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95章 告别

气哼哼地出去了,留下个侍应生嘀嘀咕咕,要不是你自己脑洞又大又歪,我怎么会拖到现在。
“啊?”
敦煌娱乐内,一直猜测的事情,一直没发生——那天林董亲自送出门的人,始终没听说要加入敦煌的消息。去问牛云霞和林青,都只有一个飞刀眼神。
最后一天出门的时候,他叹了一声,回看一眼,算是告别,以后再也没来过。
算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活法。
“呵呵,就是小姑娘的嗓子还是很好的,真的,这一条街,我就没听过比她嗓子更好的。”管经理心想自己也没有说谎,他只是说嗓子好,没说唱歌好。酒吧一条街里头,蓝调的风格还算能够容纳谭如,其它大部分酒吧,都跟谭如那性冷淡的嗓子不协调。
看着这个迅速调试过来的女孩,管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管经理使劲儿揉了揉耳朵,带着人往后边走了几步。
“不是,呵呵,头儿,我有正事呢。”
“管经理你好。”
时代真是不一样http://www.hetushu.com了。
“唔。”林海文点点头,不说话了。
“啊?”
侍应生也不是个雏儿,听来听去,发现这个三十多的中老年男人,居然歪楼了。
“……原来头儿你是靠着跟老板——啧啧,噫~~”
管头对谭如,还是有点师傅引进门的意思,他是有点真心的,希望谭如能够进去主流乐坛,好好发展,大红大紫的。所以一听到林海文又来了,而且明显是在等着谭如的时间,他就心动了。等谭如唱完一曲,他挤了过去。
“还挺白嫩的你。”
管经理看这样,又帮谭如争取了两句,但还是没用,也只好作罢。
“《红豆》,《我愿意》,《因为爱情》。”卞婉柔翻着几个曲谱,已经有一段时间,林海文没有这么郑重其事地给她曲子了:“《因为爱情》是合唱啊?”
D蓝调。
“啊什么啊,看不出来你小子,挺有上进心的,就是不走正道,喜欢走后门。”管头上上下下看了这个侍应和-图-书生几遍,那眼光跟评估一块五花肉是不是肥瘦得宜一样,让人起毛。
“不行啊?”
“对啊。”
管经理算是明白了,为啥谭如能够睡过头了,要是放在他身上,估计一夜不睡都得抓住这个机会,但人家,那是打心眼里没有执念啊。
林海文一连来酒吧听了一个星期,有时候还带着祁卉,有时候是卞婉柔。
“呦呵,你野心勃勃啊,怎么着?想把我给挤了?”
“嗯,没事。”
“得吧,你就好好在这唱,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嗯?”
还是那天那个侍应生,挤到了管经理边上,场子里声音太大,他必须靠的特别近,温热潮湿的气息喷在管头的耳朵上,让他的耳朵轻轻地一颤一颤,像一朵蝴蝶:“头儿。”
“您好您好。”管经理混迹欢场的人,很快就顺利引导了话题过去:“谭如那个丫头,上次回来也跟我说了。是她太不懂事,根本不明白机会有多珍贵,居然敢迟到。我代她跟您道个歉,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和_图_书。”
“你先练练,录个Demo我听听看。”
管经理眼睛一瞪,“怎么不早说啊你!”
“……行吧。”
他们爹妈那会儿,要是有个工作丢了,想死的心都有,感觉一辈子都毁了,再也没有希望了。到了管头这个年纪,80年代出生的人,丢了一个工作,虽然没那么大气性了,但还是非常大的人生挫折了。现在到谭如她们这里,一个工作一个机会,没了也就没了,反正人生就是还能过下去,日子也还顺心,何必纠结那么多,何必想要那么多?
“林海文,林海文又来了。”侍应生才算是辛辛苦苦地把话给说完了:“戴了个大帽子我都没认出来,后来他点了一杯纯牛奶我才发现的。”
“谭如怎么没去参加选秀啊?之前也没人想要签她么?”
“噫什么噫。”
拿着一盒一升装的纯牛奶。
第二天就到公司,拉人参加卞婉柔新专辑的讨论。
听了三首歌,等那个白嫩的侍应生再瞥一眼的时候,发现人已经走了——真和*图*书是艺术家呀,大半夜的,跑酒吧来,花个百多块喝两杯纯牛奶。
林海文想着,王非翻唱过邓丽筠的专辑,这回让卞婉柔倒过来唱王非的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效果——不论如何,按照贫富分化的规律,以卞婉柔时至今日的名气和地位,总归不会埋没好歌,从这个角度看,对卞婉柔以后的专辑,也没必要过多地做限制。
渐渐的,这事儿也就没人提了。
“头儿你想什么呢,我就要那什么,也不会找你啊,我还不如去找老板呢。”
侍应生觉得自己脖子太硬了,俩顶头上司的八卦一起造了都。
“好,谢谢管头。”
谭如看着还是有点失落:“算了,反正原来是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呗,又没变坏。今天我想要早点回,折腾一天太累了,没休息好,想早点回去睡觉。”
……
难道是敦煌现在的董事长,也就是林海文的女朋友,祁卉那个母老虎从中作梗?
“呃,他们是这么说的。”管经理想要安慰一下这个小姑娘,他是觉得谭如唱得www.hetushu•com不错的,声音也很有特色,但敦煌那样的公司,进不去也是正常的吧——唯独就是林海文亲自开口邀请的事情,为啥会不成了呢?
管经理跟谭如面面相觑。
“我唱不了,我唱《黄河大合唱》还可以。”林海文耸耸肩膀,医生的这一角,不是说唱不了,而是通俗歌曲,他跟卞婉柔的水准差的太多,放一起,他脸皮这么厚的都不好意思:“看看谭成、刘南亭他们有没有意愿的,要是有就试试看,要是没有就算了这首歌,另外两首,当一二主打吧。”
来了也不怎么说话,就坐在那里听,有时候还闭着眼睛,在嘈杂的场子里,追逐这那一条别样的声线。
“靠这么近干嘛?花花肠子还挺多,想当领班啊?”
“选秀她不愿意去,别的公司嘛,都是小公司,我们没同意放人,也不一定就比在酒吧好。”
“林先生,欢迎欢迎啊。”
阔达!
卞婉柔点点头,跟着曲谱哼了几句。
“你唱么?”
谭成、刘南亭都是中生代天王级歌手,天王对天后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