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88章 喷了

各方报纸,网站,圈内同仁,就像是一百架轰炸机出动一样,停掉一个又来一个。
“还能喝出是哪个牌子的?”卞婉柔对小狼狗的舌头显然特别惊异:“你这个舌头,挺厉害呀。”
所以林海文还是颇有点好奇的。
“你说他是怎么想的?好像没认出你来?”
“要滚就让他们滚,看他们能混出个什么样子来,一群戏子,跟老子玩,老子弄死你们。”
“啊?”吴总作为名扬的老板,他关注一个艺人的花边其实是很有限的,如果不是此前敦煌插手制造舆论,他绝对是想不起来这事情的,但现在经纪人一说,他算是反应了过来。
“是。”
“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让你这么郑重其事地把我叫过来。”林海文站起来,跟卞婉柔一人一个口罩,就是那种明星同款,除了眼睛都能遮住的的,跟个绷紧的内裤一样。
“先生,您呢?”
“杨逸?你——”
“给我一杯纯牛奶。”林海文想起早餐时候忘了喝牛奶了,补一口也挺好的。
到这会儿,蒋云彻算是明白过来了,杨逸这根本就是打过来看他笑话的呀:“过气的老东西,看老子笑话,给我等着你。”
粉丝、路人,对手粉丝,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有林海文的粉丝,各色势力在评论里你来我往,那叫一个热闹。
“所以,她就最多只有十年功夫?再加上不一定什么时候能红呀。”
偏偏他还不敢拔电池,不接是一种回应,临时关机又是另一种回应了。
手机里传出来滴滴滴的声音,蒋云彻的经纪人,觉得自己应该找个地缝躲进去——这样就不用处理接下来那么多让人脑袋爆掉的事情了。
脑子轰一下就炸了。
震惊了好几分钟,他才想起来要给吴总去电话,这已经不是他可以处理的范围了。
“嘿嘿,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
“看到了,孙哥那边也打不通电话,你经纪人能联hetushu.com系上他么?让他给我回个电话。”
“蒋云彻,你找经纪人有什么用啊,你得找吴总啊,你知道不知道这个事情有多厉害?那是林海文啊,林海文!可不是什么微博大V,QQ公众大号。”
卞婉柔笑倒在桌子上,把口罩解了下来,放进包里:“可怜见的,还是个没断奶的,祁卉天天让你喝这个?”
真真是在大暑假里过年了!
一想到这里,吴总就对林海文和蒋云彻,恨的牙痒。
杨逸那边找到了节奏:“杨哥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演绎还是要投入的,不能够那么敷衍了事,总有一天会有人看不过眼的!不过也不能都怪你,毕竟你的行程也不都是你自己决定的,孙春也是太过分了。”
“噗。”
“跟见到了皇太后一样,你现在可真是威风了。”
“云彻,你看到网上的那个消息了么?林海文的。”杨逸的声音里头,蕴藏着一种奇异的情感,那是一种被担心包裹着的狂喜,还掺和了幸灾乐祸、意外震惊等等情绪,总之是非常复杂。蒋云彻如果是个演技派,大约能够听出来这种复杂的感情,但可惜的是,他是个偶像派。
公司里也不止是蒋云彻一个艺人,这个时候,公司不能冒着把所有人都拖下水的危险去处理事情。
歌都是林海文给她写,她要激发个鸟。
“让孙春马上叫停蒋云彻的全部工作,好好在家反省,把大家都叫回来开会。”
“给我一杯长岛冰茶。”卞婉柔的口味出现了变化,冰茶可不是茶,那是相当烈的酒了,以前她是不怎么喝的。
吴总一手创建名扬影视,哪怕后来被豪地收购了,经营权也全部都在他手里,豪地并没有插手进来——这也是吴总特别担心的一件事情,如果豪地借这个机会说要插手名扬的经营,或者说安排一两个重量级的高层进来,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吴总他也是拦不住的http://www•hetushu•com
“……”蒋云彻有所醒悟。
言下之意,自然是想要推荐她到敦煌去。
“吴总,您现在能上网么?你看看,林海文在微博上,把蒋云彻事情说出来了。”
林海文是谁?
