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04章 你是个好孩子

当然,除了唱反调的,也有支持的呀。
“成,都听你的。”
十来个人忙到了十一点多,才将将把方案定好,准备明天一早开始布置。
“是,但——”
“你看啊,这个瓷器的烧造工艺是我给你的吧?”
“啊啊啊,好羡慕帝都啊。”
林海文在展览现场给他用了一道仙风术,气质暴增了一个数量级,确实有现场的无知少女在微博上感叹来着。
恨不得塞进他眼眶里头。
凌鸣懵啊。
“你说要烧大师瓷,让我亏老本了,我再为难再不愿意,也同意了,是不是?”
有国际主义战士比较不爽:“没想到,林海文居然是这样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一点礼仪气度都没有了,丢人丢死了,人家还说我们华国的大作家大画家也就是这个素质,我都不好意思见人了。”
“别吵了,不过我真的挺好奇的,这个凌瓷究竟是什么样啊,林大神这么有信心。有没有人一起去看啊,京城的约起啊,华美离我这不远,要http://www.hetushu•com不要早点去的,会不会挤啊?”
“别这么说,咱们哥俩把这个展览办办好,以后能多卖几个钱,我也算是有点收益,好不好?以后还得劳累你,谁让我不会做陶呢,只能靠着你辛苦。”
自带热搜体质,而且还涉及到了扶桑国,这话题不热都不行,虽然不至于上了热搜榜前十上,但讨论的也确实不少。
凌鸣两个腮帮子鼓起来,跟个屁股似的:“你说。”
一直到他点开木谷发出去的新闻稿,看的也是相当过瘾的,林瓷啊,林瓷啊,啧啧,我凌鸣——册那,林?凌鸣当时眼珠子都掉下来了。这帮做新闻的也太水了,居然打错字,这种事情居然也能错?这简直是对历史不负责任。他头一个念头,就是给这家报纸——文化报打电话投诉。
凌鸣还内疚着呢,特卖力,林海文还捞着机会休息了一下,刷刷手机看看微博。
“那赶紧商量着怎么布展吧,看看后天早上能m.hetushu.com不能赶上把东西送过来。”
但他很快想到林海文之前说的话,还有那个“一不小心拱了人家好白菜”的表情,电光火石,都明白了。
也有貌似专业人士:“陶瓷这个东西,确实古代的时候,我们是领先的。但近代以来,我们国家连吃饱饭都难,还有谁去研究陶瓷啊,被人家超过了也是有道理的。林海文说什么艺术性,说什么土与火的灵魂交融,算了吧,人家英国的精品瓷器早就是高级礼品了,你瞧瞧那些富豪,家里面陈设的都是欧洲瓷器,小文青放的也是扶桑国的,根本没什么人选择我们国家自己的瓷器。没人捧的东西,能高级到哪里去?”
“是,我谢谢你,但是你不能——”
这位凌大师有人认识么?怎么这么帅啊。
江涛这会儿还在边上站着,从头听到尾,心里叹气,这摆明了是林海文做了亏心事迷途知返,怎么就变成凌鸣给他道歉了呢。他还见着林海文沉重地摇摇脑袋,一和_图_书脸“我不怪你你还是个好孩子”地拍拍凌鸣的肩膀。
“这个研发投入我也支持了你吧?”
“凌鸣,来来,你坐。”林海文硬拉着他坐下来:“我跟你说说心里话啊,你听着先。”
一开始的时候,确实还是不错的。
“一般是不会挤的,但既然林大神有展览,那就不知道了。反正那回《帝王出行图》展览的时候,就人山人海的,这一次不晓得了。”
这个气愤啊!
想说点什么,可是名字已经更正了呀,还能说什么?
“人和牛的约定?碳酸钙和硅土的相恋。哈哈哈哈,大神还是这么有才,不过说真的,瓷器还得是陶瓷,骨瓷也就是用着方便,那质感就不对,老外喜欢捧他们自己的,无非是商业操作比较牛,论起东西来,根本比不了我们华国的瓷器。”
天啦噜,这么帅还有这么有才,天啦噜,我要给他生小猪。
剩下的还有当心被林海文一起丢了人的:“他那个什么凌瓷,什么凌大师,行不行啊?别最和*图*书后根本比不上人家小鬼子,把全国人民的脸都丢尽了。”
“那些说林海文给你丢人的,你要不要脸的,林海文在国际上给华国挣的荣誉,全华国也没几个人比得上,丢人轮得到你,你算哪根草啊?”
林海文说的不错啊,听起来确实是啥啥啥都是他凌鸣占了便宜,林海文是亏大了。
“没错,可——”
观点比较多样化。
“不能怎么着?我已经让人给文化报去邮件更正成‘凌瓷’了,等于是连最后的命名权,我都让给你了,等于是从头到尾,我只有付出没有索求,你看看你,青史留名,瓷坛泰斗,从今往后,人人提起华国瓷器,那就是你凌鸣了,等咱再干掉小鬼子,你就成了民族英雄了。我的天哪,凌鸣啊,你这个人,太精明了,什么什么都归你到手了,我被你坑的好惨啊。”林海文一脸痛心疾首,他之前既然已经决定把钧瓷这个闺女还给凌鸣,当然也不会犹豫,只是那会儿文化报的稿子已经发出去了,更正有迟滞。
摆平http://www.hetushu.com了凌鸣,林海文轻舒一口气,江涛意味深长的目光他也不管了。
“呼,那就明天见吧。”林海文伸了个懒腰,眼角边的余光看着凌鸣有话要说的样子,连忙打了两个哈欠,去拉江涛:“太累了,江院,我送你一趟,来来来。”
“错字?新闻没出来你就知道要错字了?”凌鸣简直了,在林海文从他那里离开之后,他还昏昏然了好久,简直跟在潮巅上待了两小时一样,爽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尬舞啊。结果等他想起来看看微博上有没有动静的时候,尤其还怀抱着一点小激动,小雀跃——说不定就有人连他凌鸣的祖宗八代都给人肉出来,然后感叹一声,凌家祖坟冒青烟来,竟然出了如此一个牛掰的凌鸣来。
“我只说一句:林大神有没有输过?”
林海文算是久经考验的,骂的也好,捧的也好,那都不放在心上,看过乐呵过就得。
他举着个上了车,举着个手机下了车,进了华美,怼到林海文眼前。
“我,我也不知道,那给你道个歉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