情确实不算大,大师瓷协会毕竟是个社会组织,这件事里头真要付直接责任的,还另有其人,不过白明正以协会名义出了一分函件也是实打实的,肯定是脱不了关系,这个和图书会长一定是当不了了。林海文也就是这个打算,把他掀下去,再来算总账,那就方便多了。
关键处堵死,白明正跳不起来。
小黄被吓的一扑楞,躲林海文身后去:“叫魂啊,老不死的。”
凌鸣当然不是啥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
“我怎么了?”
其实林海文有些事情不好说。
“卧槽。”
回到京城,林海文准备两天,把凌鸣叫过来。
“看到没有。”李牧光和李牧宇对坐饮茶:“白明正多嚣张,还不是推金山倒玉柱,说进去就进去了,这就叫不知所谓,搞不清自己几斤几两,骨头太轻,飘得太高。林海文那种脚踩八方的猛龙,哪里是他一条小四脚蛇能招惹的。呵呵,我还有个小道消息,原来中河省的这个……”
“我明白。”
“难道就一封信,上面就派人来?”
“那你为什么呀?你总得告诉我吧?”凌鸣倒也不是怕事,凌家豪富,这年头有钱就是有势,地方上一个瓷器协会会长,他未必就看在眼里,只是不习惯啊,一直都是看着林海文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这突然要自己去hetushu.com动手暴打小朋友了,他肯定犹豫啊。
白明正迅速就得到了消息,这种消息是瞒不住的,林海文也不怕他知道,抽检的是陶协委托华国质检中心做的,那边的存档没人查当然就是废纸,有人查就是罪证了。林海文早就从皇城博物馆的检测中心,横向找到了国家质检中心的关系,两边在涉及文物啊,年代测定之类的事项上有密切合作的。
暴击,三连击。
“……你好自为之吧。”
“得了吧你!”
“小心驶得万年船。”凌鸣不太赞成,他是三个人里头受到冲击最大的,傅成属于心志坚毅,没有实感的,林海文自己则是心里有准备。唯独凌鸣,作为一个热爱瓷器的富二代,对这些阴私事情,没有想象过。如果今天是凌纪,一定会有理所当然的感觉——对待敌人,就是要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啊。
“我想让你去当这个瓷都大师瓷协会的新会长。”林海文很直白。
“废物点心!”
凌鸣脸都跟刷了一层水泥一样:“不至于吧,我听你的行不行,你居然还教这只鸟来骂我。”
……
“呸呸呸呸!”
“死鬼!”
和-图-书什么!”
“凌鸣寄的信?”白明正和岑何春通话的时候,有些惊慌:“不是林海文?”
“但,但是——”
“我来出头?”
他这么一惊一乍的,把角落里梳理羽毛的小黄给招惹过来了,小眼珠子一翻一翻。
一挖二挖,白明正授意白辉,对童思生进行拘禁逼迫,置其突发脑溢血死亡的事情,也就瞒不住了。
凌鸣狐疑地看着小黄:“你们家的东西都邪门。那你说说,为啥让我出头。”
当凌鸣接到李牧宇电话,说是问问他林海文对大师瓷协会会长的位置有没有兴趣的时候,算是服了。
“白明正要是要动手,不是刚才那个样子,放心吧。”
“你不要脸啊!”凌鸣脱口而出。
一出大戏,算是把瓷都给搅得沸反盈天。
“嗯。”
凌鸣赶紧吐吐舌头,往回找补,一不小心说了实话:“我的意思是你德高望重,德艺双馨,德才皆备——”
“怎么压?报告在质检中心那边有存档的,都是陶协非要从上面请人……当初结果反馈回来,协会就操作着给压下去了,不然诚隆就得关门大吉,还要被罚一大笔钱,我怎么跟下面人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