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09章 威逼利诱老小孩

他跟谭文宗是几十年老交情,“要挟”着林海文,至少得跟顾海燕好好聊一次,省的老是听她嘚吧嘚烦人。
“顾老您担心什么,您俩几十年的交情,还能叫我几句话给挖了墙角?”林海文一边激他,一边拉着谭文宗往边上走了两步,压低了声音:“谭老师,我手里呢,有一只泰窑的瓷罐,大器。”
谭文宗狐疑地看他:“你这别是鬼货生坑吧?”
“您高明,一看就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不愧是大家!”林海文竖一个大拇指。
“嘿,小子你做了什么,灌迷魂汤也没有这么快的。”老顾眉毛都是竖起来了。
老顾气哼哼地走了。
“哪儿能啊,这地里的东西都是国家的,规矩我能不懂么,我这么根正苗红的。要是那个,我早就上交了。再说了,您一掌眼,还能看不出来么?”
果然,老顾也不避讳谁:“海燕说最近找你聊聊,你都是没空,是不是不太好啊?”
“我还能骗您么?”林海文还和_图_书是压低声音:“我跟您说,我要是骗了您,您随时可以反口啊,对不对?我又不能管着您说什么。不过呢,我有个事儿,就是这个罐子吧,我没打算让它出世,主要是来源比较特殊,我这个凌瓷的一部分配方和灵感啊,也是同一个来处,人家呢,不愿意露面。”
顾海燕?
“说的那么难听干什么?人家这瓷本来就好,倒是你,拿这个要挟人家,不太光明正大。”
“咳,谭老师,我们借个地方说句话。”
最大的一个,是个盘子,直径大概34厘米,高3厘米多一点,藏于大英博物馆。
把一群老人家送走,林海文站在门口,眯着眼看里头的参观人群。
林海文比了一下:“高32公分,径宽接近50厘米!那个釉色,啧啧,美不胜收啊。”
万万没想到啊,居然还有报到头上来的时候。
啧啧,竹内三郎的那个翻译,卡梅伦的员工,好几家没请的媒体,还有举着手机嘀咕的…hetushu.com…那叫网络主播?
谭文宗根本没啥犹豫,几十年的老交情瞬间忘到脑后了。
林海文也好奇,他跟老顾,除了当初《帝王出行图》归属问题,他选择了华美而不是皇城博物馆之外,就没有什么矛盾了。再从顾海燕那头算,他作为晚辈也挺客气的了,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老顾。
“成,那就今天,先让我看。”
真是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
热闹啊热闹。
“今天我有点忙,要不然明天中午,我让人去接您,就到我黑龙潭的画室。”
谭文宗对林海文的“谄媚”,是笑的不行:“我倒是没什么,不过这跟我不是一个行当啊,虽然说都是瓷器,但我研究的是古瓷,是文物瓷,说的是历史掌故,时间淬炼。你这个新瓷,我确实也没什么资格评价呀。说起来,这事儿你们美术协会更有立场呀,现代陶艺的专家,十之七八都在美协里头,凭你林先生的声望,再者凌瓷的质量摆在和-图-书这里,不至于请不动人啊。”
“你,你说真的?”
“哎?干什么?”
“怎么样?谭老师,成不成,我这可不是贿赂啊,就是个小意思,表一下诚心诚意。”
两个人亲亲热热地走回去,老顾左看看右看看:“老谭,你这是被他腐蚀了?这么快?”
“那也行。”谭文宗点点头:“今晚上我把文章写了,好吧?”
林海文眼珠子咕噜噜一转。
如果林海文果真有一个泰窑瓷罐,还那么大,那绝对是华国陶瓷研究的一个里程碑啊。
林海文也真是醉醉哒,顾海燕升职之后,已经不是中河台台长了,敦煌跟中河的合作,林海文也就不再自己抓,八省二市春晚那种场面,年年有是不可能的。他也拿不出那么些好节目来,所以中河台今年老早就有点急,顾海燕作为老领导,也三不五时地找林海文,林海文三次里总要推掉两次,不然烦得慌啊。
想了又想,谭文宗也想不出别的来了,哪怕说来路有点不正,和-图-书对林海文这种级别的文化人跟富豪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果是国外走下水进来的,那就更没啥了,好歹算是文物回流了。
“哼,老谭,这小子是看上你的用处了。”老顾研究员撇撇嘴,他年纪大了,已经不在皇城博物馆坐班,属于是顾问头衔。平常跟女儿待在洛城的时间也变多了,显然对林海文的经历也了解更多:“这小子是有用朝前,没用朝后。老谭我劝你别理他。”
“老谭,他精着呢,能不懂?我跟你说,先不说他这个仇人遍地,找不找得到人。就算找得到美术协会的,人家也要说了,他就是美协的理事,那不是自己人帮自己人说话么,没什么公信力的。你就不对了,皇城博物馆的资深陶瓷研究员,国家文物局的特聘专家,政务院的特殊津贴得主,啧啧啧,响当当的名号啊。老百姓谁分得清什么古瓷新瓷的。”
老顾颇有点得意洋洋。
“哦呵呵,林先生说的事情,我倒也有点想法,就不知道http://www.hetushu.com猜的对不对。林先生是想要让我为这个凌瓷写点东西?”
“我说顾老,您这个哪儿看不上我了?您倒是说呀,干嘛这么陷害我呢?咱这个瓷,值不值当谭老师开一句口?值!这点自信我是有的,我林海文到京城这么六七年,要说事儿是闹出不少,但绝没有自己不够硬扎的时候!”
“爽快。”
老顾今儿个是非得给林海文弄黄了的样子。
林海文得意一笑:“顾老先生,这个就无可奉告了。劳烦你回去跟顾部长说一句,中河台的事,我是心有余力不足,江——哦,林郎才尽了。”
林海文脑子里一动。
这意思是地里刚挖出来的。
历代名窑中,泰窑位居前三是不为过的,如今全球各大博物馆,收藏的泰窑瓷器,完好无损的,十个手指都能数出来,修补过的加一块,不超过50件。
谭文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林海文压根也不知道顾海燕那没良心的,他一心一意帮她坐拥高位,她居然在她老子面前诋毁他的纯良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