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97章 大轰炸

林海文也趁着这个星期的几天,把手上的一幅画结个尾。
幸好祁卉也就是醋一醋,不然林海文就要招架不住了。
“啊?呦,您都开口了,我还能不答应啊?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就是整理整理,打扫打扫,这不乱得慌么?又觉得您亲自打电话过来的事情,肯定是比较急比较重要的,所以赶三忙四的,请了七八个人,才整理出个能看的样子来了。”
林海文记得很对,当初他跟祁卉还没有确定关系呢,邀请祁卉作为女伴跟他一起去参加青艺赛,给她买了个金冬瓜之外,还买了身衣服。当时俞妃母女俩,也在店里——那个女孩清清冷冷的,没想到会成为一个策展人。
海陆空三线大轰炸啊。
“是这样的,我女儿,俞鸿,她最近头一次独立策划一个大展,是个国际展览,好些外国友人需要她来负责接待。这不是你林海文林大师在欧美的名气大么?有好些个外国参展商,就提出来想要看看你的作品,hetushu•com结果国内了解了一圈,发现居然没一家博物馆收藏过你的画,更别说你的画展了。她有点尴尬,所以我呢想着,能不能你给通融一下?我也是走走后门,好歹咱们也认识好些年了。”俞妃特别客气。
“呵呵,您说您的事儿吧,甭管别人了就。”林海文放下笔,站起身,走到小黄的小自然角落里头,伸手去点它的小脑袋。
定了下周一开始给卞婉柔做新专辑,公司这头,宣传企划案已经修改好,其它准备也需要一步一步地来。卞婉柔的新专辑,毕竟不是一般二般的事情。整个华语乐坛,9月这个档期,今年就得留给卞婉柔了,没有别的人敢来掺和的——指的是但凡是对自己有点期待的人了。
“到底是多大的事儿,连您都请动了?”林海文语气里的感叹都快满出来了。
俞妃那头顿了顿:“啊?”
林海文那叫一个豪气:“您还给我说一个谢字,太客气了,太见http://m.hetushu.com外了,张局,下回咱不能这样了。伤人心啊,拔凉拔凉的,好不好?”
“您不知道啊?”
“哎呦,还真是。”俞妃也想起来了:“那就好早了。”
便宜绝对是不便宜的,就是这个送礼的心啊,不太诚恳。
这么热情的林海文,显然跟张局的印象有点差距。
大师瓷量很小,也颇有点不为人知。但水准是不低的,尤其在华国人自己的审美里,都是顶级货色。
远在巴黎的楚薇薇,大概不知道自己成为林海文小两口的谈资。
“好好,那就辛苦你了,谢谢呀。”
父母官,合作伙伴,私人交情,一起来。
挂了电话之后,林海文想了想,先给外联局张局去了通电话:“张局啊,你看客人什么时候来啊,我这都打扫干净了,不能给你拖后腿不是?”
“瞎耽误时间!啧。”
剩下的孙秀莲那头,都是自己人,后面再说就是了,市府那边,他跟付健通了个电话,让他去具体http://www.hetushu.com接洽了,作为林海文的编外小蜜,这个事情,他做还是比较合适的。
什么叫大师瓷,华国的习惯是没变的,品牌在人而不在名字。所以这个世界上意大利的瓷器、法国的瓷器、甚至美国的瓷器都有牌子在,唯独华国没有。一方面当然是西方主导的世界,有他们的美学来控场,另一方面,也是华国人没有工业化的意识,都还是小门小户作坊式的创作。
不过人家这么给面子,他也不好说“你是不是作妖呢?”
凌鸣那里拿到了钧瓷烧造术之后,就有一段消失了,林海文也不催他,反正对他来说,房子到手最重要,凌鸣是跑得和尚跑不了庙的。后来还是凌鸣自己想到了,噔噔噔地跑来跟他汇报了一通进展,顺便给他送了几套瓷器过来。
而所谓的大师瓷,就是指的一些有名的大师级瓷匠,创作的一些作品——很难在公开市场买到,你得通过人介绍,或者至少自己找上门去定,反正开个天街的电子hetushu.com商务店铺,他们觉得掉逼格,但除了这个,他们也没啥其它渠道,量少价高,天然受限。
俞妃跟他虽然不熟络,但一直以来帮助了他很不少的,现在他黑龙潭画室里头,还有俞妃的作品挂着呢,这位名家的面子,严格来说,比央美所有其他人的都要大——哪怕是有职务在身的蒋院、江副院长、周主任等等吧,在林海文这里,还真是比不了俞妃开一次口。
偏偏他赶工的时候,还有人来凑热闹。
“有别个找你了?”俞妃还真是不知道:“是市府的人?”
他画的是几只青瓷的碟盘碗。
面前这套青瓷,林海文到手就挺喜欢,在大玻璃窗边上,在灯下,在亮处,在暗处,他画了不少素描和光感设计,最后才到麻布上落笔的,一旦开始画,画的也挺快,主要是幅度也不是很大,现在就剩下一点扫尾,三天之内就能结束。
都是大师瓷!
等他接到央美的俞妃教授电话的时候,都不仅仅是惊讶了,大轰炸还不算,这还埋伏了奇和_图_书兵?
“……你答应了啊?”
接下来半个月一个月的,就得给卞婉柔忙她的专辑了。
“俞鸿?”林海文手指被小黄轻轻啄了一下:“我好像是见过她一面的,是不是?那一年青艺赛之前,我们在那个店里,卖什么的来着,衣服是吧?”
凌鸣送来的有这套青瓷,还有一套白瓷,三样粉彩、一套血瓷,都是相当有特色的瓷器作品,可能是拿来为烧造钧瓷作参考的,顺便拎了点给他当礼物。
“是啊,一晃好几年过去了,成吧。”林海文也没法推了:“不瞒您说,这个展看来动静是不小,您电话来之前,京城市府的,文化部外联局的,对外交流协会的,全都轮着来了一遍,我都吓一跳,还不知道干嘛了。”
先打电话到敦煌公司的,是京城市府的工作人员,然后是对外联络局的张局直接打到林海文手机上,最后是陆松华夫人孙秀莲,也就是对外交流协会的副秘书长——这一个接一个,人体蜈蚣一样的电话,确实够震撼的。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