“这个事情必须快刀斩乱麻,不然烧到我们唐婷身上,谁能付得起责任?不会?怎么不会?你之前能想象林海文会点出蒋云彻的名字么?没想到吧?那你怎么能说他不会找唐婷的麻烦呢?”
蒋云彻的经纪人调整了好几次,屏幕和他眼睛之间的距离,才完全确定确实是林海文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杨逸也听出来,这位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对,不管是做人还是音乐,都很抽离,你会觉得她独自拥有一个世界,而且特别拒绝跟这个世界交流和妥协,每次需要接触都是硬邦邦地碰撞,特别有力量感和火花。”卞婉柔的评价不可谓不高:“特别难得,顶多是十年时间吧,等她30岁的时候,这种抽离肯定是不复存在的,我们的世界拥有强大的同化力量。”
漂亮的小男孩服务生扎着领结来问单。
大批大批的娱乐圈V号,也不管是有没有做过名扬生意的,这个时候就绝对不会错过蒋云彻的大新闻的。作为目下最红火的明星之一,低估蒋云彻的关注度是没有必要的,几乎相关的微博都能得到大量的转发和评论。
“行了,我不跟你说了,你赶紧看看怎么处理吧。”啪,挂了。
“敦煌娱乐前董事长、圈内大佬林海文亲证麻将小鲜肉就是蒋云彻!”
小男孩的笑容,即便在这么昏暗的酒吧里头,都肉眼可见地僵硬了一下:“好的,请二位稍等。”
“……”助理对吴总很了解,知道他纯粹是在发火,这些话不仅不能作数,连传出去都不行,一旦传出去了,吴总第一个找麻烦的就是他。
卞婉柔特地给他打电话,说是在京城七里村的酒吧里m.hetushu•com听到了一个特别不错的声音,希望推荐给林海文听一听。
林海文没所谓地瞅瞅,刚才那个小男孩在吧台里,带着里头的服务员一起看这边,嘀嘀咕咕的。
杨逸越发愤恨起蒋云彻来了,连带着他的经纪人,公司的管理们一起,都厌恶起来。要不是他们打着炒一炒和李桐的绯闻来转移麻将小鲜肉的风波,林海文怎么可能这么天外飞仙的一击,直接把蒋云彻给打死了。
林海文翻了个白眼:“健康一点,咱们的谈话需要健康点。小狼狗什么的,舌头厉害什么的,就别说了,让人误会。”
血洗整个华国电视剧界半壁江山的终极BOSS,近几年来,国产电视剧中7成以上的精品都由他一手创作——如果是三四年内入行的电视圈新人,林海文基本上就是一片散不掉的大天,从进来就听他的传说,一直到现在……他一手创建的敦煌,更是无数人心驰神往的地方。
“逼死处女座系列终结了,麻将小鲜肉就是蒋云彻!”
“杨逸现在是经不起这一波事情的,公司要是不想彻底毁掉杨逸,必须赶紧处理好蒋云彻的事情,这种人有什么资格让公司那么多艺人为他陪葬啊?”
