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34章 谈崩了哎

“我什么意思?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连我是什么意思,都听不懂?我的意思是,我来这里,是夏主任亲自致电邀请的。至于你,陈委员,到底是怎么蹭进来的,我可就不清楚了——那么你到底是怎么蹭进来的?看到夏主任的车,然后就躲在他后备箱里头,然后就一起跟着来了?”
被林海文这么目光灼灼地盯着,想给岑何春来个助攻的陈委员,也难免躲躲闪闪:“若是没有这个意思,林先生怎么会跟这件事情扯上关系?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还是被绑来的么?”
林海文见岑何春站起身要走,王鹏也终于吃的差不多了,他也跟着站起来:“岑会长,VIP卡要不要的,八折哦。”
“真是罪过,岑会长原来还有不少话要说?”
夏成连今天算是见识到了林海文的脾气,美协里头,林海文历来名声显赫,当初林海文和桐城美院乐军、耿琦一帮人的战斗,甚至常硕都曾经亲自下场给弟子hetushu.com撑腰,乐军如今也是灰溜溜的了。此外,前任美协会长付远,包括他的弟子——清华美院的涂刚,也都跟林海文不对付,最后也不是没能拿林海文怎么样?人家照样是风生水起,上升的速度连个磕巴都没打。夏成连同为美协理事,而且还是陶瓷专委会的主任,对这些自然是听过,只是林海文过去一直没有跟陶瓷打交道,自然也跟他无缘碰面,他也就没有机会亲自领略林海文的风格。
岑何春还想说:“林先生——”
那刚才信誓旦旦质问陈委员的人,是谁啊?不是你林海文么?
林海文抬头拦住了,他对这几个人是不是在演双簧没有兴趣,也并不在意。
“林海文,你什么意思?”
噗。
“成。”
岑何春结账,八个人吃掉6000块,说多也算不上奢侈,说少,从岑何春难看脸色上,也看得出来确实并不少了。
“你把老岑给弄毛了,是真不办了?我看凌鸣,www.hetushu.com好像是挺动心的哦,这两天跟谭文宗老师聊得蛮多。”王鹏坐在副驾驶上,回头跟林海文说话。
林海文对岑何春出来当好人,也没有什么意料之外的情绪。
“那,林先生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我可就迷糊了。”
……
林海文是个得寸进尺的混蛋,这会儿还没忘了瞟陈委员跟岑何春:“嗯?谁说的?我可没说。”
林海文自然知道凌鸣跟谭文宗的想法,本来他这个方案,也就是从他们那里开始的——不然他事情这么多,还真是想不到要去弄一个陶瓷公盘:“再看吧,要办也用不着他岑何春。”
“好,我就等你的信儿了。”
“我的意思啊……我要是有意思,一定提早请夏主任给把把关,至于现在,我的意思就是没什么意思,至少跟岑会长啊,跟陈委员的意思,那是没什么关系的。”林海文这连串绕口,一般人脑子不太灵,都听不懂。
什么美协委员,什么陶协会长hetushu•com,在他那里,好像就是个透明人。
夏成连也不知道自己拿个什么表情出来合适。
“夏主任请客的时候,可没跟我说,还有阿猫阿狗一起来啊。”
岑何春小心思动了不少,得到这么个答案,心里不开心是一定的,不过更多的还是愤怒——林海文是牛,是了不起,但未免过于目中无人了,多少身在上位的,也不敢这么放飞自己的。
“哎哎哎,别别,别这样,咱都是一条线上的人,都是为了一个‘瓷’,没必要弄成这样嘛。”岑何春拉了陈委员一把:“林先生也不是那个意思的,可能是沟通不流畅。”
“……林先生还是自己留着吧。”
今天这场饭局,他就体验了个彻底。
那真叫“狂霸酷拽,不可一世”!
王鹏又没忍住。
陈委员被气得不行了,夏主任原本是有点往后缩,心里把岑何春埋怨了一遍,他根本就不知道林海文跟岑何春已经算是谈崩了,这会儿他介入进来,那真是一个不小http://m•hetushu•com心,就要把林海文给得罪的。不过眼下这个局面,陈委员毕竟是美协陶艺专委会的委员,他要是还不开口,就太丢面儿了。
“嗯?陈委员,别不说话呀,你什么时候听我说要办这个公盘了?”
“……”
岑何春和陈委员那副僵尸脸对着,他要笑眯眯的,也确实是摆不出来,可要是把林海文晾着,他又不傻,为什么要平白得罪林海文。
“哎呦呦,怎么就到了这一步。”夏成连看了陈委员一眼,看他青筋暴起,赶紧用眼神安抚一下。这事儿怎么说都是没用的,说林海文是主宾,那陈委员也只有去跳黄河了,说大家都是主宾,林海文要是说一句“刚才都没让陈委员这个主宾点菜啊,真是失礼”,陈委员还是要去跳黄河——主要是一开始,陈委员就不是个客人的样子啊。以夏成连的老道,这会儿止损的唯一办法,那就是转移话题:“林先生对这个公盘,真就不搭手了?”
言而总之,边儿凉快去,别凑上来找和*图*书没脸。
不过在座几个人,都打叠起十二分精神听他说话,也都听明白了他的话——我办还是不办,那是我的事,没必要跟你说,但可以确定的是,我要办也不会跟你一起办,我不办也不会去帮你办。
“看来林先生是主意早定,那我就没什么可多说了。”
“别介啊,岑会长,陈委员这话说的是有问题的,我办不办的起来,首先得要说我要不要去办啊,不然根本讨论不到那个地方嘛。陈委员你说呢?”
“夏主任,下回有空我来做东,咱们安安心心吃点好的。”岑何春去结账的时候,林海文倒像个请客的老板,握住夏成连的书,很真诚地邀请他:“本来去年美术家协会年展的时候,我就打算去陶瓷展览区域看看的,可惜时间不凑巧,不然那会儿就有机会跟夏主任见面了,也不用拖到今天,还要旁人来做由头。”
副会长上面还有会长,陶瓷工业协会上面还有华国轻工联合会,再不行,全都丢开,也不是不能做。
“啧,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