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39章 天生要做大事

“太有辱斯文了是不是?”
“那是个怪胎,咱跟着就行了。”凌鸣说这话的时候,想到的是家里,最近凌家是真的不太平。凌鸣以“凌瓷”晋身艺术名家,声名远播,对凌董事长的子女培养格局影响巨大——最不成器的,一下子似乎最有成就了。而凌鸣这里加分,老大凌纪那里还在减分,白冰玉在欧洲的消息传回国内,华丰的白董事长最近兴奋的不得了,据说白冰玉的痴肥症被治好了,重新变成了身姿窈窕的白家独女,白家数百亿家财的唯一继承人。
“没有败家子,哪来我的厂子啊。”林海文眨眨眼,率先进门。
今天凌鸣拉着林海文和他一起去瓷都看基地,一千多公里地,说飞就飞,谭文宗对小年轻也是佩服的不得了。其实凌鸣联系的那个厂,已经有几天了,主要是林海文手上的活一直没完,他不愿意抽空出来做这个,才一直拖到今天。
谭文宗总算是懂了,确实是不http://www.hetushu.com要脸啊,这么牛的人,还能这么不要脸,果然是天生要做大事的。
林海文要是没有在这里发挥作用,打死凌鸣也不信,但究竟他做了什么,凌鸣想不到,只能说林海文确实是个怪物,做出什么都不值得惊讶。
凌家当初所作所为本来就为人诟病,现在更是被人幸灾乐祸,嘲讽不已。
“你知道啊?知道你还去惹他们?”
几个人这下子都没什么谈话的兴趣了,安安静静地飞到瓷都。
这绝对是颠覆了谭文宗的社会观了,要做事,把四方关系都摆平,都供奉好,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而且,谭老师。”林海文调整了一下坐姿,他们出行虽然都是头等舱,但其实也差不多,脚不太伸得开,他手长脚长的,坐飞机很难过:“你要是真觉得他们就这么偃旗息鼓,就看错他们了,私底下还有手段呢,咱等着吧。”
谭文宗还是不信,和*图*书要真不要脸就能这么牛,不要脸绝对不会只有林海文一个。
林海文睁眼看他们:“别黑我啊,我理直气壮的,怎么就不要脸了,他们明明是心虚气短,才无话可说,被我的一腔正气给震慑住了,幡然悔悟,不能再造口业。”
在回复《新文化报》记者的提问时,陶协表示“鼓励任何有序推动行业发展的行为和倡议……持续贯彻服务行业,服务人民的协会宗旨……欢迎社会各界和媒体朋友的关注和关心……致谢。”
瞧着林海文又开始闭眼假寐了,他实在是感慨啊。
凌董事长刚强一辈子,何曾在私事上丢过这么大人,所以凌家最近啊,天天鸡飞狗跳,老子骂儿子,儿子堵老子,女儿瞎掺和,老妈天天哭——凌鸣会关心他老妈,最近正在劝她搬到工作室来,工作室本来就在郊外,而且最近修整之后,越发漂亮了,绝对是养生的好地方——光空气就比市中心好了许多。
谭文宗和*图*书没好意思点头,但也不昧着良心摇头。
“呵呵呵,让他们鸡飞狗跳,让他们百宝出尽,我们照样把事情做好,才叫本事呢!不然这事情还有什么趣味?凌瓷说烧,我们就烧出来了;办个展览,说火就火了;华国墙内墙外的,都红的起来;要赚钱,想买的排队都排出一公里了。您说说,这事情都这么轻松随意的,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了,我凭什么要办点事还得让他们开心开心的,没这个义务!不来惹我我也不会多事,来惹了我,总要见点颜色啊。”
而这一切的背后,根据凌鸣所知,当初白冰玉是找过林海文,才180度转弯,和凌纪离婚,飞赴欧洲,接着据说是绝症的代谢障碍,居然就治好了。
时代不同,领域不同,林海文更不同。
要说谭文宗在陶瓷文物鉴赏领域的成就,绝对不逊色于林海文在油画领域,可就是这样,谭文宗也不能想象,林海文怎么就能以一己之力,逼退偌和*图*书大一个陶瓷会的副会长,甚至还顺带个白明正。
啥也没有。
映入眼帘的,是一颗虬劲壮硕的银杏树,在夏日热风里,飒飒然,遮出一片阴凉。
“嘿嘿,我也觉得有辱斯文,所以我是做不出来的,但林海文这个人,是个不要脸的,他做得出来啊,所以大家都不敢跟他搞,这年头,大家都要脸,出了个不要脸的,那就是原子弹级别的威胁啊。”凌鸣尽情第抹黑林海文。
凌鸣找的这一家,属于典型的败家子,老父亲是瓷匠,声名不弱,打下一片家业,可惜独生儿子不感兴趣。等他这一走,卖厂的消息也就挂出来了,凌鸣也是看过之后,觉得前头的老前辈整治的不错,而且好些老关系,这个儿子也愿意一并给出来——反正他又不做这行了。看来看去,这一家他是比较满意,这次就让林海文和谭文宗一起来看看,如果好,就定下来。
“……这,这——”
“哈哈,能不要脸的确实多,但有本http://www.hetushu.com事有地位有成就,还能这么直白着不要脸的,还真是没有。”
“就这样了?”谭文宗坐上飞机,还有点不可思议呢:“岑何春那帮人就这么忍气吞声了?”
谭文宗对瓷都是真熟悉,走到地方的时候,也很感叹:“这是程老八家呀,前头几年,他一直说怕基业保不住,没想到才一走就一语成箴了,真是,唉。”
“得了吧。”
林海文坐在靠窗的位置,中间是谭文宗,道边是凌鸣,随员付健和傅成坐在过道那边。凌鸣听到谭文宗问起,凑头看了一眼勾起嘴角的林海文:“谭老师,要不然呢?岑何春还能跳出来跟海文对骂?骂到他怀疑人生你信不信?就是这么虎。”
相对于被明着干了一次的白明正,陶协那头就显得比较高招了,他们本来也没有明着说什么,就是暗地里放话,被林海文暗地里羞辱了一顿,虽然不情愿,但好歹用不着像白明正那样,被问到鼻子上。
谭文宗目睹全程,可以说是叹为观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