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92章 吐了?打个包吧

“承蒙林先生关心,已经造好了,里头有上好的红酒,等会儿送林先生一支。”
他在这个“好”字上用了重重的音。
“唔,蒋云彻啊。”林海文瞅着这个帅哥,在外头那是万千粉丝欢呼的大人物啊,可惜这会儿,丧眉搭眼跟刚被爆过一样:“那你道歉吧,我听听先。”
董云海菊花一紧。
“林先生行事出人意表,想来凌纪也是想要跟林先生多谈几句吧。”言下之意,一个小明星是什么人,但谁知道你个神经病的,接下来会不会继续搞名扬和天韵,豪地在大文娱领域的两个支柱,凌纪再重视都不为过了。
真是见了鬼了。
林海文说给唐婷安排了角色,他还真就信了,嗨,眼巴巴地讨好林海文一个晚上,结果啥也没有捞着。
“嚯嚯嚯,董总,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林海文笑容满面地和董云海握握手:“董总家的新酒窖——”
偏偏不知道是哪个多嘴多舌的,把这个事情还跟唐婷说了,那天唐婷过来,特别兴奋特别激动地感谢他:“谢谢吴总,吴总你待我的好我一定记得,我永远也不会忘的。”
林竺看着吴总的坚定样子,总算是放松了一点,说回正事来。
凌纪跟吴总一开始还稳着,后来就频频看林海文,林海文长得这么帅,根本不怕被看啊,眨眨眼一脸真诚地对看过去。
名扬的吴总,豪地的凌纪,带着垂头丧气的蒋云彻,约在了董云海的万世居。
林海文O了一声:“没有这回事,白玉兰那天,就是闲得慌,跟吴总开玩笑呢——”
恶人值+300,来自京城市凌纪。
“你看杨逸是铁了心,还是说在威胁公司?”
瞒了10年的恋情啊。
林海文往后靠了靠,软绵绵的感觉还是比较舒适的。
“说起来,凌纪为了个小明星请我吃饭,还真是奇怪的很啊,董总你说是不是?”
依文影视可是整个娱乐圈影视公司里头,唯一拿到林海文多个本子的公m•hetushu.com司,最近一部《活色生香》,更是被认为林海文有意转型的象征之作。所以陆冬和他的依文影视,自然也是被人羡慕嫉妒恨的。
绵延好几年的照片,逻辑严谨的推断,还有可信度颇高的内部爆料,一篇声色俱全的恋情公开文,热烘烘的跟刚拉出来的一样,被捧到了微博吃瓜群众的面前。
而这篇爆料发出的前一天晚上,林海文接到一个约,人是熟悉的人,地方是熟悉的地方。
作为客人,当然是晚到的一方,不过林海文也没有迟到的习惯。
林竺没动:“我觉得,他可能是有意跳槽了。”
“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要玩一把大的?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林海文尝试着用一种低调的华丽,淡漠的霸道,和缓的狂拽说出这句话来,自觉非常之帅。
“别啊,林董看来还是没原谅名扬啊,云彻,再给林总敬酒,什么时候林董说可以了,你再停。”
“不会的,除非他不做这一行了,不然这种事情他不敢的。”吴总摇着头,有点迟疑,又补了一句:“哪怕林海文敢这么做,敦煌那么多人,也不会同意的,王景峰、木谷,还有他那个小女朋友祁卉,都不可能让他乱来。”
“好吧,不管怎么样,冰玉姐前夫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姑且先这样吧,吴总啊,娱乐圈里头好些潜规则深规则的,我是不太懂的,我也不太喜欢。所以咱们以后呢,尽可能的就别做了,至少别牵扯到我的人,好不好?”
