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19章 太脏了

“哈哈哈。”
凌鸣其实还没怎么说实话,谭文宗这个人其实比较淡薄,虽然也有一些家国情怀,但并没有那么浓烈。主要还是瓷都的一个行业协会——瓷都大师瓷联合会的会长,川白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白明正,他说的更为激烈。
谭文宗也认可了。
林海文突然插进来凌瓷的事情,给她耽搁了几天。
“那你不是男人。”凌鸣怼他。
“所以他觉得借这个机会,来推动国内陶瓷器和骨瓷器的发展,是恰逢其时的。”
《红豆》《我愿意》都已经录制好了。
“可以说很有创意了。”
“算了吧你们就。”
林海文跟凌鸣,那也是时代选择的拯救者。
所以凌鸣也就不跟林海文说起了。
小牛是林海文,老牛就是王景峰、卢锐、田总监那一批,后面加入电视中心的黄埭志那些制作人,也都是些老男人。但女孩子这头,艺人总监林青,财务晓玲那就都是小姑娘了——也就是青青草原。
“卧槽,你们骂的也太脏了吧。”林和*图*书海文这么一个骂战起家的,都被凌鸣他们跟对面队伍的骂战给惊到了。
后面居然没有忘记加上一堆压键盘的乱码“@#¥%……&())”。
“刘先生一来,我们公司的女孩子都快暴动了。”林海文客气了一句,扫了一眼大家伙儿,所有人都乖乖回去了:“希望这次合作愉快。”
瓷器的高端市场毕竟有限,而低端市场则一定是分散的。
这支歌曲,如果选不好男声,林海文本来是宁可不做的。不过仅有的两三个选择对象中,还真是让他选出来一个,对方也有这个意愿。
林海文看着看着,突然爆笑。凌鸣凑过来一看,正好是开始的时候,凌鸣队里的一个人,对面骂他老母,他回骂:“老纸正在把你老母按在键盘上草。”
凌鸣这个混蛋接的特别快,马上喊人家“大侄子”。
林青啊,财务主管李晓玲啊,都只有二十多,更别说他们手下的了。业内都有说法,敦煌配置是:一只小牛,带着一群老牛,在一和图书片嫩嫩的草原上,没有天敌的幸福生活着。
“能跟您合作,我就特别愉快了。”
高度上那绝对是到了民族危亡的程度了。
女人说好哄,有时候那真就是好哄,祁卉看着就挺开心地去厨房了。
卞婉柔9月发的新专辑,现在录到《因为爱情》了。
“先见见吧,看看他们怎么说。”
……
这个情怀当然不一样。
林海文把凌鸣的手机还给他:“谭老师要我见什么人啊?”
“我说你们这些男的喜欢打游戏呢,看来除了杀人放火勾搭妹子这么刺激的事,还可以在里头放飞自我啊。瞧瞧这些话,要是让人知道你这个大师在游戏里是这么个德行,还仙风道骨呢,贼眉鼠眼还差不多。”
这跟我们的热水瓶,脸盆什么的,差不多,一个老百姓去买碗,怎么可能说我要买什么什么名牌呢?
“这个啊。”林海文想到的就是这个了:“陶瓷的弱势也好,国内品牌的弱势也好,靠一两个人改变那是痴心妄想的。而且说真的,我对国内http://m.hetushu.com的商人,包括一些有名无实的大师,也不太感冒。没得坏了我们自己的名声,那就得不偿失。”
再往后翻,那就更是不堪入目了。
“……呸。”
虽然敦煌作为业内顶尖的文娱公司,平时各种合作的天王天后也是不少见的。但刘南亭来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小轰动。现年32岁的刘南亭,18岁就出道,24、5岁的时候,靠着一部电视剧主题曲走红。之后迅速成为华语乐坛的中坚力量,拿遍各类奖项,打破各种记录。
祁卉凑过来看,然后特别嫌弃地把果盘给拿走了,凌鸣赶三赶四的,算是抢下一把车厘子。
叹为观止。
“瓷都的那几个呗,还有他自己,然后南边有两个。”凌鸣对瓷器行当里头的认识,当然比林海文要来的更加厉害一些:“要么手上自己做大师瓷的,要么是经营的,做出口的。哦对了,还有个做骨瓷的,云口的,叫田维胜,国内往外销自有品牌的骨瓷,算是头一个。”
方案恢弘庞大,但说来www.hetushu.com说去,凌鸣只听出来一个意思,大约就是要让他跟林海文,尤其是林海文,帮他们那些人卖东西吧——想什么呢,都不用问林海文,凌鸣都知道结果。所以后面凌鸣也跟谭文宗说明白了,请林海文见面问题是不大,但要按照白明正的如意算盘,那真就是想都别想了。
“我不喜欢打网游啊。”林海文未免被误伤,赶紧举双手声明。
合唱的男声,最终定了刘南亭,也是华语乐坛的中生代天王之一了。
凌鸣瞅了他一眼:“我去邀请谭老师到工作室来嘛,结果谭老师的意思是,这是个特别难得的机会,网上的民众对瓷器的认知,可以说是有了一波暂时的热潮。这一波人里,其实很多都是追求生活品种的新中产,也是中高端瓷器的目标销售群体之一。”
敦煌的这些妹子们,大多数都是二十多岁的,牛云霞已经算是年纪最大的了。
“那——”
“谭老师的意思是?”林海文皱了皱眉,有了点想法。
什么乱七八糟的,从神话人物到巨型油轮,http://m•hetushu•com从电视人物到动漫巨兽,总之什么都被装进对方老母那啥里面了。
国内的骨瓷,相对低端一些,但销售规模有时候甚至比道尔顿还要大。云口是华国骨瓷的新瓷都,田维胜的云达制陶,就是这里头的佼佼者了。
“……”凌鸣也有点汗颜:“当时情况不同嘛。”
林海文斜睨了他一眼:“虽然你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我是绝不能让你一试威风的。你就别妄想了,我对我们家卉卉是忠贞不渝的。”
后面还有骂人家“儿子的”。
虽然是林海文重新一手执掌,但花费并不是特别多,卞婉柔属于底盘工作做得非常扎实,然后反而录音时间就比较顺利比较快的一个歌手。这当然是制作人最喜欢的那一类歌手了。
对于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少女情窦初开时,就是听刘南亭的情歌。
“嗯。”
一单《红豆》,二单《我愿意》,《因为爱情》是合唱曲,没有办法做主打的,尤其对于正当红的卞婉柔来说,更是不能将合唱当主打了——这是过气天后和新晋歌手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