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37章 委婉的林海文

江玉是兴奋大于意外,倒是边上有新跟这条线的记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平时采访的人,哪个不是私下都快打起来了,面上还是一片和睦的。
现场就坐的,除了林海文和凌鸣,华美的江涛院长亲自陪同,这会儿他看着林海文被问到了脸上,虽然有点为他担心,但还是非常有兴趣地去看他。
而国内的记者,大多知道陶瓷协会此前的表态,以及白明正的言论,他们从中嗅到了行业内讧的美妙味道——这意味着关注度和点击量,尤其这一出内讧中,还有林海文存在,那更是销量保障了。
“嗯……以前有直接点名骂人的,现在委婉多了。”江玉想了想,指点了下新人。
另外,你提及的业内人士,我不太清楚是谁啊,之前我倒是看到川白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白明正先生的一些发言,这位白先生之前呢,挺热情地跑上门来,说什么让我加入瓷都大师瓷协会,还想让凌瓷跟协会的一些作m.hetushu.com品办一个联展,又说要让凌瓷去评选什么金奖。总之是特别的热情,我都受宠若惊,不晓得是不是出门踩了狗屎,让白先生这么看重。但后来才知道说,白明正先生有意参与我这个公盘的设想,当然了,他作为瓷都大师瓷协会的扛把子——”
想要提问的手,一根根举起来,跟倒戳在地上的畸形白萝卜、黄萝卜一样。
他们的潮点在这里。
国内外记者的燃点不太一样。
“这个问题,我想要问一下林海文先生,最近坊间有传言,说您有意组织一个新的陶瓷展览,而且设想是非常庞大的,融入的元素也非常多,包括据说也有线上和线下的联合推动,是陶瓷,甚至是华国工艺品展览领域,一个先锋性的尝试。不知道您能给予确认么?”
林海文这一确认,底下记者全都燃了。
国外记者热衷于寻找一种新闻:让华国文化重新成为世界主流的一些努力,以及对www.hetushu.com抗西方文化入侵的努力等。林海文这一举措,连带着他此前和扶桑国骨瓷企业的过招,绝对是一个民族主义的行为——让华国的陶瓷,打败西方的骨瓷。
而涉及到更多的具体问题时,比如一些国内一些艺术专业刊物,问起凌瓷的釉料、窑变控制,林海文就一律推给凌鸣了。
一个“扛把子”让下面的记者都没忍住笑,只有老外还不太懂这些黑话,一脸懵懂。
“这位记者,不知道你今天来采访,有没有得到新闻出版总署的批准啊?不知道署长是个什么态度呢?”林海文笑眯眯,小小反问一句,看他的老朋友江玉小姑娘被堵住了,才心情愉快地回答:“目前来说,我们这个公盘,还是个企业行为,只是说究竟多少个企业来做,还在协商,你提到的这个那个协会,这个那个官方,我认为劳动到他们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小打小闹,他们都是家大业大,什么都去麻烦人家,也不对,hetushu.com是不是?
“呵呵,扛把子先生想要多出力,出大力,我呢,怕他力用的太猛,扯到蛋就不好了,所以婉言谢绝了。可能白先生回去之后,痛定思痛,觉得之前的想法有问题,是错的,要赶紧弥补,才迫不及待地放话,说自己不同意举办,没兴趣参与。
新人更懵了,这还委婉多了?
问的是《美术家》的记者。
华美凌瓷展的小型闭幕仪式上,众多记者云集当场,甚至包括好几家国际媒体的驻华机构,也都来捧场,可见包括《亚洲艺术档案》在内的众多国际期刊的报道,确实非常实在地给凌瓷刷了一把存在感。
一直到后面终于有记者问起陶瓷公盘的事情,林海文才肯重新接回话筒。
出乎意料,林海文干脆利落。
“可以,这个事情是存在的,我们——我和凌鸣先生,在这次展览的过程中,看到了公众对好的瓷器的热爱和追捧,我们认为现在的一些瓷器展览并不足以将这种热情转化为产业的发http://www.hetushu•com展机会,所以才萌生了这样的想法。当然,我认为形式上东西,包括组织上的东西,都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将好的瓷器和老百姓拉近距离,重新点燃我们华国陶瓷的薪火——一定是基于老百姓,基于实用性的火种。具体的方案,我们今年晚些时候,应该就会有给出来。”
对他的言论呢,我倒是可以回应一下,白先生也活了50多岁了,大事也没做成一件,可见是有他没他一个样的。所以呢,我们这个公盘,是一定不会去打扰他的,让他好好的,潜心研究,再活个50年,争取做点大事出来。”
《新文化报》的老朋友得到了机会。
“林海文,他一直都是这样?”
“林,欧洲对凌瓷表现出非同一般的热情,这是近年来,西方世界对华国的古典文化元素少有的追捧,你认为原因是什么?是你还是别的什么理由?”法国大报《费加罗报》的记者获得了外国记者的第一个提问机会。
林海文点头说办,他是没hetushu•com有任何遮掩的。
林海文的回答无懈可击:“华国文化非常的美妙和精彩,随着我们国家重新崛起为一个真正的大国和强国,世界重新正视华国文化是一个趋势。这和过去数百年来,西方世界主导了艺术世界的审美标准一样,艺术无法脱离于经济和国家权力而存在。除此之外,我认为,凌瓷追求窑变的自然之美,是符合现代美学的。事实上,华国的哲学当中,师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思想,本身就是非常富于远见的,追求人和自然的和谐统一,追求健康的生态和天人交流,在今天越来越得到肯定——这应该是东方哲学给世界的贡献,世界需要重新去发掘它的能量和可能性。”
“因为此前我们也知道了一些业内人士的回应,积极的回馈可能并不多,所以林先生是不是会担心组织这个展览会遇到困难,以及您是否跟包括陶瓷协会、瓷都大师瓷协会,还有您所在的美协等等机构沟通过了?能透露一下他们的意见么?”
这回应,很林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