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40章 阴手

“哈哈。”程进一笑,把人让进去,里里外外的看过一遍。
程进带着他们上楼,还挺自豪:“别的地方是看不到这种酒店的,几千年的陶瓷文化都在这里了。”
“程老板这话说的,我可有点害怕。”
程进挺会做人的,当晚还在酒店请了顿大餐。
林海文对白明正这个人已经快要突破厌恶的界限了,后来交流的时候,程进那边还是透露出来,张成章也是瓷都大师瓷协会的“大师”,而且背靠着的就是白明正——连铅超标的厂子都能瞒住,这个白明正不是气度有问题,是人品有问题了,而且很严重。
凌鸣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粉彩厅的。”程进跟前台说话的时候,林海文四下看了看。
三天后,凌鸣接到了程进的电话。
说不卖了。
林海文才知道,程老八、张老七,上头还有两位,都是一个师傅传下来的,后来争这个正统啊,就反目成仇,尤其是这两家,更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到了和*图*书程进和张成章这一辈,反倒没那么剑拔弩张了,见面还能说几句话——虽然不好听。
“差不多。”
他对谭文宗的质问也不生气:“谭老师,您说,我又不会烧瓷,留着干嘛呢?我爸几个徒弟,一个愿意留下来的都没有。不卖就只能等着它落伍,然后就成了废砖烂铁,现在能卖给凌大师,还有您照看着,我爸在天之灵,也能放心了,大不了等会签合同,我给您优惠点,算是我爸的心意。”
虽然是这么说,谭文宗见到程老八的儿子程进的时候,还是意难平啊。
他也可以确定,这次白明正中间插手,一定是张成章认出他来了——这个人还挺有城府,当时愣是忍住了,转头才下了阴手。就是不知道程进怎么就被摆弄住了。
林海文瞬间明白了过来:“你是说白明正耍了手段?”
林海文对这个程进倒没什么看法,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儿,非要让这一代人承担上一代人的所谓财富和*图*书,也是强人所难。
“您眼神好。”程进看着林海文开口,凌鸣跟谭文宗都不说话了,就知道这位才是大老板——他不认识林海文,前一段是在欧洲,知道林海文跟凌鸣烧出一种瓷器来的消息。但没想到眼前这个就是林海文:“设备都还挺新的,老头走之前没换多久,唉,还以为他活个八十没问题的,没想到一下子就没了。”
“程进,找到买家了?我说粉彩厅怎么就订出去了,原来是你。你说你厂子都要卖了,还订什么粉彩厅,吃得下去饭么?”
进包厢的时候,程进碰到了熟人。
“怎么说他生儿子没屁眼啊?”
“让木谷订个票,我们再去一趟瓷都。”
几个人进粉彩厅坐下,谭文宗才问了一句:“张老七家的?”
“呦,谭老师。”程进也不是不学无术的人,而且他现在做的事情跟瓷器也有关系——代理了家欧洲骨瓷品牌在国内的销售,算是彻彻底底“叛门而出”了:“凌大师把和_图_书您都给请来了?那真是要大展身手了。”
林海文他们回京城第二天,签了合同寄到瓷都给程进。
“嗯。”
“程老师是做粉彩的?”
这个酒店特别有瓷都的风采,连观赏的大瓷瓶子都比旁处大一号,瓷板画、瓷屏风,各色瓷器摆设也在博古架上置放,甚至连包厢,都以青花、粉彩、斗彩、白釉、天青等等为名,无一处不体现着它是一家身处瓷都的五星级酒店。林海文就看到不少老外特别没见识地拍拍拍,服务员一派大气,见怪不怪。
“程进,就这么卖了?”
到地方已经是12点了,看了会儿,吃了顿便饭,吃过饭又看到下午5点多,凌鸣基本上确定下来要买——其实社会上要是人人都建立起信誉品牌来,事情就好办了。谭文宗就说,程老八的厂,是信得过的,所以凌鸣也就不犹豫了。程进就去准备合同,林海文拿了之后,在瓷都耽搁一晚上,准备明天飞回京城。
程进脸色不好看,卖祖和_图_书业在华国人看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话题就一转到骨瓷市场啊什么的了。
程进摇摇头:“餐具还是有人管管的,毕竟是会吃死人的。瓷雕什么的,睁只眼闭一只眼吧,张七伯还在的时候,在瓷都也是一号人物,张成章又会钻营,所以——算了算了,不说了,来尝尝,这个莲花血鸭,是我们这里的名菜,外面吃不到正宗的。”
“啊?”林海文吓了一跳:“他们家是做餐具的么?”
“怎么了?幡然醒悟,觉得对不住他老爹了?”林海文倒没有什么可惜的,程老八的厂子是不错,但也不是无可取代。程进要是“浪子回头”,也不算一件坏事。
“那就没人管?”凌鸣也好奇了,对这些阴私事情,他是不知道的。
程老八这个厂算是个正规点的大作坊,也是瓷都最多的一类厂,凌鸣也没打算收购个几百个工人的大厂,还不够麻烦的,买个有底子的,然后自己怎么想怎么弄呗。
“张成章,我再怎么样,也不会做你那和-图-书种生儿子没屁眼的缺德事情,你小子就等着吧,看看你是好下场。”
凌鸣眉头皱的快要夹死白明正的样子:“我看不是,他说的语焉不详的。”
“这小子走邪道,他们家的瓷器就是那个重金属超标,你知道吧,就是铅超标。”
“哼。”张成章也没有多话,看来两人交锋也不是一次二次了。他往程进身后看了看,跟林海文看了个对眼,一愣。林海文还以为他认出自己来了,但他也就是愣了一下,就带着自己的客人去包厢了。
林海文点点头,他也就看个热闹,主要还是凌鸣和谭文宗看。
“那倒不是,不过观赏器,这么做也不行啊,瓷都现在是乌烟瘴气的。”程进摇摇头:“我老爹走之前,天天为张家的事情,气的不得了。还想帮着他师兄清理门户呢,可惜啊,时代不同了,他上门去,让人直接赶出来了。”
……
程进喝了点酒,很健谈,一边得意一边叹气,说陶瓷不行了,骨瓷正当时,他算是弃暗投明,不是欺师灭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