好在D蓝调的服务还是不错的,纯牛奶和冰茶很快都上来了,他眼神挺好,一眼就认出来卞婉柔,但仔细看了看林海文之后,还是没认出来,语气特别客气地让他们有需要就喊他,随叫随到,接着就倒退着离开了他们的桌子。
D蓝调沉浸在蓝色的背景光里头,跟海底世界似的,慢悠悠的乡村摇滚荡漾着,10点出头,还不是酒吧的高峰期。他们进去之后,找了个位置不错的地方。
坐在他对面的,是敦煌娱乐的一姐卞婉柔,说起来,两个人一起喝茶的时候挺少,卞婉柔自从彻底压过天韵的叶仪君,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性天后,就比较随性了。除了录制音乐专辑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m.hetushu.com全世界各地跑。
蒋云彻是土生土长的名扬旗下,但当年从中戏里挖他出来培养的,并不是现在这个经纪人。他火了之后,才转到了目前这个经纪人手中,也是给他一个更好的平台和条件。所以现在这个经纪人在名扬也是数一数二的,在圈内相当的资深。
吴总上网看新闻的时候,蒋云彻也终于看到了。
如他所想,几乎没有耽搁时间,那边吴总挂掉了他的电话之后,这部手机就再也没有能歇一歇了。
D蓝调在这一条街上不算是特别出挑的酒吧,作为京城最知名的酒吧一条街,全国最个性的酒吧大概集中了一半在这里。里头驻唱的歌手,也比天马传奇原来在的金色极乐鸟那种更加有逼格,很多时候,国外比较流行的风格,都是在这里最先进入国内的,尝试性的音乐风格也很多。
这叫人怎么放宽心啊。
“王八蛋。”
“……后面的时间,可以吃老本啊。我就是这么计划的,再出几张专辑,我以后也就要开始吃老本了。”卞婉柔回答的那叫一个自然。
杨逸被他吓得一抖,回想了一下自己的事情,发现小辫子还真不少。
“静诗的约现在不能谈,公司必须让我们相信,我们不会被放弃,不会被拿去帮别人做公关。”
“是的呀,一天不喝想得慌。”
“贾哥,呵呵,你可别吓唬小弟啊,你们老板,林董不会这么狠吧,这对你们也没好处啊,把大家都给得罪了,我又不是蒋云彻那种人,也没得罪过你们公司。”
“名扬的老吴估计在骂我。”林海文瞅了一眼500点恶人值的消息,觉着这恶人值应该是伴随着脏话一起来的。
“杨逸?”
“不行。”杨逸想了想,给唐婷那边打了个电话。
“那是个什么人啊?在这驻唱的,别油了。”林海文喝了半杯奶之后,才说起正事儿来。
美其名曰:激发音乐灵感。
“怎么会?怎么可能,他怎么可以,我,这个——”和图书经纪人张口结舌半天也没吐出来一个字儿。
卞婉柔笑的胃痛。
“……”
“蒋云彻什么事情?”
“抽离?”
“担心什么?我这么德艺双馨的演员,倒是你,上回为了个盒饭还骂了剧务一顿,别让人翻出来。”贾世凯还真是不怎么担心,进到敦煌之后,因为林海文对他演绎能力的不信任,他错过了《琅琊榜》《欢乐颂》,后来还是他全心磨练演技,才在曲仲叛离之后,拿到了这个机会。而且他做人历来比较妥帖的,至于公司里头的其他人,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劣迹的,再者说了,那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嗯,估计觉得我是你养的小狼狗吧。”林海文喝了一口奶:“西兰牧场的,不错。”
“谁敢当你是病猫啊?”卞婉柔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卞婉柔考虑了下:“挺年轻的,我跟她聊过一次,刚刚20岁,特别抽离的一个人。”
“上面的事情,我怎么能知道?得了,杨小弟,放宽心,啊。”
他一开始也没有特别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给经纪人打电话打不通,也没有很急切。但很快,唐婷、杨逸他们的电话打过来。
名扬影视以前所未有的活跃度动了起来。
名扬的艺人大暴动,让吴总大发雷霆。
杨逸那边一挂电话,神清气爽,想了想,给贾世凯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说林海文这么一弄,敦煌的艺人可就危险了,问他担心不担心啊。
“终于有人说出来啦,爽爆。”
林海文喷奶了。
“他能不骂你吗?名扬估计现在电话都要被打爆好几部了。”卞婉柔挺随意的,她也是从黑料里头活着走出来的,对此没有什么畏惧的情绪。
保准是一抓一个准的。
一个公司的,不也是竞争关系么。
资深也就意味着他很知道好歹。
“就,就是麻将小鲜肉那个。”经纪人有点支吾,事情发生后,吴总没有对蒋云彻说什么重话,毕竟是摇钱树一棵,却把他找过去训了一次。