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14章 贼不走空

林海文自然是一脸无辜了。
这么一只东西,就被林海文随随便便搁在他私人作品的画室里头,那怎么看都别扭了。
公司门口这么一堆记者,也不出乎他的意料。
他们毕竟不是陆松华、常硕这些林海文的师长,在林海文面前是很平等的关系,说多就是过了。
“上回你把《帝王出行图》给了华美,这次总归要轮到皇城了吧。”
“老谭,别说了,再说你就被人收入殼中了。”顾以致打断还想说话的谭文宗:“这小子真是个贼不走空,雁过拔毛,吃干喝尽的精东西。”
也不会说这件瓷罐,就是个诱饵,不怕他不上钩喽。
谭文宗和顾以致两个人,活了150岁了,这还是头一回听到当事人担心自己“慧极必伤”的。
他当然不会说想把谭文宗弄到凌瓷工作室来当顾问喽。
“林董林董,竹内三郎的回应您看见了么?请问您有什么可说的?您认为你赢了还是输了?”
“又让你得逞了!”顾以致指了指林海http://www.hetushu.com文:“比狐狸还精的人,还担心什么慧极必伤啊。”
这,这个,那真是长见识了。
林海文话说到这个份上,不管是谭文宗还是顾以致,都不可能再多说了。
虽则林海文的画室也算是安全的很,里头几大千万的画作呢。但跟这只泰窑瓷罐一比,就有点寒酸了——上一次有泰窑上拍,是人民币1300万,一只有些瑕疵的盏,东西也不是太小。但那已经是十年前了,行情何止翻了几倍。更何况眼下这只瓷罐,更不是它能同日而语的。以顾以致的专业来看,这只瓷罐如果上拍,至少也是1亿人民币起步,上限究竟能到多少,那就不可预测了。虽然国外藏家和博物馆不可能买走——毕竟这肯定是一级国宝,不允许出境的。但国内的艺术品市场也绝对是不缺少壕的,拍出个三五亿什么的,顾以致一定也不会惊讶。
“您过奖了,过奖了。”
林海文就知道这俩老头和*图*书,正义感爆棚,而且说不定还有小心思呢——要是来路不正又不想被有关部门给收拾了,最好的方法是什么?捐给皇城博物院啊。
“唉,那你这个保养一定要注意啊,得定制个严丝合缝的盒子先吧?不能就这么放着呀。”谭文宗可惜地说道:“东西倒是挺干净的,不过后面如果要清洗也不能大意。之前杂项那边收了个铜炉,他们都快气死了,正儿八经的景化铜炉,被人拿稀硫酸洗了一遍,弄得跟被活剥了皮的兔子一样。”
顾以致看看这个瓷罐,又看看谭文宗,再看看林海文那张笑的云淡分清——非常之欠揍的脸。
“我对咱们国家那些能力通天的人,可是一点不敢小看的。这东西一出世,你们两位这半年跟谁打过交道,他们能给查个底掉。到时候我还不是躲不了。再说了,您二位一个已经退了,一个马上也要退了,干嘛费这个心,以后只有愿意,随时到我这里来看嘛,绝对比放在博物馆里方便啊。m•hetushu•com我那张画,现在自己看都不让看了。”
《帝王出行图》正在保养维护,当然他是看不见的了。
“顾老,谭老师,我林海文手底下出来的好东西,那不是一个两个吧?《帝王出行图》比这个瓷罐更牛吧?不照样拿去给华美免费展览了么?印母教授章,欧阳宗志的那枚田黄,今天这个凌瓷的烧造技术,哪一样是不起眼的?触法的事儿咱根本不会干,要不然也早就混不到今天了,还上蹿下跳的。说句实在的,我要真是有什么让人担心的,那就只有四个字了:慧极必伤!太聪明了,太天赋卓越了,太妖孽了,唉,我也担心自己会不会那啥,您二位都明白的。”
别想得太美。
谭文宗自己一想,也想明白了。发现顾以致说的真没错,先是给凌瓷写稿子,然后就是这瓷罐的保养了,两边包圆,把他给收在五指山里头了。关于第三点,想要让他进凌瓷工作室的事,他还没想到呢。
顾以致这会儿又瞥了他们两个一眼,和*图*书突然一笑,是的,冷笑。
证明不了不合法,那不就是合法的么?至于怎么个合法法,那就看林海文乐不乐意说了。
天下泰窑第一器!
算他还有点意识,他要是说匿名捐赠,林海文就要给他跪了。
谭文宗犹豫了一下,眼神还是死死吸在瓷罐上:“其实匿名委托展览也不是不可以的啊。”
他瞧着林海文那一脸笑眯眯的样儿,还有这只浑身像是发着光的泰窑瓷罐。
“是是是,一定注意。”
其实他们也想明白了,以林海文今时今日的影响力和地位,已经不是说他要证明这东西合法了,而是找他麻烦的人,需要证明这个东西不合法!
林海文嘿嘿一笑,看着谭文宗,他可是很有先见之明的,跟谭文宗说好了,这东西不外漏——国宝一件两件三四件的出,他也担心呐,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更何况,这个惦记的,绝对不会只有贼。
“这东西你就这么放在这里?”
也不等二老说话,林海文稍微放低了一点声音:“说不定以后还hetushu.com能得了好东西,我也不能一个一个都送出去啊。不过您二位的眼福,我一定是能保证的啊。”
招待过二老,让傅成原路送回,林海文下午则去敦煌,准备跟卢锐沟通一下春晚的事情。
“怪不得呢,我说老谭跟被迷了似的。”老顾直起腰杆子,脸上倒是沉重了几分:“海文,这东西可不是一般二般,你到底是怎么入手的?别犯了错误。”
顾以致被他说的,都不知如何是好了:“闭嘴吧你就。”
谭文宗这个评价,分量可是十足十的,他一生对泰窑痴迷,目前全球有数几个藏有泰窑珍品的博物馆,他基本上都走遍了。大英博物馆那个盘子,他就研究过不下三遍。
……
“哎,您说说,我是不是要藏拙一点才好,才华不能太外漏了。”林海文皱着眉头,状似非常担忧的样子:“我还年轻呢,还没结婚,没生娃,没有为国家做多少贡献呢。”
一口气就泄掉了。
算了吧,千金难买心头好!临了还有这个造化,给林海文出点力也不算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