给蒋云彻来一刀,跟给满娱乐圈来一个刀阵,砍它个七七八八,那是截然不同的事情——敦煌虽然牛,但还没牛到可以不用外头的演员、导演、制片、剧务、道具……而只要林海文一发疯,盘根错节的娱乐圈,绝对能给他一个惊喜。
凌纪见着林海文,眼神里噼里m•hetushu•com啪啦的,白冰玉的事情,凌纪要说不把林海文恨一遭,那也是不可能的。虽然南海那位的事情,白冰玉没有跟凌家说。但林海文可是和白冰玉一道去的法国,这个事情,他是知道的。
他只好嗯嗯啊啊的糊弄着,直到这次蒋云彻事发,他没办法才说机会可能是没了。唐婷因为这个,把蒋云彻恨了一个洞,以为是他害的自己失去了如此珍贵的机会。名扬内部对处理蒋云彻如此甚嚣尘上,唐婷也是一个因素啊,毕竟作为名扬一姐,她的影响力是杠杠的。
“我记得了。”
“听说敦煌又要上一部大戏了,真是让人期待。”
“那就通知他经纪人,下半年别管他了,放起来吧。”
“不同意?这种时候,他还在想着一哥二哥?你去跟他说,让他想想明白再决定。”
一杯两杯三四杯,五杯六杯七八杯,倒入喉咙都不见。
林海文对这个也是心知肚明,还好一直以来他都在努力做一个好人,不那么肆无忌惮。虽然很辛苦,但至少面对眼下这种境况时,不至于控制不住他记几。
上一次被林海文一把火烧掉了几千万,后来他耗资数百万重新造了个高强度的,但林海文动作太诡异,直到现在,他也没发现林海文当初是怎么烧的。
“那敢情好,就拜托董总给挑选一支了?我这人平时吧不太喝红酒,也不懂什么好不好的,就知道牌子多,讲究多,得靠着董总了就。”
“我觉得是真的,他应该是看上依文能拿到林海文公司的戏了。贾世凯跟他不是合作过么?从那会儿开始,估计就动了心思。敦煌那边迟迟的也没有再进人,他觉得自己进不去了,就打了个曲线球,到依文去等机会。”
“……林董,都是我不对,我心术不正。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我这一次吧。”蒋云彻也不敢卖狠,甚至还怕林海文以为他在卖狠。所以把平生那点可怜的演技都发挥出来了http://m.hetushu.com,不管是形体还是台词功力,估摸着应该是他此生最佳。
一直到蒋云彻喝吐,他才BIA叽BIA叽嘴巴:“吐掉了?浪费了,浪费了。凌少,要不,给打个包带回去?”
“凌少,你这中年离婚一大喜,果然看着气质就是不一样了。”
“他不会真的敢吧?”大经纪人林竺,咽了咽口水,很多年了他没有这么慌张过了,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他作为菜鸟经纪,偷看到当时还不怎么红火的沈俊涛,给一个副导演自荐枕席,当然,那是一位女副导演。
“……哦。”
皮都被臊掉一层,凌纪还得端着风度呢,这就是“有礼貌、有涵养,有忍性”的三有青年,也是天然被林海文这种“百无禁忌,无法无天、旁若无人”的三无青年给收拾的。
八万条评论啊,十几年的积累啊,厌恶了A先生B小姐的爆料模式的网络吃瓜群众,这会儿都指望着林海文能来一次大放送。
中年!离婚!大喜!加起来等于一个缺德的林海文。
“……建好了吧?”
曾经的偶像一哥啊,国民度还是相当不错的,转移目光的效果也是很不错。
蒋云彻的黑料都被压了下去。
“杨逸那边不同意。”
事情顺利地超乎凌纪的想象,所以他安排了一顿饭的时间,就不知道干啥了,只好硬着头皮跟林海文扯闲篇。
说话能不喘气么?
