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27章 不要?

“要有人脉,对不对?”
谭文宗被绕的一个激灵,然后又绕了回来,他之所以没有把林海文当成人选,原因是林海文压根不能算是个瓷器圈里的人啊——他心里无法言明的一点小心思,联系林海文,其实就是想要用一下他和凌瓷的风头,借助一下他的智慧。
好像是……挺不容易的?
43万3445点恶人值。
继续点头。
话很好听,但其实是个负面的回答——汉语就是这么草蛋,正话反说,反话正说,藏着说,暗里说,明褒实贬,明贬实褒。李牧宇说他会鼎力配合,意思就是他自己参加没问题,但想要让他协助邀请人员,那就有问题。
“最好再有钱有人好办事,是不是?”
林海文对他们的想法,心知肚明,他不会拦他们,因为他根本就不会相信能做得成——陶工会里头要真有能做成事的人,不会等到林海文来提出什么方案。
林海文一只手数了两遍,算是把自己和_图_书的人脉数了一遍,就这还没完。
……
怪不得现在是一副死样了。
“嗯?你有什么好的人选?”
这一点谭文宗当然知道,否则也不会一开始就没从那边使力,不过有了林海文这个方案,他觉得也不是没有希望来推动啊——毕竟这对陶工会领导的业绩也是个大大的亮点啊。如果能够办好这样一个瓷器公盘,推动华国陶瓷在高端实用瓷器市场上的反攻,绝对是个大大的成就。
林海文看谭文宗沉默下去,就去看李牧宇,他倒还是很稳:“林先生有这个意愿,当然很好,我一定是鼎力配合的。”
笑了笑,林海文摇摇头:“有李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嗯哼。”
“再说这个瓷器行当,这一次凌瓷的展览,我也接待了不少人参观了,再加上您二位不也在么?完全不是问题啊。”
谭文宗和李牧宇,其实内心很矛盾,一方面对林海文m.hetushu.com这个提议,一个成型的庞大方案,非常感兴趣,非常想要让它成为现实,但是另一方面又对林海文来推动有疑虑。他们都能想象得到,那些大师对林海文这样一个年轻的、外行的、盛气凌人的组织人,会产生多大的抗拒心理。
他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凌鸣,这位哥们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这是个真正的陶瓷工艺爱好者啊,显然凌鸣对于做一件这样的事情兴致勃勃。
“你?”
两个人对视一眼,还是谭文宗迟疑着开了口:“要不我们还是看看能不能说服陶瓷工业协会的领导?”
谭文宗点头。
“你为什么如此惊讶呢?谭老师?我的影响力需要怀疑么?我可是有一千五百万微博粉丝的男人!而且保证没有买过粉!人脉,京城地界,我完全平趟啊。你就说说,这个美协、文联、博物馆系统,文化部,宣传口,市府,广播电视,报章媒体,地方政府,哪和*图*书里有我够不上的地方?嗯?”
华国陶瓷工业协会是行业唯一的官方组织,轻功联合会指导业务,国资委主管。
“它要是做得到,就不会等到今天了。”林海文倒也不生气:“而且我也明白说了,陶工会固然是官方组织,但它到底有多大的组织能力,多强烈的意愿,你们可以自己想想。我要提醒你们的一点,陶工会里头可不都是艺术家——它几百家会员单位中,骨瓷的,中低端陶瓷的,才是主流。”
点头。
林海文看到这个数儿的时候,突然发散了一下,如果恶人谷里头有什么长生不老药之类的,他也好有个终极追求,一门心思攒恶人值啊,可惜偏偏没有。
“剩下有钱有人能办事,哦呦呦,除了我还有谁?”
这也不能说谭文宗就不要脸。
林海文这个时刻,感受到了华国陶瓷圈让人作呕的闭关锁国气息。
林海文没有想什么,他在看恶人谷的恶人值。
好声好气地把人给送m.hetushu.com走,凌鸣看看在沙发上沉思,双眼无神的林海文,也没打断他,给他换了杯茶,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凌瓷展览到今天,有购买意向的人确实不少的,不管是买去装逼还是真的欣赏,总是工作室还没正式上路,单子就来了。
差不多十天之后,林海文在画室,身后是王鹏的画架。凌鸣开着车带着个兴冲冲的谭文宗来,后面还跟着个中年人。
介绍了一下,陶瓷工业协会的副会长岑和春……的秘书。
推心置腹的这么一考虑,谭文宗觉得可能性真是不小。
林海文一愣,什么呀,难道他这么个大人物坐在这里,都看不见么。
“要在瓷器行当有名气对不对?”
一笔大数字啊。
确实这个圈子是很封闭的,林海文来主事,哪怕有他跟李牧宇——李牧宇还不知道同不同意呢,哪怕同意了,想要做成,组织起人来,那也是难上加难的。
“然后是海外,论起海外影响力,国内比我厉害就没几个了吧?和*图*书更别说,海外艺术圈那就是更是如此。”
“要有影响力,对不对?”
随着他自己掌握的资源越来越多,恶人谷的兑换用的频次少了很多,恶人值也累计了很多,毕竟,现在是天天有人骂他啊,而且人数不少。竹内三郎回国之后,从扶桑来的恶人谷也多了很多,可见他回国肯定是说了啥,林海文都不用看新闻就知道了。
谭文宗被他这一大串数的,有点迷糊——其实他自己要数也能数出一堆来——只是他也没那个脸啊。
“嗯?李先生怎么说?”
林海文伸出一个食指,指着谭文宗,然后慢慢转弯一百八十度朝向自己:“这里,我!”
他翻了翻十万档位的兑换品,又翻了五万档位,眉头皱了松开,松开又皱起。
“最最关键的一点,满足这些条件的人里头,只有我,林海文,一个人有这样发扬传统文化,保护国之瑰宝的使命感,责任感,愿意花费人力物力,尽心尽力地推动。谭老师,李先生,不容易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