时隔将近八年,他再次感受到那种天塌了,地裂了,爹是爷爷,爷爷是爹的感觉。
娱乐圈里头,比如沈俊涛叶仪君之流,可不知道林海文要让他们的狗头在脖子上多待几天,心里还是惴惴难安啊。
“还好,还好,随便做做。”
名扬那边开完会,很快就有新媒体的人,把林海文微博下头的事情回报上来,不说别人,唐婷的整容传闻,另一位女演员的坐台传闻,还有什么小三介入,被包养,哪怕是男的,也有类似的,比如同性恋,被包了,潜规则新人等www.hetushu.com等吧——名扬的艺人里头,五六个算是比较有脸面的,一个都没有错过。
免不了的,林海文翻了一个小小的白眼。
“今天请林董拨冗赏光,主要是让云彻给你道个歉,请你大人有大量,放他一次,以后他就涨了教训,不会再犯。”
蒋云彻嘴巴抖啊抖的,还是什么都不敢说,在吴总面前,他还有点底气,毕竟是公司一哥,举足轻重。但是在凌纪面前,他是一点想法都不敢有,不说别的,娱乐圈里头,跟敦煌站对立面的,除了名扬就是天韵,这两家全是豪地的,他要得罪了凌纪,从名扬出去,敢接他的公司都没有。
他也没有跟林海文说笑的想法,直入正题。
“啊?之前谈续约不是谈的很顺利么?离开名扬,凭他现在那点人气,能干成什么?谁会给他开那个价?”
“不对啊,依文不是不做经纪了么?”
“陆冬那个老王八蛋?”
没办法,蒋云彻只好开始喝。
林竺跟杨逸谈过之后,也猜到杨逸的意图,自然就会去打听。一方面是杨逸的经纪人,另一方面自然是圈内的人脉,还真是让他打听到了一点消息:“听说是去依文。”
“嗯哼。”
“敦煌的戏,还有谁会不放在优先位置?”吴总骂了一声娘,又想到白玉兰奖那天了。
“我听到的消息是,依文那边确实是在物色几个人选,可能是后面有些计划吧。”林竺想了想,把自己考虑的也给说了:“依文影视现在跟着敦煌走的意图还是比较明显的。敦煌其实也没有做经纪的意思,他们主要是有一些作品,会集中地使用一些演员,才会签几个。考虑的重点,还是项目的稳定性吧,不然用别家公司的,不一定能优先敲到档期。依文说不定也是这个考虑。”
“那就好那就好,哎呀,真不好意思,你说我这个也不能无功受禄啊,太让人受之有愧了,要不,要不还是算了吧?我都有点脸红了。”林海文假假的推脱了两句,似乎是怕董云和图书海跟他一样不要脸,也不等董云海回答,立马就换了个话题。
气死他了。
“……不介意,我会给林先生挑一支好的。”
“……”祁卉顿了顿,搂着他脖子的右手被抽了出来,放在了林海文额头上:“你发烧了?”
这一股气,全都朝着蒋云彻撒过去。
“凌少就是心疼下属,知道万世居有好酒,让你逮着机会喝一顿,别客气啊,能喝多少喝多少,好几千块一支呢。”林海文笑笑。
“好吧,那就什么时候要卖了公司的话,再弄他们。且让他们的狗头在脖子上多挂两天。”
名扬的反应还是快的,杨逸和助理相恋多年的新闻,第二天早上,通过狗仔微博“全民娱乐”发布。
《悟空传》的这句狂拽酷霸叼的台词,绝对是中二少年的最爱,和林海文这种被恶人谷游戏选中的神之少年,那何止是一个配字了得。
董云海还打算给林海文科普一二,就听到他说:“不过我想着贵的总归就是好的,董总你说呢?哈哈,我是外行,浅薄一点你不介意吧?”
林海文时不时管他叫“冰玉姐的前夫”“凌鸣他哥”“京城小霸王”,他也是恨的想要站起来打林海文一顿,但只能在心里想一想了。
“呵呵,我听老吴说,林董之前看上了名扬的一个女孩?既然都说开了,林董不如就拿去用?档期、片酬什么的,都好说的,就当名扬给林董道个歉吧。”凌纪绕了几圈,突然笑眯眯地看了吴总一眼,把唐婷的事情给说了。
“你别发神经啊,你要是这么做了,还不如先把公司给关了。”祁卉发现林海文没有发烧,赶紧打消他蠢蠢欲动的念头。
“呵呵呵,林董说笑了。”凌纪也是恨的牙痒啊,上回在万世居碰面,他还想要砸两个亿买下敦煌,但现在,敦煌的估值已经跟豪地集团相差无几了,真是老天爷瞎了菊花眼,崩不出颜色来给他看看啊。
吴总也跟着道歉,凌纪亲自出马,他才搞清楚,林海文跟他是有阶级差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